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佳音这都“咱们”上了,却连浪7的队名还不清楚,可见浪7这边对祝佳音进行的游说工作绝对没有云起这边用心。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何遇在联系得到祝佳音回复说要看一场浪7的比赛后浪7这边就再没啰嗦过了。不像云起那边,屈云一直努力同祝佳音保持着联系。结果不想这一局比赛就一锤定音了。

    是因为胜负?那只是其次。更多还是一场比赛中表现出的两队状况。就像祝佳音说的,云起在打的这个套路,拿给浪7他们就执行不了吗?

    这显然是没有的事,反倒是浪7战队,这个在校内王者圈一直“臭名昭著”的战队此时看来颇有些人才济济的样子。高歌和周沫就不提了,实力已有认证。两位新生,一个是本局澳门银河娱乐官网给出的MVP,达摩秀得让人头皮发麻。另一个在屈云原本的了解中明显是一个新手,常用成吉思汗打边路射手,还有一手后羿似是后羿体系,感觉就是浪7不得已为之,好让他在场上能多点贡献。结果这一聊才发现这位对游戏的理解和思考比他还要深度,这让屈云到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

    看着连队名都不知道就已经跟对方“咱们”去的祝佳音,屈云心里有点委屈。不过他到底是个大气的人,否则也不至于输了比赛还招呼人家吃饭。郁闷了一会也就释然了,之后大家一起聊聊游戏聊聊KPL,也是其乐融融。一顿饭最后终于高高兴兴的结束了。

    “后边的比赛加油吧,我觉得你们这学期有戏呀!”吃完起身时,屈云对浪7诸位说道。

    “谢谢。”高歌没谦虚也没吹嘘,就是淡淡地应了声。而另一边的周沫明显有些激动,看着如今浪7拥有的这样队员,仿佛看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似的。

    “我们一定会的!”他有些大声地说道。

    “真受不了……”高歌仿佛看到了周沫举着粉色灯牌似的,一脸嫌弃地朝旁闪避着,可那不屑一顾的眼神中分明也是带着笑的。

    何遇是刚入校就和这两位打上交道的,那时他不了解浪7的故事,却一直没有忘记那局三对三的长平攻防战打完后两人离开的一幕——两个人收拾着他们角落的招新处,架起板凳搬起小桌从人群中离开,在他们不远处是热火朝天的王者荣耀社团招新处,看起来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再之后他加入了浪7,也听说了两人和浪7被排斥的故事。为了能凑齐五人参加校际联赛,两人要受多少委屈他们没说过。但从开始找来的李思杰和赵进然的态度上多少可以体会一二。

    而现在,浪7终于变得越来越像样了,周沫的激动何遇完全可以理解,而高歌的不屑,何遇确定那也只是表面而已。浪7的原则来自于她,对于可以彼此认同的队友,她一定期待已久了。

    果不其然,在嫌弃了一秒周沫后,高歌马上就进入了严肃的队长模式,转头看向莫羡:“莫羡,你下午还要自习是吗?”她这也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想整合一下新成员加入的战队了。

    “是。”莫羡却丝毫不受这些因素影响,点了点头。

    “自习?什么自习?”一旁祝佳音立即问道。

    天天自习的莫羡也是头回被人这样问,一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好在身边何遇手一挥道:“学霸的世界,你不懂。”

    “你懂?”祝佳音斜眼看他。

    “略懂。”何遇点点头。开玩笑,哥们也是跟着莫羡去过好几次图书馆的好吗?在新生中那已经算是翘楚了。

    “切。”祝佳音一脸不信,扭头不理他。

    “那就晚上训练见吧。”高歌继续对莫羡说着,莫羡应了声后,朝众人点了点头就自顾自地先离开了。这对浪7诸位来说已是常态,新加入的祝佳音看起来似乎有些疑惑,?一直看着莫羡的背影。

    “妹子你怎么称呼啊?”高歌扭头问向祝佳音。

    走在前边的屈云好悬没栽一个跟头。一边不知道战队叫什么名字,另一队不知道队员的名字,自己竟然这都没争取到,真的是太冤枉了。

    “队长?”身边队员看到屈云欲哭无泪的忧伤神情,纷纷上来表示关切。

    “没事,走吧。”屈云捂着胸口,听着身后高歌问过祝佳音的姓名院系之类后,开始向她交待浪7平时的训练安排,只想暂时离浪7这些家伙远一些。

    “先走一步了。”云起的众人朝浪7这边打着招呼,加快脚步先离开了。浪7这边,赵进然在听着祝佳音介绍过自己后,上前就拉起了祝佳音的手,语重心长地道:“浪7的打野位就交给你了。”

    “这是怎么个意思?”祝佳音愕然,看向其他人,可何遇他们也对赵进然突然来这么一下感到措手不及呢。

    “我终于可以去青铜放手虐菜了!”赵进然继续拉着祝佳音的手,还用力摇了几下。

    “青铜水也很深,兄弟你要当心啊!”祝佳音现在还没来及知道赵进然的名字呢,结果这位就这样与她依依惜别,但她进入角色也是飞快,立即就开始跟赵进然道起珍重了。

    结果听了这话的赵进然,兴冲冲的笑容瞬间就在脸上凝固了,拉着祝佳音的手也放开了,讶然道:”什么意思?”

    “可能会遇到一些同道中人。”祝佳音说道。毕竟是主播,为了丰富直播内容什么都经历过。青铜局就全是青铜吗?账号上看或许如此,但那账号的背后真不知道是什么段位的实力在操作。反正祝佳音知道就她这实力,在青铜局都翻过车,不是被完全不会的队友拖累,而是真的被对面吊起来锤那种。

    “竟然还有人这么没出息?”赵进然进入思考状,全没在意自己这话把自己都先装进去了。

    “别这么着急,虐菜就虐菜,你也还是浪7的一员,大家继续一起玩。”周沫这时对赵进然说道。

    “你也来一起吗?有你的话那我就放心多了。”赵进然点点头道。

    “我……我不是这意思啊……”周沫欲哭无泪。他哪是想跟周沫去虐菜啊,他其实是想着,这新人妹子,现在是加入浪7了,可能不能像何遇、莫羡他们这样久留,那不一定啊。毕竟这么多年下来,不爱跟高歌一起玩得可比愿意一起玩的多多了!到时新人重蹈覆辙离开了,赵进然又虐菜乐不思蜀了,这浪7岂不又少一人了?

    他这份担忧,虽然没有明确说出来,但何遇还是感受到了。祝佳音毕竟是他介绍来的,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负责一下,于是很严肃地对祝佳音道:“我们战队要求可是很严格的,有没有信心留下来?”

    “没信心就算了呗?”祝佳音说。

    “啊?”何遇愕然,这怎么不按套路来啊。

    “行了,你俩怎么这么多戏?”高歌一旁看不出去了,她何尝不清楚这两个瞻前顾后地是什么心思。一言制止了二人后,对祝佳音道:“我们战队的情况你也多了解一下吧,如果觉得没问题的话,晚上六点半,理院楼的学生会办公室见。”

    “为什么是在学生会?”祝佳音的关心重点却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