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云公子,药!
    游铁心黯然的低下头去,此际竟不敢回望老友秋老元帅。

    他没有说话,但,他的态度,却已经比说千万句话更能表达详尽。

    “你不能解,别人也不能解么?”老元帅犹不死心。

    “以我对此毒的认知,天下无人可解。甚至……就算是下毒的人,也未必会有解药!”游铁心对于这个判断很肯定。

    这是游神医一辈子行医所建立下的自信。

    但这份自信于此际,给老元帅造成的,却是至为绝望的打击。

    一片寂静中,游铁心想起了什么,犹豫一下道:“这个,还有一件事,请陛下莫要激动。”

    “还有什么事情?”皇帝陛下声音很平静。

    “这个……陛下中毒的时间,最少,也应该有十年以上的时间,而这种毒……随着经脉玄气运转,已经与身体植根为一,换言之,这股毒素已经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游铁心期期艾艾,有些不敢说,但终于吸了一口气,慷慨赴义一般的说道:“只是……这十年间,若是有子嗣出生……皇子,或者公主……”

    皇帝陛下的脸色猛然间变了:“怎样?”

    游铁心低下头,声音虽低,却是吐字清晰:“恐怕……也会有……不妥之处。”

    轰!

    一张桌子,登时被皇帝陛下一掌击碎!

    随着这一掌发泄之余,皇帝陛下的身子登时一阵剧烈摇晃,几乎就此晕倒过去。

    这个重大的打击,让皇帝陛下终于生出了彻底崩溃的感觉。

    皇宫中嫔妃众多,漫长的十年时间里,作为一个有正常需求、且玄功深厚身体强健的壮年男子,皇帝陛下的子嗣又岂会少了?

    这十年时间里陆陆续续出生的皇子公主,足足有二十几位之多!

    若是这些孩子全都……

    皇帝陛下不敢想下去,脸色一片煞白。

    ……

    秋剑寒呆呆的站着,突然间猛地跳了起来。

    “去!请云公子!”

    “让他不管在做什么,都给老夫立即过来!”

    老元帅的呼吸急促空前,两眼通红;全副状态几乎就是接近疯狂崩溃的惨烈地步。

    云扬的消息证实了,然而这个信息却是如此的猝不及防!

    本来,云扬在皇宫中言说陛下身体堪虞的时候,老元帅虽然认为此事严重,但却从不认为会至于无药可医。他最大的倚仗,就是自己的结拜兄弟!

    当今天下的第一神医,游铁心!

    云扬到底是个少年人,纵然有几分阅历能耐,总归能力浅薄,就算不曾夸大其词,情况也未必真就那么不乐观,只要查出了中毒、知道了什么毒;难道这天下间还有游铁心解不了的毒?

    但事实证明,游铁心解不了。

    更有甚者,此毒很可能天下无人可解!!

    现在,老元帅唯一的希望,就只剩下云扬一个人。

    这是,目前仅有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

    云扬到来的时候,只看到皇帝陛下背负双手,站在窗前。

    而秋剑寒与另外一个人脸色如丧考妣地呆呆坐在房内。

    “怎么样?”云扬微笑道:“老大人叫我来定然有事……”

    “你装什么糊涂!”秋剑寒老元帅一把将他揪过来,顺手就在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骂道:“叫你过来啥事你自己不知道么?赶紧的!有啥办法快点说,不痛快说老夫就打杀了你。”

    云扬用手抚着后脑勺,一片无语。

    这种态度求人的,本公子还真的是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而且是活生生地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云扬很想转身离开,至少拿拿乔,拖老元帅几天,让这老儿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云扬的脑袋不能随便乱拍,可是现在直接当事人乃是皇帝陛下,就算不论此事关乎玉唐帝国,单说皇帝陛下乃是自己大哥土尊的老子,自己就不能不救,不但要救,还要尽快的救,尽心的救,上赶着救!

    这感觉,怎么就那么的那啥呢!!?

    “他会有办法?”此际游铁心满心怀疑的盯着云扬猛看。

    连自己都要束手无策,徒叹奈何的诡毒,眼前这个少年人又能做什么?!

    云扬坐了下来,沉静的说道:“老元帅,急,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我需要知道的是,你们这几天的结果是什么?”

    结果?!

    无药可救?死路一条?

    老元帅脸上登时一红,半晌无言。

    这事严格来说,不能说老元帅办事办得不地道,云扬在老元帅眼中仍旧是个孩子,顶多就是个毛刚长齐的孩子,他自然将更多的希望寄托在游神医身上,毕竟中毒者乃是皇帝陛下,一切自然是最稳妥的方式方法为优先!

    但这话可以跟任何人说,唯独没法跟云扬这个当事人说,好嘛,我好心好意的告诉您皇帝陛下的状况,还给出了治疗方式方法,然后你转头就把我抛诸脑后了,找了别人医治,然后医治了一溜十三遭没治好,这才又想到了我,这他么叫什么事?!

    游铁心对此节不甚了了,见云扬问及,自然而然地对这当前所掌握的情况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老先生悬壶济世一辈子,自然不是那种浅薄的人。讲解得尤为详细、丝丝入扣。

    “那……凌……”

    老元帅期待万分。

    凌霄醉给的药,现在还在云扬手里,在没有得到自己的老友第一神医确定之前,老元帅哪里敢随便给皇帝陛下用药?

    “放心,我将药带来了,就在这里。”云扬很小心的拿出来一个玉瓶,里面,乃是三颗葱翠欲滴的药丸。

    每一颗都是有莲子大小。

    老元帅眼珠子转了转,貌似感觉到有些不大对劲;上一次,给老夫看过,分明只有黄豆大小,怎么现在貌似是长个了?难道老夫之前看错了?

    游铁心接过去,才一打开瓶盖,便即闻到一股馥郁的灵气;二话不说深吸一口,然后,就立即将玉瓶盖上。

    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好药啊!真是好药!”良久之后,游铁心深深吐出一口气,有些羡慕的看着这三颗药,道:“敢问小兄弟,这三颗药……不知道是从何处得来?这……与其说是三颗药,倒不如说,乃是三条性命!”

    “三条性命?”老元帅精神一振:“何解?”

    “这三颗药,其实并不是药;连任何一点点的药物成分都没有。”游铁心叹息的说道:“但却是最最精纯的生命本源之气!”

    “任何一颗药,都可以让一个重伤垂死的人,起死回生!”

    游铁心道。

    “那……这三颗药对陛下……”老元帅焦急问道。

    “这个……”游铁心道:“这三颗药,用处无疑很大,当真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但骨子里仍旧只是增加服用者的生气,也就是说,只能增加陛下的生命本源……让全身都来一次加强……但却不是对症的解毒之物。这么说,不知道秋老你能不能明白。”

    老元帅咳嗽一声,脸色有些灰,道:“有些不解。”

    “此药不能解毒,却可以增加皇帝陛下本身身体对那毒素的抗衡之力。”游铁心道:“也就是说……假如陛下现在的情况,满打满算仅可以支撑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但有了这三颗药,却至少可以让陛下再能支撑三年!”

    “三年!”

    秋剑寒脸上一片失落。

    只可以延缓三年的死亡时间么……

    “老秋,你这是什么态度,你那里知道陛下现如今的身体状况已经恶劣到了何种程度,遍观此世最珍惜的天材地宝,也罕有能够令陛下延续生机的,这三颗灵药能够为陛下延寿三年,已经是难能可贵至极……”

    “其实,陛下若是能够不那么辛苦的话,那么,纵使再维持五年、十年也不是大问题,但现在的问题却在于……陛下每一天,都是那么劳累,这么长年累月的消耗下去,纵有灵药维系,也难长久,更别说尚有猛毒在身,时刻危机。”

    游铁心轻轻叹息。

    皇帝陛下与秋老元帅也是一阵默然。

    现在国事繁重,内忧外患,纵然如此辛劳,也只不过是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唯恐什么地方不小心出了纰漏,导致满盘皆输。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不辛苦?怎么可能放下繁忙的公务静心调养?

    全国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说放下就放下,唯独皇帝陛下不行!

    “这个嘛……”云扬咳嗽一声。

    这三个人全都去转就研究药效功用去了,把哥撇在了一边真的好么……

    难道说,哥不是最重要的么?

    哥可是比那药还管用的存在啊……

    皇帝陛下淡淡的笑了笑,很是豁达的道:“若是能够再多给我三年时间,非止是邀天之幸,更是逆天之运。朕,该当知足的。”

    他此刻的笑容里,尽是平静与睿智,竟没有半点畏惧的意味。

    这位一代帝王、玉唐国主,本该是最惜命最惧死之人,此刻却如此看得开,竟是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只是,这份笑容里,还有比之以往更多了的内容,那是几分狠辣、源自骨子里的狠辣。

    “这个……我觉得啊……”云扬看着这三人说着说着,眼瞅着就要将内容锁定在三年后准备后事,然后现在就开始大肆报复的款,不由吓了一跳。

    真当哥不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