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腾空一听对方这句话就知道不假,但他的态度却在听到危行路的名字的时候,突然强硬起来,淡淡道:“剑尊者这么说,本座便这么信,但危行路乃是我山门弟子,他不管做了什么事情也好,都须得由我春秋山门来制裁;怎地也轮不到四季楼指手画脚,越俎代庖!”

    他眼睛冷冷的看着剑尊者,淡淡道:“剑尊者跑到我春秋山门要制裁我春秋山门的弟子,未免……太将自己当个人物了!”

    剑尊者登时被噎了一个措不及防。

    他想过对方多般应对,却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态度竟会变得强硬如斯!

    自己一来之后,春秋山门对于四季楼的寻仇,明显忌惮异常。是以他才能以气势压制全场,却非是他之能为当真就足以压制整个春秋山门,只是春秋山门高层不欲彼此冲突继续扩大。

    刚才一笔春秋肖腾空到来之后,双方态度更见缓和,剑尊者已觉此行多半会和平收场,他对于自己实力虽然自信自负,但春秋山门到底是天玄大陆上古十大宗门之一,强撄其锋,终究风险,若是两相缓和,当可转圜。

    然而才一提及危行路之名,春秋山门上下所有人等的目光态度,瞬间全变,变化超乎想象!

    就这么突然变得异常硬气,很不适应啊!

    剑尊者本能的感觉到,这个危行路的身份,恐怕大不寻常?

    但事到如今,已成骑虎难下之势,若是退缩,反而更丢面子,何况,四季楼何曾怕过谁!

    但见剑尊者的身子陡然一挺,眼中突然发出凌厉光彩,淡淡道:“既然如此,春秋山门……就是此次四季楼血洗江湖的第一站了!”

    “布武天下,血洗江湖!”

    他肩后的剑鞘中,一声龙吟一般的长鸣,一把剑突然自动弹了出来,在半空中,凌空横亘,剑尖吞吐着闪烁不定的冷芒,对准了春秋山门众人。

    “要战便战,这么多废话!”肖腾空厉声道:“我春秋山门岂是任人欺凌之辈!”

    随着锵的一阵响动,在场数十春秋山门弟子齐齐的拔剑在手。

    “布剑阵,迎贵宾!”

    一声呼喝之余,春秋山门之内,警钟再鸣,久久不息。

    一道道身影,从各个山头,好似流星赶月一般的冲下来。

    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春秋山门屹立偌久,且看四季楼有何能为可以血洗本门?给我将这位剑尊者拿下!等下老夫押着他去找年先生,倒要问问看,四季楼是不是真的要翻天?!”

    然而回应他的,乃是冲霄剑气。

    剑尊者一声长啸,杀气瞬时弥漫了整个天地,遍布整个春秋山门前山,大喝一声:“杀!”

    ……

    而在同一时间。

    森罗庭根据地地狱谷此时已经杀得是血流成河!

    四季楼冰霜两大尊者连同另外的十几名超一流高手,强势冲击森罗庭的总部!

    双方二话不说,直接开战。

    森罗庭十殿大王同时现身迎战。

    与此同时,森罗庭所属的一应金牌杀手,适时出现,尽显神出鬼没的超妙手段。

    战斗如火如荼,空前惨烈。

    江湖上,四季楼亦有动作,绿衣骑士,红衣骑士,黄衣骑士,白衣骑士四色骑者从几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在江湖现身,对敢于跟四季楼唱反调、乃至阳奉阴违者强势开杀,一路横推,一路鲜红,端的是鲜血冲天,白骨遍地。

    那是许久已经不曾现身江湖,几成传说的春夏秋冬四色骑士,再现尘寰,再谱新编。

    ……

    四季楼再度开启布武天下、血洗江湖的首日,可谓处处开花,尽展上风,唯有剑尊者这边,成果稍逊。

    倒不是剑尊者吃了败仗或者遭遇挫折,而是这场战事,形成了一个比较特异的战斗氛围,剑尊者以一己之力,强行封堵住了春秋山门大门;剑光纵横,直接将这一片空间完全屏蔽!

    他虽然未能够攻入山门内部,大开杀戒。

    但,有他在这里,却也相当于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春秋山门的人想要冲出去,无疑是难如登天!

    对于当前状况,没能冲进去大开杀戒,剑尊者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春秋山门真正的实力底蕴,那些个老家伙们到现在还没有出面。

    当然,自己有杀手锏保留,没有动用。

    双方都在提防戒备,不敢轻举妄动,贸贸然出手,所以这将是一场长久之战!

    对于剑尊者而言,自己所要的,只是最后的胜利结果。

    现在,看似只是在堵着春秋山门的大门,未能取得进一步的战果,只得立威而已。

    然而就只这个立威便已经足够,

    春秋山门是什么所在?

    天玄大陆传承了无数岁月的上古十大宗门之人,只是我四季楼的一个人,就堵住了春秋山门的大门,让你们一个人都不得进出!

    这边已经是莫大威慑!

    足堪向整个江湖,示威!

    这份战绩,足够了!

    空中,一道道神念在流窜、驻留、动静多多,显然是注意着山门这边的状况。

    而随便一道神念都尽显强横且博大。

    剑尊者知道,这是春秋山门的许多老家伙们在关注这边的动静。

    至于为什么,剑尊者心知肚明。

    “名门正派,就是喜欢搞这一套。”剑尊者心中在冷笑:“想要将我当作磨刀石……那我就帮你们磨一磨!真把刀磨缺磨残磨废磨碎了,可别心疼啊!”

    “只是到了最终阶段,还是要出来见个真章的。”剑尊者心中有数。

    春秋山门的那两个老家伙只要不亲身出战,自己就绝对不会落败;甚至就算那两个老家伙出来了,自己可以想走就走,想战就战,全身而退,并不困难。

    剑光纵横,十八位春秋山门弟子摆成剑阵,好似流水一般层层设防,抵御剑尊者的滔滔攻击。可以看得出来,在这般长久持久对战氛围之下,他们的剑阵委实是越来越见熟练,而在间歇中出现的攻击攻势,也越来越见凌厉,效果斐然……

    剑尊者长剑肆意挥洒,在以一人之力抵住对方剑阵的同时,更多的心神却仍是在大门那边。

    务必要杜绝春秋山门任何人从自己这边出去!

    这对于一个门派来说,无疑是一个奇耻大辱!

    剑尊者静静地等候着,静待春秋山门的高层们最终憋不住的那一刻!

    对此,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一旦那些人出手,那么自己就立即发动万剑归宗大法,将眼前所有春秋山门的弟子,全部屠戮干净!

    想要我做磨刀石,那么就要做好将你们这些人全部磨成碎片的准备!

    便在这个微妙时刻。

    空中一声奇异的尖啸。

    一道金光异常突兀地从天空中疾冲而至,径自落在剑尊者的面前。

    剑尊者哼了一声,空着左右信手一招,早已将那传讯金光收入掌中,然而仍旧一派从容悠闲的一手持剑御敌,一边低头看去。

    这等做派,分明就是没有将眼前上百名春秋山门的弟子放在眼里。

    可是他一看之下,却突然间身子一阵僵直!

    这一瞬,竟连两眼似乎也直了。

    还有刺出去的长剑,也生生停在空中。

    这是……天赐良机。

    春秋山门的剑阵弟子登时齐齐大喜,剑光如风,厉行反扑。

    刷刷刷……

    剑尊者身上,登时多出了七八道横七竖八的剑痕。

    鲜血亦随之汨汨而出。

    这一刻,这一现状,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错愕,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

    剑尊者一人一剑面对春秋山门一百多名高手,由始至终尽显从容潇洒,信手挥洒之间,山门弟子无不望风而退,局面上亦是全然被动防御,只得极少数的反击而已。

    根本就没有人能给他形成哪怕一点点的实质威胁!

    但怎地就在突兀之间攻守之势易转,一下子空门大开,而且还是不作任何防备的状态?

    瞬间的血光飚现,连出剑得手的弟子们都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大魔头,为什么突然停止了招架?

    难道竟是突萌死意,存心找死不成么?!

    然而这一瞬刺骨的痛楚,亦让剑尊者蓦然醒了过来,警觉此际乃是对敌当前之刻,更因为遍体鳞伤的身伤令到心伤更剧,突然睚眦欲裂也似的一声大吼:“你们找死!”

    在这一刻,他自从现身以来便一直从容平静的脸庞突然间变得扭曲狰狞!

    一股澎湃浩荡的沛然剑意,突然疯狂爆发!

    “快退!”

    一声厉喝示警随之而来。

    几乎是声到人到,两道人影一左一右,从山门之中扑了出来,速度快如流星,疾速驰援。

    而在这两道身影之后,还有另外的十几道人影,紧跟着出来,心急火燎的匆忙而来。

    显然当前变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剑尊者的便宜其实那么容易占的,若是不能一击致死,只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巨大反噬!

    “啊~~~”

    剑尊者仰天狂啸,睚眦欲裂!一片疯狂中,两眼竟然通红,似乎有点点水光闪现!

    “我的兄弟!”

    …………

    <故事只是故事,正邪皆有情。这才是红尘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