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是你大爷!
    老梅苦笑的声音:“公子这话跟我说是可以……但,公子,要说我还是赶紧让他们尽速离去吧;倒也不是为了公子,公子在玉唐国谁敢怀疑?但彼此身份终属敌对,何以共存……何老大人素来谨慎,不允万一之说,势必会有行动针对。万一这两人在路上或者……被……那可就是一大憾事。”

    云扬悚然惊觉的声音:“不错不错,你这话说的有理。我只一意留客,竟忽略了这节,确实有此顾虑,我这般留客反而是耽误了他们的既定动作……哎……”

    “别哎了公子,何老大人那边现在可还在等着,公子还是过去一趟吧,或许能够争取个缓冲的余地……否则……”

    管家的声音很忧虑:“何老大人可是当前能够影响皇帝陛下的少数人之一……”

    云扬愠怒的声音:“哼……这一面不见不行了!我一定得过去打个招呼,将那老儿的动作缓下来……哎,这帮老家伙,不让人有半点空闲……”

    老梅:“何老的出发点也是为了玉唐大业,公子您……”

    “好了好了,我等下就去,这会我陪客人吃饭岂有中途离席之理?”云扬分明是怒了:“何老又没事,年纪也大了,等等又有什么干系?”

    说着,脚步声起,径自向着房中这边走过来。

    危行路无声无息的收回神念,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门开,云扬走了进来:“抱歉,久等了。”

    “无妨。”危行路微笑依旧,只是笑容更加真诚了三分,然而一边,古古翻了个白眼,半点好脸色也没给云扬。

    云扬乍看起来面色如之前无异,然而危行路如何看不出其内里的心事重重了,彼此又再喝了几杯酒,云扬突然开口问道:“对了,古古,你这次来玉唐,能待几天啊?”

    古古狠狠地翻白眼:“你管得着么?我乐意待几天就待几天,待一辈子又如何?”

    古古本意只为讥讽云扬,可是危大师兄这会听风就是雨,自以为古古无意间道出心声,待一辈子?还说没对人家帅哥动心?!

    云扬干笑一声,道:“管不着管不着,你愿意待多久都行。”随即却似恍然警醒,沉声道:“这个,现在也没啥事儿……要不,你早点回去?”

    古古哼了一声:“我乐意啥时候回去就啥时候回去;这个需要你来操心吗?!”

    危行路就看到云扬无声的叹了口气,半晌后,很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现在这天下,可不太平……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要……都要加倍小心……”

    古古冷言冷语:“有时间担心别人,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哼!”

    云扬又不说话了,径自举起酒杯:“请,请,万水千山,相聚一次可不容易,我们一醉方休。”

    古古道:“大师兄不要喝,谁知道酒里有没有下毒!”

    云扬干笑:“古古太幽默了。一个酒壶倒出来的美酒,真有毒岂非先毒死我自己……”

    危行路越看越是同情,自己小师妹实在太任性了,真真是看不下去了;举起酒杯说道:“请,多谢公子此番盛情款待,日后若是有闲暇,还请往春秋山门走一走,那边可是有许多好景致,若公子莅临,危某愿为导游,同赏春秋丽色。”

    云扬眼睛一亮:“那是一定要去的,久违春秋山门无边盛景,只恨无缘亲眼一见。”

    古古一拍桌子:“呸,你敢去污染我们山门试试?!”

    “古古!”

    危行路厉声道:“怎么说话呢!是我主动邀约云公子前往,你待如何?”

    古古眼圈一红,委屈得说不出话,险些掉下眼泪来。

    “云公子莫要在意。”看着小师妹泫然欲泣,危行路心中不是不疼,但此刻却又不便安慰小师妹,只能先安慰云扬:“小师妹家世超卓,天资绝佳,人又聪明,自幼就被我师父宠坏了……”

    云扬咧嘴,强笑:“恩,古古性格大气直爽,言辞无忌,正是可爱之处。”

    危行路翻了个白眼。

    这是看着古古哪哪都好了啊……

    真是情字让人傻啊。挨骂都能捱出快感……

    危行路知道云扬苦衷,当下连连喝酒,刻意的将宴席加快了,他可是听得清楚;何汉青找云扬过去还有事情,自己这边耽误了时间,不免害了云扬。

    不到半个时辰,危行路就皱着眉头,扶着额头:“哎呀,年纪大了,不胜酒力。必须要躺一会休息休息了……”

    云扬似乎是松了口气,道:“好的好的,那么大师兄请好好休息,我……我那边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得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公子请便。”

    危行路就一把拉住正要说话的古古,几乎是半拖着向着客房走去。

    小丫头,可别再刺激人家了,多好的人啊……

    还是那句话,真要错过了,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云扬这边前脚才出门,危行路那边后脚就无声无息的跟了上去。

    大师兄可不是古古一般初出茅庐之辈,自有算计,哪里会听到什么就相信什么,所谓耳听为虚,眼见才为实,自然要跟着云扬过去一看究竟,尤其他对何汉青也颇有兴趣,正好乘此机会见见这个玉唐三朝元老,底蕴深厚到差点玩死寒山河的狠角色!

    看着云扬带着老梅,两个人一路沉默的往前走,云扬脸上,尽是沉重的纠结。

    危行路心里同情的感觉竟又凭空再多了一分,这才多大的少年人?有没有十八九岁?

    明明只得这点年纪,却已经卷入这国家兴废存亡的战局之中,担负起本绝不该由他承担的责任;更可怜的是,为了这份责任,连他自己的感情也搭了进去……

    古古之所以会如此不依不饶不留情面不留余地的再三逼难,骨子里不就是因为当日锁魂针之变故么,这一切……尽是无奈!

    然而这些个压力,此际全都重负在这个弱冠少年的肩上,如何承受得住?想想就让人心疼!

    云扬走了一段路,突然顿住前进的进步,随即猛然回身,目光湛然。

    危行路登时吓了一跳。

    这家伙居然能够感觉到有人追踪?他才多大点修为?若是以这等修为却是连我的追踪他都能感觉到,这份天生的灵觉简直是逆天了啊……

    幸亏我隔着远,而且他的修为较我相差尚遥,不至于当真确认发现……

    如是这般,云扬这一路上疑神疑鬼的多次回头转身观视,令到危行路这段追踪跟的艰难之极,到后来,已经发展到只能远远地隔着好几个路口吊着……

    总之就是惊险之极!

    不过危行路自恃修为深湛,就算隔着好几个路口,仍旧能凭神识远距离观视到云扬这边的大致动静,不虞错失。

    终于,云扬走到了何府门前。

    危行路仍自远远的看着,只见云扬跟何府守门的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双方似乎争执了起来,然后就见……云扬一脸愤愤然的往回走了……

    此处距离何府已然不远,何府之内高手众多,危行路不敢将神识尽数释出偷听,再说隔得实在是太远,就算想偷听也偷不到。

    所以危行路就只看到云扬到了何府,似乎是受了斥责?

    而且那守门的那样子,简直好似要追出来追打云扬一般;及至云扬转身之后,脸上早已是怒容满布,嘴里也在喃喃自语,似乎是在骂人泄愤?

    这……到底咋回事呢?

    难道双方沟通不适,起了口角?

    危行路记住了何府的位置,却又悄悄跟回到云扬身后,再度尾随之。

    这会大抵是云扬怒火填胸,警觉度大减,大师兄走近了些许,仍旧没有被云扬警觉,正因为于此,危行路也因而听到云扬喃喃自语的咒骂。

    “简直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

    “居然连门都不让我进!不就是晚来了一个时辰么?我那边也有客人要招呼,事出有因啊!”

    “真真是岂有此理!我找媳妇他也要管,我爹都没管过我,他凭什么管我?!”

    “狗屁的三朝元老,要不是他掌握有许多玉唐高阶修者,敢这么的嚣张?”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一路上,岂有此理这四个字,云扬足足念叨了几百遍!

    脸上的愤愤然之色简直能冲破天际,完全就是一副气蒙了气炸了的款。

    “公子……何老不见你也非无因,他贵人事忙,确实难有余暇,人家着实是等了你一个时辰,怨不得人家……实在是您应该早些过去……”老梅在劝,言词之间显然是对何老异常的推崇,更话里话外说云扬的不是。

    “他贵人事忙,我就是闲人一个吗?再说了,我早就猜到他要我做什么,早点晚点又有什么区别?你知道那老家伙让我干什么?他居然让我布置埋伏对付古古和她大师兄……真真是岂有此理!这老家伙老糊涂了吧!”云扬愤愤。

    “此事对于公子而言固然难为,但何老此举也是出于公心,非是刻意为难公子,公子以后还是要多注意几分……”

    “哼……”

    说到这里,危行路已经基本上了解了当前事态,整件事情的脉络尽都清晰明确。

    原来真相竟是如此。

    这位云公子,还真是个有担当,重情重义的好男人。

    不过心中也是勃然大怒,这个何汉青,居然想要对付自己?哼!

    ……

    然而危行路不知道的是……云扬跑到何府固然是真的,跟和门卫说话的内容,却绝不是他自己所说以及危行路自行脑补的那些话。

    “何汉青那老王八在不在?”

    “你是谁?”

    “我是你大爷!”

    “放肆!”

    “你个看门狗,居然敢骂你大爷!?”

    一共就只得这么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