何遇也是不想抹杀了队友们的功劳,先给队友们抛抛橄榄枝,完了再谈自己这块,哪想到高歌这就直接一锤定音了。何遇可怜巴巴地看着对面的屈云,心想你倒是再开口啊,结果这边被话题甩开的祝佳音又不干了:“哎!美女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一脸心动的看着他啊?”

    “师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何遇无奈地看向高歌。

    高歌一愣。客观上,这是何遇在认同她是个美女,当然这是一点毛病都没有的。可是高歌听得出,祝佳音这话所说的美女大概率是指她自己吧?她是在计较她聊起的话被带偏了的事。

    不过高歌清楚何遇为何如此心不在焉,她刚刚一句话堵回何遇确实也是存着故意捉弄一下的心思,一看何遇都被憋屈成这样的,当即笑了笑道:“那当然还要说说你的英明指挥了。”

    “队长你英明啊!”何遇感动得快要哭了。

    祝佳音看到何遇这样子忍不住也笑了出来,她就是随便吐个槽,当然不是真要计较什么,当即顺着话道:“那你就给详细说说呗?”

    话题又回到这了,对面屈云也是精神一振。他比较想聊的就是这个,至于其他技术操作上的各种秀,那就全靠练习了。都到了他们这段位,很难还有什么操作细节上的点拔。各种操作上的技巧大家都知道,用不用得好就是个熟成能巧的事。倒是战术思路之类,聊聊总能有启发。

    “呃,其实也没什么。”正经被推出来可以吹嘘了,何遇又羞涩上了,也不知该从哪说起。

    “何遇同学之前见过这种打法吗?”屈云开口问道。

    “那倒没有。不过也不难看出来吧?”有人打配合何遇顿时从容多了。

    “那是的。但是能针对得这么好我们还是头回碰到。”屈云说道。

    这话一出,云起全队集体露出郁闷神情。这套打法他们在体验服开始练习,正式服完成版本更新时已经基本娴熟。日常练习比赛时,不是没碰到过看出他们套路进行针对的人,但都没能阻挡他们的胜势,偶有输掉,那都是他们自己没打好露出了破绽。结果今天生生被对手打崩,心里还是很憋屈的。

    “呃,其实我觉得是你们太过极端了。”何遇说道,“我相信当KPL比赛服的更新完毕后,因为这一改动,太乙真人会成为一个热门辅助,但恐怕不会出现你们这样极端的三保一的情况。”

    游戏版本更新,先是体验服测试,之后正式版更新,但是职业比赛所用的比赛服又要再延后一段时间才更新。所以像一些新英雄新改动,想在KPL里看到都要过一段时间。

    “嗯,我相信KPL里也不会……但我们这,并不是KPL啊!”屈云说道。

    “所以还是你低估了对手。”高歌淡淡地插了一句。

    屈云愣了愣,他心里并不这样认为,只觉得自己是具体问题具体对待。职业圈和玩家圈,那几乎就是两种游戏,这基本已是共识。普通玩家没有职业战队那样的执行力,职业队用的一些阵容和套路他们根本就打不出威力。己方如此,对手也如此,照搬照抄职业队的都是东施效颦,所以何需把对手假想的那样强大呢?

    但是无论如何,这局比赛是他们输了,而且输得一败涂地,屈云最后也只能苦笑了下,有些不情不愿地道:“可能是吧。”

    高歌看出了屈云的心思,若这是自己的队友她少不得要多说几句。之前不少人都是这样不忿退队的。但现在只是个外人,高歌就懒得啰嗦了,随意笑了笑便不说话。结果倒是她身旁的祝佳音跟上道:“我倒觉得老何他们今天打得确实有点职业风范。”

    “嗯。”话不多的莫羡这时应了声。

    “莫羡同学你也这样看吗?”祝佳音立即扭头搭话,名字都问过了,自然不好意思再叫人家小哥哥了。

    “节奏很好。”莫羡言简意赅。

    “因为对面这样打节奏太容易被看穿了。一来他们意图明显,二来他们没有视野,不知道我们的调度,第三我们几乎也不需要去做视野。他们四人抱团,意图又明显,在哪里活动稍稍计算一下都清清楚楚。开局不用急着跟他们刚,三个辅助升级肯定要慢一些。我们不需要抢暴君都可以先上四级,然后抓住这个时机找一波团,游戏结束。”何遇顺势接过话来,侃侃而谈。

    对面云起五人都听傻了。着实没想到对面的思路清晰到了这种地步。这样看来只怕是他们在上路刚一冒头的时候对方就开始应对了。下路达摩单杀刘邦这种让他们一度有些担忧的对线弱势,在对方的计划中可能就是一个意外的小插曲,有没有这个情节,其实都无关大局。但是多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他们也没有浪费。他们开始着重对刘邦这条边路施压,最后在蓝区埋伏击杀了刘邦,之后转战上路,彻底团灭了云起。

    这波团战,可不是什么遭遇战,那是浪7吃准了他们动向以后有意找上来的一波GANK,GANK他们四人。

    游戏结束。

    那一波团灭后,屈云心里其实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队友们还不甘心,结果紧接着又一波团战,又是近乎全军覆灭。因为这时候起,打团他们已经不是对方的对手,对方根本不惧正面交锋。而他们偏偏又是三保一的阵容,抓着就是团战。对方几大英雄都大控制,发生交火后还想全身而退,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或许从那时开始赶快调整策略,回归正常打法?

    可是孙膑、太乙真人、明世隐……这怎么正常打。孙膑勉强还可以打一下中单,可这太乙真人和明世隐无论哪个去打边路都太吃力了吧?

    又或者,孙膑守中,太乙真人、明世隐二保孙尚香,吃野区加一条边路,是不是还可以打?

    屈云确实是个对游戏理解有一套的战术达人。何遇一席话,身边的执行者赵进然都是一脸懵,他全是马上就听明白了。佩服之余,已经在想有什么完善的机会。沉吟了有一会后,朝何遇点了点头:“受教了。”

    啥,这就完了吗?

    何遇没想到对方竟是会举一反三的聪明人,听自己概述了一下就全明白不细聊了,虽觉十分不过瘾,却也只能应声道:“哪里话,互相学习。”

    屈云笑笑,真的不再聊这战术话题,倒是看向了祝佳音:“我们这打法呀,要是核心C位技术更优秀一些,也未必就会崩。”

    大家一看,这货不死心呐,还想再争取一下祝佳音。

    结果祝佳音却是看着他一笑道:“这打法,这边如果想打的话,也不是就打不出来吧?”

    屈云一愣,一想还真是这个理。他们这套路被人看到就不新鲜了,复制起来并不太难,每个人的技术意识才是更核心的资源,这样来看浪7如果真去打,可能确实要比他们还要优秀一些……

    心里正郁闷呢,就听得祝佳音扭头问道:“对了,咱们队叫什么名字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