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六点多,正是天色要黑未黑时。东江大学理学楼的大堂早已亮起灯光。何遇来到理学楼外时,就看到一个女生的身影在灯光的映照下,踩着门口的台阶上上下下地在那不停地晃荡着。

    这是在等人吧?

    何遇没在意,自顾自地走上台阶就要往楼里去,路过时朝那女生扫了眼,顿时站住了脚步,有些犹豫地继续朝这女生看着。

    “看什么你?”没等何遇开口呢,女生白了他一眼说道。

    “祝佳音?”何遇有些不太确信地问道。

    “脸盲啊你?”祝佳音说。

    “不是……你这……”何遇抬抬手,却又不知该从哪指起。中午才刚刚见过,结果这时候的祝佳音衣服也换了,发型也做了调整,面容也比中午看上去要更加明媚。在这朦胧昏黄的楼内灯光下,祝佳音从头到脚都像是换了个人。

    “怎么,没见过女孩化妆打扮么?”祝佳音说。

    “那不是,我就是有些疑惑,你这是来参加训练的,还是要请假出去啊?”何遇说。

    “废话,你就说好看吗?”祝佳音问。

    “挺好,但是,不冷吗?”何遇说道。此时已是深秋,又是傍晚,气温骤降。祝佳音这下身短裙上身雪纺衬衫,放这个时节正是触发流感的绝佳装备。

    “好就行了,你室友呢?”祝佳音满意地点了点头,跟着问道。

    “自习啊。”何遇说。

    “还自习?这都几点了?跟谁啊?”

    “跟谁?我不知道啊……”何遇被祝佳音问得有点懵。他跟莫羡一起去自习也就偶尔几次,真不清楚莫羡别的时间是不是有上自习的搭档。况且这种事他并不关心,眼下他倒是比较关注祝佳音加入浪7后,莫羡和他组成的这个下路搭档是不是要重新分配一下。之前是因为打野是赵进然,不存在节奏一说。但换个会带节奏的打野,那辅助位通常是要给予打野不少帮助的,可不能像配合赵进然那样直接放飞不理会。

    不过话说回来……

    “你对莫羡好像很关注嘛?”何遇笑道。

    “废话,人家王者50星,你呢?”祝佳音说。

    “呵呵呵……”这个话题何遇实在是接不了,只能笑。

    “不过我相信你也只是暂时的。”祝佳音看何遇神情尴尬,急忙补充了一句。

    “我知道。”何遇点点头。

    “……”这次轮到祝佳音接下不去了。

    两人这楼外正聊着,又一人转了过来。同样是漂亮女孩,高歌眼下这装扮可就差远了。穿了一身运动衣,长发很随便地在脑袋后边盘了个结,双手插着衣服兜,脚步飞快,到了近前才注意到两人,没怎么看何遇,倒是像先前的何遇一样疑惑地打量起了祝佳音。

    “队长好。”祝佳音赶紧跟高歌打招呼。

    “你这是来约会的吗?”高歌说道。

    “喔……”何遇拉长音。王者50星吗?何遇已经展开联想了。

    “没有,下午跟朋友逛街,刚回来。”祝佳音瞪了何遇一眼,解释着。

    “进去吧,在这干嘛?”高歌没有多说什么,手插着口袋就这么风风火火地从两人身旁走进理学楼了。

    “队长吃了吗?”何遇屁颠屁颠地跟在后边,没话找话地尬聊着。

    祝佳音扭头又看了看亮着路灯的左右道路,终于扭头也跟了进去。她不是理学院的学生,这理学楼还是头回来,学生会办公室在哪也不知道,紧紧跟随在高歌、何遇后边。渐渐地开始听到一些叫喊声,随着他们一路向前,声音也越来越消晰。

    “退退退,这波不好打!”

    “安啦,看我的!”

    片刻安静……

    “妈的什么鬼,进去就没?”看我的那声音叫道。

    “对面技能都没怎么交啊!”

    “区区青铜,也这么有学问的吗?”

    “这不是青铜不青铜的问题……完了,要被一波了。”

    前方敞开的一扇房门,灯光从屋里直照入楼道,传出的声音也越发的清晰起来。高歌第一个走了出去,瞅了屋里两人一眼:“翻车了?”

    “漂亮学妹说得对啊,青铜水也很深的。”赵进然叹道。

    “这是在说我吗?”听到被称漂亮学妹的祝佳音立即抢在何遇之前跳进了门,去领这称号了。

    “都来了。”周沫看到祝佳音身后进来的何遇,站起身来说道。

    “莫羡还没。”何遇说道。

    “真是佩服他。”周沫看了眼时间,感慨着。他知道今晚训练要有新队友了,一下午都兴奋地坐不住,六点不到就跑到这来了。结果莫羡却不受任何影响,今天估计也将在六点三十分的时候准确出现在门口,眼下还差着七分钟呢。

    “佩服他什么?”祝佳音一听在说莫羡,很顺口地就接过话了。

    “佩服他的时间观念,你信不信他一定是六点三十分的时候出现在这,不会早一分钟也不会晚一分钟。”周沫说。

    “这么有性格的吗?”祝佳音说。

    “是呀。”周沫说。

    “那会不会一秒都不差?”祝佳音说。

    “那就是神经病了吧?”何遇忍不住说道。莫羡确实会来得不早不晚,但也没走火入魔到这地步。身为莫羡室友的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话音刚落,门口晃出一个人影,赫然就是莫羡。

    “不是吧?”浪7几人叫着,纷纷看表看手机,怀疑自己看错了时间。只有祝佳音,看着走进门的莫羡又开始少女心泛滥了:这个这个,猫同学突然改变了平时的习惯早到了,会不会是因为想早一点看到新队友呢?

    “怎么?”一边走进来的莫羡一边问着。

    “才六点二十四呀。”何遇给莫羡看他手机上的时间。

    “来早了一点,也无碍吧?”莫羡说。

    “问题是你为什么会来早?”何遇说着,若有意若无意地看了祝佳音一眼,年轻人在这方面从来都是不缺乏脑洞的。

    “为什么?”莫羡微皱了下眉,没有看任何人,似乎是在组织语言,停顿了大概一两秒后,开口说道:“因为在自习室碰到了孙教授,他最近在做有关三线摆测转动惯量的课题,就一起聊了一会,聊完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过来了。”

    “哦。”何遇点了点头。

    “你哦什么哦,中间有一句你听懂了?”赵进然拍了何遇一下。

    “我没懂,但我习惯了。”何遇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高歌,“师姐你……”

    “闭嘴。”没等何遇说下去高歌就施展了打断。作为物理系大三的学姐,她知道三线摆测物体转动惯量的实验课程,但是莫羡刚刚说的是课题,这跟课程完全是两回事,坚决不能去深究。高歌拿出手机,在另一手的掌心上拍了拍道:“都不要废话了,抓紧时间干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