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修真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命之途 > 第四零零三章:战斗继续
没错,吞天犼要出手挑战武陵是在十多天前传出来的,在破家兄弟等人心中凌天他们定然会制定针对性的战术对付吞天犼,而他对凌天的手段也颇为相信,他可不相信武陵这么容易就被吞天犼打败。

不待众人开口,他继续:“再说你我都见识过武陵的手段,他的实力可不仅仅如此,这跟他以前的表现差得太多了,看其情况很显然是在示弱,跟凌天一样在示弱以迷惑对手。”

破家兄弟在凌天手下吃了太多亏,而且也知道凌天制定战术的能力,最重要的是之前武陵的表现太过显眼,所以他们对于此时武陵的表现颇为疑惑,认为他是在示敌以弱。

因为在擂台外面,而且身边还有拥有远视瞳术的修士,所以破家兄弟看到了武陵施展尸鬼,对此他们也稍稍惊讶,毕竟在他们心中噬神体在拥有幻影分身之后再费力修炼尸鬼秘术足以令任何人惊奇,不过他们对此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想想也是,纵使武陵能通过尸鬼瞬移出去又如何,这也不过跟幻影分身的作用相同,只要他的攻击不能威胁到吞天犼,那么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这一场战斗拖延得时间越长对吞天犼来说也就越有利。

还是那句话,虽然武陵修炼了《九逆天功》而且逆转了四次金丹体内神元力磅礴精纯至极,不过在这一点上他远远比不上吞天犼,也就是说比消耗战吞天犼有很大的优势,甚至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嘿,也许武陵也知道自己的攻击奈何不得小犼,所以只能施展这种寻常箭技攻击,毕竟寻常箭技消耗会小很多。”破家老九怪笑一声道:“另外他应该也知道小犼想跟他进行消耗战,所以要尽可能节省神元力、心神力。”

“消耗战武陵没有一丝胜算,他应该也知道是这样,所以根本不可能用这种战术对付小犼。”破家老幺摇了摇头,而后语气一转:“如果我是武陵我就会利用雷霆手段展开攻击,或者拼死一搏施展大威力箭技攻击,因为这是唯一能打败小犼的机会了,可是就目前看武陵好像根本没有这样做的意思,他想干什么呢?”

“也许他也知道小犼根本不会给他施展五六次撞击箭的机会,毕竟小犼的速度很快,而施展那种规模的箭技需要消耗较长的时间。”破阵道,而后他笑了一声:“另外武陵应该也知道纵使他施展大威力箭技也奈何不得小犼,因为小犼可以施展吞噬秘术吞噬掉他的攻击,哪怕是威力惊人的大威力箭技也是如此。”

“怕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破地道,说着这些他看向破家老幺:“如老幺之前所说,凌天他们提前就知道小犼要出手挑战武陵了,如此定然制定了针对性的战术,而武陵的实力也很强,纵使对上小犼也不会全然落入下风,所以他一定隐藏了什么手段,没准那些手段就是逆转局面的杀招。”

虽然对此并不以为然,不过却也知道这很有可能,破家老九沉声道:“就算有一些杀手锏又如何,小犼也不是好相与的,远程攻击奈何不得它,近战它可以轻松压制武陵,消耗战也占了绝对的优势,如此武陵根本翻不起什么大浪。”

“没错。”破军沉声道,他看向擂台:“再说就算我们担心这些也没用,我们又不能提醒小犼,反正小犼又没什么危险,我们就看它战斗吧,能打败武陵最好,就算不能打败也没什么。”

虽然这样说,不过破军对于吞天犼打败武陵是充满了信心,而他也知道能打败武陵好处多多。

如果吞天犼打败了武陵,那么它就能出手挑战凌天了,如此就多一个机会擒获凌天,纵使不能将之打败也能逼出他施展一些杀手锏,如此碧玉吞天蟒再出手打败他的机会就会大很多。

不过破家兄弟也知道纠结担心也没什么用,所以他们也不再说什么,继续观看吞天犼与武陵的战斗。

战斗还在持续着,武陵一边后退一边展开攻击,努力与吞天犼保持距离,而他的攻击依然是两三次撞击箭,哪怕他的攻击并不能威胁到它。

在一边退一边攻击的同时武陵也不忘继续施展幻影分身,倒也能稍稍吸引吞天犼一些注意力,而趁着这个机会他控制尸鬼远离吞天犼,很快他就能使用尸鬼秘术继而对吞天犼展开攻击了。

其实破家兄弟并没有意识到尸鬼的重要性,因为在吞天犼的怒吼下幻影分身很难保存下来,如此武陵想要施展瞬移与之拉开距离继而展开突然偷袭很难,不过有了尸鬼就不一样了,最起码他多了一种手段与吞天犼拉开距离。

吞天犼的速度比武陵稍快一些,而且看到武陵拿不出什么有效的攻击手段之后它悍然冲击,两者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不太久之后吞天犼已经距离武陵没多远了,甚至施展圣兽七绝斩第一斩已经能威胁到武陵了,而它也确实展开了攻击。

圣神七绝斩的第一斩威力也很强大,最起码比小噬施展裂天爪等天赋秘术威力要大一些,只不过此时吞天犼距离武陵还有一些距离,而且他施展了噬神魔狱削弱爪刃攻击,再加上武陵身法超绝,反应迅速,所以化解这些攻击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擂台下,看到武陵没有按照凌天所说一般施展爆裂撞击箭,再看到他被吞天犼如此压制,剑姬仙子有些着急起来,甚至有些开始担心,毕竟吞天犼是可以擒获、击杀武陵的,也就是说他是有生命危险的。

“为什么武陵叔叔不施展爆裂撞击箭呢?”凌若颇为疑惑地道:“两三次撞击箭已经能攻破吞天犼弥漫再体表的能量铠甲了,如果他施展爆裂撞击箭定然能对之造成一些伤害,按照父亲所说一次次攻击吞天犼受伤的地方,如此武陵叔叔想取胜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如今这样他会一直被压着打。”

“是啊,这战局跟我们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啊。”剑姬仙子眉头深深蹙起,而后语气一转:“不过这也不怪师弟,在吞天犼面前他的幻影分身很难保存下来,如此他不能直接瞬移到它的两侧展开攻击,正面攻击好像威胁不到吞天犼。”

剑姬仙子倒也发现了一些讯息,最起码她看出了武陵正面攻击根本威胁不到吞天犼。

“是啊,吞天犼的吼声比以前还要恐怖很多,威慑心神威力惊人不说,范围还广,这完全是幻影分身的克星嘛,毕竟幻影分身受到攻击就会被消散。”澹台长风接过话茬,看到凌天老神在在,他眼睛一亮,道:“凌兄,怎么,难不成你认为这一场战斗还会有什么转机不成?”

闻言,众人这才看到凌天根本没有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他们稍稍松了一口气,而后很好奇他为何如此,当然更加好奇他是不是想到了武陵为什么这样,所以他们齐齐看向他,那意思不言而喻。

凌天并没有正面回答澹台长风,他道:“吞天犼比想象中的还要强一些,特别是肉身强度,武陵正面威胁不到它,哪怕施展爆裂撞击箭也是如此,这样反而会爆落了他的一个杀手锏,所以他才一直没有施展这种攻击手段。”

不待众人开口,他继续:“放心,武陵已经将尸鬼散播出去了,九个尸鬼隐藏在不同的方向,特别是吞天犼后方、两侧,接下来他就会利用这些尸鬼做一些事情,不出意外应该能给那头吞天犼造成一些麻烦。”

众人也看到了武陵将尸鬼放了出去,也正是知道他有此后手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最起码他不会有生命危险,如今听到凌天说这些,他们都点了点头。

“是啊,那头吞天犼的肉身强度太夸张了,三次撞击箭也只不过伤它表皮罢了。”雷滢仙子颇为感慨地道,说着这些她看向小噬:“单论肉身强度怕是连小噬都比不上它吧,最起码吞天犼在肉身强度上不弱于小噬。”

“它的肉身强度比我稍稍强一些。”小噬倒是很光棍,直接承认这一点:“我、那头蟒蛇、吞天犼算是同等强大的存在,不过我们三个却也有各自擅长的地方,比如那头蟒蛇的剧毒堪称一绝,纵使是我以及那头吞天犼对上也会稍稍吃不消,而且蟒蛇的缠绕能力很夸张,如果我们被缠绕住几乎必败无疑。”

闻言,众人点了点头,他们对此倒也深以为然。

“那头吞天犼最强大的就是肉身强度了,它的肉身强度比同阶的僵尸还要强,比我、那头蟒蛇都要强一些。”小噬继续道:“而且它的吼声震慑心魂,在这一点上它也比我以及那头蟒蛇要稍稍强一些。”

“这倒也是,那吼声确实让人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雷滢仙子点了点头道,而后语气一转:“那小噬你相对他们有什么优势呢?”

闻言,众人都好奇地看向小噬,不过在他们心中也隐隐有了自己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