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这些天圣星系的力量,想要抹杀整个血兽星系,是极为容易,就好像大千世界要抹杀中千世界一般,易如反掌。

至于范雪离之前遇到的那些时空神族,其实是一些遗留在三千世界周近着的时空神族,血脉已经不纯,所习到的时空本源术也相当偏弱,若是在星系里,根本是比不上天圣星系的实力的。

若是惹怒了这样的天圣星系,哪怕有十个血兽星系,也不足以抵抗对方的一波进攻。

说完这话,注意对众人皆沉默,童源那精神体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傲慢来,看来他知道他的话把对方震慑了,当下他一改面色,开始趾高气扬起来:“若是尔等好好待我,帮我以九莲圣体、天地玄黄之气、长生晶石之力重凝肉身,我就会既往不咎,而且回去后,还会在那皇子面前说好话!你们意下如何?”

他所说的,九莲圣体、天地玄黄之气的价值,都不亚于长生晶石,甚至是圣物里的极品!

拥有这三样宝物,重凝肉身,甚至会比他原先的身体还强上一倍。

“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如何夸口?”便在这时,范雪离身边的众多将领,面色都涌起了一丝不豫来。

范雪离执长生晶石,却是把大部分的长生气息凝入在他们的肉身上,使得他们在修炼之后,精神与肉身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这些日子里,他们的进步神速,也全赖这长生晶石之功。

对方居然妄图沾指这般顶级圣物,这简直是不要命了。

在他们看来,范雪离乃是千古圣帝,从来不受威胁,哪怕对方是其他星系的圣子皇子,那又如何?远水解不了近渴而已!甚至他们完全可以不去攻占冲虚世界,直接离开这个星系就行了。

到时候,哪怕对方九天十地,也未必能找到他们!

便在这时,他们听到范雪离淡淡地说:“天圣星系?难道其始祖之名,乃是天圣太君不成?”

“不错!正是天圣太君!”这一刻,那童源的魂体没有想到范雪离居然知道,不由眼神一亮,更加趾高气扬地说:“不错,正是天圣太君,千年之前太昊国的天地圣护法天圣老人,便是那天圣太君的传承,而如今,天圣老人便执掌着整个天圣星系!天圣星系,正是他的家族所在!”

这话一出,众人更是失神。

天圣太君他们并不知道,但天圣老人他们却是知道的,千年前,那位太昊国的神卫,曾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大千世界,恐怖到逆天,而后在千年之前,太昊国大变之时,便是第一个叛徒,反杀整个太昊国的圣门,然后直接遁入到时空碎片星系之中。

没有想到,那天圣星系,竟是代表着天圣太君的传承,而天圣老人,如今赫然是天圣星系的王者主宰!

这样的人,一旦惹怒了对方,惹怒对方的皇子,结果何等恐怖。

便在这时,听到这样的话,范雪离淡淡地点了点头,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很好,既然这样,那你就作为祭品,成为我诛杀天圣星系的第一个祭品吧!”

只一下,范雪离的手指猛地弹出,杀意四溢,甚至如同飘忽不定的太圣之光,横扫一切,直接把对方的灵魂切成无数的碎片!

对方的声音嘎然而止!

对方根本不知道,他乃是太昊国的圣皇之子!

太昊国曾无敌于天地,控制三千圣界,何等威严,结果却没有想到,一朝国败,而那天圣老人居然第一个成为反叛者。

范雪离甚至对这天圣老人有着深深的愤怒。

如今他的太昊军在手,想要重整山河,必须要振军威,振军势,斩杀那些背叛者。

原本以为那天圣老人已经不在,却没有想到对方逃到这天圣星系去。

既然这样,那是最好不过了!

在斩杀清夕女皇面前,先把这天圣老人给解决了!

范雪离的眼神里闪烁着无比的炙热与坚定来。

那童源根本没有想到,在他说出这样多的事情后,对方根本毫不在意,甚至反而涌起了深深的怒意,直接把他碾压秒杀!

他整个身体里涌出了无数的疑惑,也有着深深的后悔。

只可惜,再后悔也没有用,他的灵肉皆灭,再也不可能恢复过来,直接泯灭于天地之间。

而这时,周围范雪离的那些手下士兵,全部发出无比的欢呼来。

那些偏将固然恐惧,但他们却毫无畏惧,因为他们不需要想那么多,只需要忠诚地执行范雪离的任务即可!

对方哪怕再强,也是远在天边!

而他们的少年帝王,便可以横扫一切,神来杀神,佛来*,哪怕对方再强,又有何足惧?

这才是朝气,这才是新生。

迟早有一日,他们才是踏上整个星系的神,甚至会把那强大的天圣星系斩于旗下!

而现在,他们在将这五十万大军彻底控制之后,唯一的目标,便是攻占那莲华王!

拥有那神秘宝库着的莲华王,便近在咫尺!

据说对方一个月前就因为一件圣物而闭关,迄今不出,甚至在遭遇这样大变后,那莲华王也没有任何踪迹,足见那圣宝的珍贵!

所以他们很快,就可以冲入对方的山顶,打进对方的国库,把那莲华王彻底拿下!

一个昏庸之辈而已,有何足惧?

毕竟对方的军队已经溃败,剩余一万个御林军,哪怕再强,又怎么能比得过他们?

此刻范雪离的这支军队,斩杀十多万大军,而其他的三十多万军队已经被范雪离吓破了胆,全部卸下了兵刃,束手就擒,被阵法封印住,再也翻不出一丝浪花来。

这样的情况下,范雪离让石国旭领一万军队,来维持那大阵,来控制那三十多万军队,而后便率着剩余的九万军队,直逼那莲华王的老巢!

此刻,那些被俘虏着的军队,甚至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头来。

因为大局已注定,他们的莲华世界已经沦陷了。

哪怕他们现在能破开眼前的这大阵,三十万大军把对方的一万军队反杀,但也不可能逃出生天,一旦范雪离的军队反杀,他们便是世界末日。

更何况,他们现在气息被封,根本无力破开这大阵,连勉强反抗的最后一丝力量都没有。

一时间,他们望向范雪离,眼神里涌出了无比的膜拜来。

身为敌人,此刻他们已经被范雪离的魄力、气度、境界所震撼,范雪离以一个少年帝王身份,却拥有神国八重般的力量,挥洒自如,一击而破天地,这样的人,未来必然无可限量,甚至绝对不亚于那位天圣老人的皇子!

他们的信心彻底崩溃。

当他们已经膜拜对方的圣王时,他们的军队如何可能还有军气,还有战力?

而他们也没有人相信,那莲华王还能抵抗住范雪离的攻击。

甚至他们大部分人期待着莲华王如同他们这些人一般也被束缚在这里的感觉。

那个高高在上的莲华王,驾驭军队如同野蛮强盗着的莲华王,使得莲华世界每况愈下,使得莲华世界朝不保夕,这样的结果,咎由自取。

当然,那莲华王的圣山之前,有着强大的军阵,乃是由一万军队用血肉凝出来的防御大阵,必然能将那少年帝王挡上一挡。

********************

便在这时,范雪离率领大军,很快到了莲华圣山的所在。

眼前的莲华圣山,笼罩在云雾之中,其中有着无数的晶莹法决在天空飞舞,强大的军阵之气,仿佛有着无数强大肉身的气息,如此地逼真。

就好像真的有一万个钢铁圣军阻挡在面前一般。

而当范雪离等人到了这大阵面前,整个大阵忽然无风自动,发出了无数死亡般的光芒来。

无数道符文升向天空,无数道死士决死之气全部涌出,仿佛在里面有着近万个恐怖的魔头不住地飞舞着,吞噬着。

只要任何人再向前踏上一步,踏入这阵法之中,就会被他们所吞噬。

他们已经不是人,已经都是魔头了。

一时间,眼前的众多军队,甚至连越秋水脸上也露出失神的表情来,脱口而出:“凝魂大阵!传说着的禁阵!”

其他的偏将并不明白眼前的凝魂大阵代表着什么,但连越秋水都如此惊变,而范雪离也皱眉不语,他们忍不住低声问道:“凝魂大阵,那是什么?”

“那是由一万个效忠于将领的军队,直接被放置在大阵里,生生地饿死,然后动用各种精神重凝手段,把他们的戾气与精神体凝聚出来,使得他们化成这样的大阵!”越秋水手指着那大阵最上空的那些符咒说:“那些符咒,甚至带着自爆的力量,一旦这样的大阵被破,这里的符咒,甚至会把方圆数百里直接摧毁,炸成无数的碎片!”

听到这里,众多偏将全部骇然!

对方居然残忍地把效忠于对方的一万个军队,全部虐杀,把肉身凝聚成没有意识的魔头防御在这里,甚至还在阵法上空设置了大量的禁制符咒,一旦大阵被破,周围百里都要摧毁,这是何等残酷着的手段,这是何等恐怖的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