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还是首次将已经掌握的天意刀法三招六式全数应用于实战,而此刻,更是一口气全数施展出来,形成了一道异常绵密的刀网,以羚羊挂角之势向着冰尊者笼罩过去。

    “刀不容情!”

    云扬一声大喝。

    冰尊者应声退后三步,狼狈万状的险险躲开。

    “道不留情!”

    又是一声大喝,云扬的身子有如云烟一般疾进三丈,便如手掌天意,凌驾天下。

    冰尊者口中低低咒骂出声,这下子一连退后十余丈,这才脱出刀招杀伤力笼罩范围。

    “刀外红尘!”

    云扬长刀再闪,似是将红尘人间尽数都浓缩在了刀光之中。

    冰尊者眼见此招威势更甚之前,一般的趋避方式难以全身而退,情急之下一个懒驴打滚,在空中滴溜溜翻出十五丈空间,总算避过了此招,一张老脸却是涨得通红!

    懒驴打滚乃是身法趋避最原始亦是最具有效力的名招,此招一出,罕有避不开的攻招,但丢脸也是同样的级别,许多想不开的高手,宁可死都不选择动用此招!

    冰尊者如何郁闷也好,总还是想得开的那种人!

    “生死一念!”

    绚烂刀光如同从虚无幻化临凡,横空一闪之下,仿佛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的距离,直接来到了冰尊者的脖颈。

    冰尊者亡魂皆冒,但其反应也的确神速,不退反进,往前一冲,随即身子就是猛地一折,千斤坠!

    整个人好似秤砣一般急疾坠落下去,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断首一刀,应招超妙。

    “血河倒悬!”

    云扬视如不见,攻势依旧滔滔不绝。却见一片血河,霎时间充满了天空。

    从天到地,似乎没有余裕,以天河倒倾之势倾泻下来。

    “沃日……”

    冰尊者披头散发,手中的锯齿刀,现在不光刀背,连刀刃都变成了锯齿状;狂吼一声,猛冲上去。

    冰尊者亦是久经大敌之辈,他此际已知云扬的刀法,每一招都是罕世佳作,每一刀都是完美无限,自己连避数招,已经是极尽自身腾挪趋避之能是,若是仍旧这么一味的闪避下去,态势当真只会越来越险,唯有逆流反扑,才是生机所在!

    刷刷刷。

    三到血光闪现,强势反攻的冰尊者连中三刀,但他终于以强攻之威,生生避开一发之微,乘隙超逸至二十丈之外,暂得喘息之机,却已经是满脸苍白、遍体冷汗。

    “刀下轮回!”

    云扬眼见天道之招占尽上风,自然不会大意留手,痛下杀手,再出天道第三招,务求除恶务尽!

    冰尊者眼见杀招再临,心下骇然的同时,却是竭尽全力,出招保命,霎时间,千百把冰刃同时出现,形成空前反扑之势。

    然而千百把冰刃,以百川汇宗之势进入了轮回之门,然后……就真的消失不见。

    这一拼命反扑之招,竟然全无收效?!

    冰尊者眼见自己的最后大招也落得徒劳无功的收场,心下更是惶然,退意更炽,急疾化作了一道光线飞了出去,唯有一念,赶紧走人,逃命要紧!

    纵使冰尊者动念奇疾,闪避亦速,他仍感觉到脚底一痛,除了右脚鞋底整个被削了下来之外,还连到了一片皮肉。

    “靠,这还没完啊!”

    冰尊者几乎想要不管不顾的逃走了,特么的,今天绝对是见鬼了,要么就是在做噩梦!

    天底下哪里会有这也那个的事情!

    这边才刚刚在空中站住,瞪眼看去,只见前方大雪中,那紫衣少年一脸平静,紫衣飘飘间,身子悠然如同一朵白云一般悄然飘起,向着自己这边飘了过来。

    “刀不容情!”

    再来一遍。

    又来了?!真的没完了?

    冰尊者彻底的崩溃了!

    “麻辣隔壁!惹不起老子还躲不起!”冰尊者对于某人的现状实在是无语到了极点。

    一般人进入顿悟状态,绝大多数数十息、数百息的时间,嗯,顿悟这玩意正常情况的计算方式是以息作为计算单位的,但是你特么的都一刻钟了祖宗,这都多少息了?!

    冰尊者无可奈何之下,开始逃跑,反向的远离云扬,但他这又不是真正的逃跑,他在绕圈子,飞一般的绕圈子;纵使再如何的郁闷也好,他心中仍旧笃定,云扬的这种状态绝对不会持久的!

    而只要这混蛋一从这种状态中脱离出来,自己一定要在第一时间一刀宰了他!

    这小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现在需要处在顿悟状态中才有此威能,彼时他修为更进一步,真正臻此境界了呢?!

    这种人物,无论如何也绝对不能让他继续成长下去,继续活下去!

    威胁太大了!

    但他绕着圈子走,云扬就那么悠悠地跟着他后面追,别看云扬的动作看似悠悠,速度竟是一点都不慢的,冰尊者跑得多快,云扬就追得多块,是以不过顷刻之间刹,两人就已经绕了七八十个圈子!

    冰尊者快哭了!

    因为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在当前这种状态下,云扬根本不用如何的费劲。他只是锁定自己就够了!他的速度,完全取决于自己的速度,自己只要动,就会带动云扬一起动!

    自己怎么跑,云扬就会怎么追!

    现在的两人,用一个比较不恰当的比喻就是,动作共同体,前者速度有多快,后者就会同样有多快!

    “草,怎么会让我遇到这等事!”冰尊者崩溃的长嚎一声:“这特么的太离谱了吧!”

    后面还在一连串的大喝。

    “道不留情!”

    “刀外红尘!”

    “生死一念!”

    ……

    冰尊者跑得泪流满面、欲仙欲死,如仙如梦。

    麻痹啊,老子可是五大尊者的冰尊者!

    远方某处的房顶之上。

    冬天冷使劲揉着自己的眼睛,嘴巴张得几乎能吞下一头猪:“那……那是老大?老大哒哒哒?”

    显然是因为太过震惊,已经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原本满怀义气壮怀激烈想要跟某某老大同生共死的冬天冷到了这里,就看到老大被追杀。

    冬天冷顿时眼珠子都红了!

    老大果然是为了我们的安全才赶我们走的!

    不过没事,兄弟来了!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跳出去吼一声咱是义气男儿,就被眼前所见的一幕震惊得浑身都僵硬了!

    老大立即反身,回杀!

    然后……一步步杀的冰尊者没有还手之力,居然,占据了上风!!!

    太威猛了!

    冬天冷瞪着眼说话都说不清楚!

    思维都为之混沌了!

    这是我认识的老大吗?

    这不是我认识的老大!

    我的老大绝对没有这么强!

    那是冰尊者!?

    四季楼五大尊者之一的冰尊者?!

    那真是冰尊者啊啊啊啊姥姥!

    他死死的抓着秋云山的大腿,用力的抓:“我是不是在做梦?你看我抓自己的腿居然一点都不疼,这肯定是在做梦了……”

    秋云山龇牙咧嘴,却不曾叫唤,眼睛瞪得大大的,嘴里嘶嘶的吸着冷气:“那是老大?真是老大?我……我我我……我大爷,我的亲大爷啊,谁的手我日了疼死我了……我日我的腿……”

    夏冰川和春晚风这会也是呆若木鸡,连呓语都不会说了;还有一同跟来的那十七名家族高手,亦都是如同一尊尊泥雕木塑!

    毕竟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直接是颠覆了认知的景象!

    四季楼冰尊者,即便是放在整个天玄大陆修者范围,也可说是威名赫赫的超级高手,将已知的此世绝顶强者排个名的话,冰尊者就算入不了前十,前二十还是稳妥的!

    而这排名,是包含了诸如凌霄醉、君莫言还有四季楼第一人年先生在内的所有传说级强者,亦是此世最强强者的排名!

    但我们看到的……貌似大概也许或者就是,云扬云公子以一人之力,一人一刀,追着冰尊者穷追猛打,那直接就是兜着屁股猛干,干得冰尊者亡命逃窜,还逃不掉!

    堂堂名震天下、誉满天玄的冰尊者,居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一味的在前逃窜;被追的就像是的丧家之犬!

    大抵传说中的,日了狗、日了狗也就不过如此吧!

    十几个人都在揉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方墨非白衣雪老梅等人同样在暗处,三人都受了重伤,但现在也都看得窒息了。

    这是咱家公子么?

    真是咱家公子么?

    咱家公子怎么能这么的猛呢?

    雷动天在雪地上躺着,云扬将他丢下的那会很是技巧;落点正好是在一个拐角边上的柴草垛。

    他这会安全无虞,却是一动也不能动,仅能仰脸看天,不过也就能看到头顶上那一片天空而已,跟坐井观天的蛤蟆基本没什么两样,此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但那激烈的打斗声,还有疾风骤雨也似的刀锋破空声不断传来,险些急出来毛病1

    心中不断的在骂云扬笨蛋。

    凭你那点微末修为怎么可能是四季楼四大尊者的对手?

    你按照我的吩咐将我安置在隐蔽处,可是这里哪里就隐蔽了,等你完了,本公子就真的成那待宰羔羊了,刚才还不如不说那分兵之计,继续抱着我一道跑呢,总比现在这情况要好啊!

    雷动天哪里知道,现在的情况已经彻底反转,是云扬追着冰尊者动杀!

    云扬执刀狂舞,妙招连出,心中充满了快乐舒畅的感觉!

    这番对战下来,天意刀法前三招六式被他连番演练了数百遍!

    每演练一遍,都有新的感悟、新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