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尊者?”雷动天愣了一下,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老穆。

    不是记得老穆已经将他打残了么?

    老穆对于刀尊者的到来,也是大吃一惊,伸长了脖子,我分明已经将他废了,就算不死,也无能再战才是,怎么会以这个状态出现,这……

    下一刻。

    “二哥!走!”

    刀尊者一声狂喝。

    雪尊者身子一颤,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刀尊者手指弹刀,龙吟虎啸声破空响起,怆然一笑,长声道:“一生不服人,今日我归真;始知情与义,兄弟一片心!哈哈哈……走了走了!”

    刀尊者一声大笑,手中刀光一闪,决然横刀自刎,一颗瘦削的脑袋,登时滴溜溜飞起,向着雪尊者那边飞了过去。

    刀尊者这一手大出雷动天主仆意料之外,这……这分明是自杀啊!

    这么强的威势,怎会突然自杀?

    就在雷动天两人惊疑一瞬,却见另一宗异事,刀尊者首级离体,脖颈断口却是一滴鲜血也没有流出来!

    亦在此时,刀尊者的身子虽然没有了脑袋,感官尽去,却好像依然有眼能看一般,向着雷动天与老穆这边狂冲过来。

    一边冲,刀气一边凝聚,刹那间,已经是刀气弥天!

    雷动天和老穆见此恐怖异状,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动作,下意识的向后退离,然后便见,刀尊者的无头尸身,突然间整个炸裂开来!

    天际更有一个悠悠声音,仿佛由远古天外传来。

    “血肉凝,灵魂祭,刀神现,人无息!”

    话音未落,一把浩瀚的长刀,应声出现!

    下一刻,空中幻化出一道虚幻身影,那是一尊金色的神祗,高下足有数十丈余,那把刀,径自飞回其的手中,随手一挥之下,半空中登时多出了一座刀山!

    不知其高!

    漫天刀气,被他全部收拢,化作一刀。

    而一刀,又化作刀山!

    然后刀山倾颓,除了一道光芒向后疾飞之外,其余的所有刀影,夹杂着凌厉至极的刀气,向着雷动天与老穆这边劈头盖脸的洒落下来。

    这座刀山不断的形成,不断地倾颓,宛如无穷无尽,无止无休。

    “小五!!”

    雪尊者一声长啸,抓住那一抹刀光,抱着刀尊者的脑袋,随即整个人化作了一道白光,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他一路狂奔,一路长啸,锥心泣血,断肠残魂!

    “兄弟……二哥带你回家!回家了……啊~~~~”

    疾速移动的身躯早已经消失在视野范围之中,然而悲戚长啸声,却在天唐城夜空久久徘徊不已!

    雷动天与老穆这会已经顾不上追击雪尊者,他们面对刀山倾颓攻势,无处躲避,无可闪避,当机立断之下,齐齐大吼一声,展开身剑合一之术,正面硬抗之!

    叮叮叮叮叮……

    也不知道两人所化的剑光,与那刀山的刀气碰撞了多少下……

    终于。

    一声大叫之余,雷动天的身子好似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老穆只比他晚了一瞬间,脚前脚后地飞了出去。

    直接被击飞数十丈,落到了楼台边缘。

    空中刀山还在不断的倾颓,不断地发出毁灭一切的刀芒,甚至阻断了雪尊者逃逸方向的视线。

    终于,一声刀鸣。

    空中蓦然出现一把长刀,寒光闪烁。

    随即,猛然消失。

    天地间,恢复了一片寂静。

    与刀山同步消失的,还有刀尊者的身体,但地上却连半点血肉都没有。

    他的所有血肉,都化作了献祭之刀气,毫无保留!

    雷动天身上多出了纵横交错的二三十道刀痕,痛得呲牙咧嘴,老穆身上也遍布横七竖八的刀口,伤势比雷动天更重几分。

    两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兀自恶狠狠地望着眼前虚空。

    但,刀尊者没有了,雪尊者,也不见了!

    情知此役终了,雷动天一屁股坐在地上,继续大口喘息,眼中却流露出来愤恨之极的神色:“可恶!居然让他跑了!遗患深远!”

    老穆一瘸一拐的过来:“少主,这座刀山,应该是那刀尊者以全部生命力催动的最后手段,虽然不足以杀死我们,但却足以阻拦我们,这是什么手段……!”

    老穆惊疑不定,他分明记得,自己已经摧毁了刀尊者全身经脉,怎么还会出现这等事情?

    雷动天身子一动,登时牵动了身上的伤口,不由得闷哼一声。

    两人修为深厚,身上伤口虽多,遍体鳞伤,却大多都是皮肉伤,并无一处伤及要害,并没有性命之忧,甚至犹有再战之力。

    但,战斗对象却已经没有了。

    “嗯……我好像是有听说过……这种手段……”雷动天眼神闪烁,嘶嘶的抽着凉气:“这……这……这是……”

    他的目光突然间凝固了,一张嘴半张着,似乎整个人变成了雕像。

    “少主?少主?”老穆吓了一跳。

    “我想起来了!”

    雷动天突然跳了起来,浑身伤口绽裂,却是如同没有感觉,眼睛直勾勾的说道:“刀神之骨!原来竟是刀神之骨!果然名不虚传!”

    老穆瞪大了眼睛:“刀神之骨?那是什么?”

    雷动天恍如没听见老穆的疑问,他的精神现在已经陷入了极度震惊,振奋之中,眼睛直勾勾地目视虚空:“我早就该想到的!原来是这样,原来是刀神之骨,真的有刀神之骨的存在!”

    “那四季楼愈发的不单纯了,先有天境便领悟领域之人,居然还有刀神之骨!”

    “是了是了,既然有刀神之骨,便有雪神之骨,怪不得,怪不得只是天境,就能领悟领域之力!原来如此!”

    老穆一头雾水:到底什么是刀神之骨,您能解释两句再感慨吗!?

    雷动天终于回过神来,吸着冷气:“先处理伤口,我慢慢再跟你说详细。”

    “去云府!”

    ……

    云扬搭眼看到面前遍体鳞伤血肉淋漓几乎不成人形的两个重伤者,突然间惊呼一声:“……雷……雷兄?!”

    雷动天疲倦万状地叹了口气:“云兄弟……惭愧……”

    “这……这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云扬震惊的叫道:“来人呐,快快快,拿金疮药,疗伤药……快来人,先将人扶进去……”

    一迭连声的招呼。

    雷动天强撑着,稳住身形,蔚然道:“不用麻烦了,这些伤药我们都有,给我们找个安静的房间就好了……嗯,再派个人帮我们看看后背的伤口……”

    “好好好……快快快……”云扬一脸沉重:“雷兄,你你,哎……到底什么人凶残至此……这……小弟……哎……我的天哪……怎么这么多的伤口……”

    雷动天两人痛苦不堪,而云扬又是若无其事。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现。

    这个时候,或许最了解云扬的人才会知道,云扬现在脸色发白,浑身都似乎在轻微颤抖,已经是强自支撑的样子了。

    甚至,他眼中的神光,都暗淡了不少。

    刚才的嫁祸,云扬的付出,一点不少!只差一丝,就被斩落。

    与雷动天两人一样,现在的云扬也是遍体鳞伤,丹田内,几近油尽灯枯。

    但他脸上却依然是谈笑自若,没有半点异状。

    厢房中。

    雷动天两人看似伤的厉害之极,浑身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实则却是没有伤及根本。

    敷上药,吃下丹药,包扎了一下之后,两个人就看起来很像样了,状态大好,甚至精神还很振奋的说。

    “幸亏有云兄弟在,让我们有安心的落脚之处……”雷动天无比庆幸:“幸亏当日听了云兄弟的话,否则今天之战,只怕…哎,就算是栽不了,但更多的皮肉之苦却是肯定免不了的。”

    云扬忙前忙后,口中兀自不断地下命令。

    将老梅与装扮成护卫、顶着一脸黑漆漆丑得吓人的白衣雪指使的团团转。

    雷动天看在眼里,心中感动莫名。

    我这次受伤,可是将我这云兄弟急坏了,也吓坏了,他是太关心我了,关心则乱,乱却真心……

    有此兄弟,此生何求?

    长此以往,以这个兄弟来练功,绝对的事半功倍啊!

    “这次的状况实属意外,我们本来稳占上风,掌控全局……”雷动天叹口气:“却没有想到……对方隐有极招!”

    云扬忧心忡忡的道:“别管什么极招大招了,雷兄,你还是赶紧从家族那边招人过来吧。哎,真不是小弟乌鸦嘴,四季楼目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仍旧不过是冰山一角,远远不是其全部实力……我实在是不放心啊。雷兄,你我肝胆相照,我实在是不想看到你……哎!”

    说了一半,似乎感觉不吉利,云扬便没有再说下去。

    雷动天宽慰道:“兄弟放心,这一次委实出其不意,这才着了对方道儿,下一次遭遇,就算他们再使用更厉害的大招,我也有办法应对,大意一次已经是太多,岂会重蹈覆辙。”

    “说起来我们这一次真是小瞧了四季楼的底蕴,以至于没有做万全的防备。”雷动天懊恼之极:“我甚至连星辰天衣都没有穿……真正是太大意了!”

    老穆翻了翻白眼,的确是太大意了。

    你有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宝衣放着不穿,可就怪不得我护卫不周了……

    就我这比你还严重的伤势,怎么也算不得护卫不周!

    云扬看到两人精神尚好,似是终于放下了一点心,舒了一口气,道:“没事就好,哎,刚才那状况可是吓死我了……”

    雷动天呵呵一笑,温暖的道:“吓到了我的兄弟,却是我的罪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