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说?”酒宴之后,在众人面前已经喝得醉眼惺忪胡话连篇的靖安王紫元祥眼神清明锐利的看着兰无心。

    兰无心乃是公认的足智多谋;不但在朝堂乃是紫幽天下的智囊;在小圈子里,也是大臣们的领头羊。

    “这位云老的身份应该没啥问题。”兰无心皱着眉,道:“我反而疑心这个人的身份不但很高,或者还是高得离谱的那种。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他的眼神充满了睥睨的味道,似乎在场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不在他眼中。还有一点,他的仪容很是整洁,除了那份沧桑之意,其他全都异乎寻常的整洁,连手指甲都是干干净净的。”

    “还有,他的眼神中那种历经红尘的沧桑淡漠,却是明明白白;表示他绝对不会是一个年轻人。”

    “更有甚者,他的姿势也是上乘,不管是吃菜还是端酒杯乃至言谈举止,尽都是极为优雅。”

    “所以我怀疑这个人的实力不但极高。而且还很可能出身世家。我刚才跟他近身交流的时候,有闻到他身上萦绕着一股很好闻的草木清香味道;还有一点……在此次宴会之前,在城外初次见面的时候,老夫就闻到他身上有淡淡的酒气。”

    兰无心严肃的说:“而那个时候,他绝对没有饮酒,口中更加没有酒味,身上却常带酒气……优雅舒缓,却又眼高于顶,世家出身,却是神功盖世,对任何事情满眼尽是漠然,唯独对我们殷勤接待拿出来的酒,却是极尽鄙夷……”

    “而他对于来到紫幽帝国,并没有任何的抵触……”

    “这样的一个人,不禁让老夫联想起了一个传说中的人。”

    紫元祥目光亮成了两个灯泡,小心翼翼的压低了声音:“老哥的意思,这位是……那个人?”

    兰无心沉默了半晌,道:“若是他所说的隐居了三百多年的乃是事实……那么十有八九就是了。”

    紫元祥拍了一下大腿,道:“小女曾言说他有号令密林中所有玄兽之时,他们一行人离开玄兽密林的时候,整个森林的中高阶玄兽尽皆夹道送行……本王倒是觉得,没有个几十年上百年的威势,怎么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吧!”

    兰无心沉吟道:“这么说……这个人,却是当真就是那个人?”

    紫元祥点点头,羡慕道:“兰相好福气啊。你孙子居然能将这个人请过来,端的天赐福缘,只有欣羡的份。”

    另外几人听两人对话尽都听得是一头雾水,好奇地问道:“兰相,王爷,你们说的到底是谁?”

    兰无心脸色却不见欣喜,反而更显郑重,并不即刻说话回应。

    倒是紫元祥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个人,就是……酒神,凤弦歌!”

    ……

    云扬独自静坐在小院里。

    酒宴之后,云扬遣走那兰姓小童,直言拒绝了一切的服侍人员。

    兰无心那会就已经对云扬的身份有所定见,自是从善如流,下达严令,将那小院子列为禁地,若不得云扬允许,严禁任何人进入。

    不过小院子里活物其实是不少的,计有云扬本人,一熊,一蛇,两只小猫儿,二白白和三白白,还有一只还不会飞,长得异常丑陋的小鸟唧唧。

    紫龙城,终究还是进来了。

    但这还只是第一步,就花费了这么多精神。

    以后又该怎么走?

    云扬仔细感应紫龙城城中的灵气痕迹;然而以他现如今的修为造诣,刻意搜索城中灵气,竟也是一点灵气都感觉不到!

    控灵大阵,当真将整座紫龙城都变成了修炼者的绝地!

    任何人在这里战斗,本身战力都会凭空被削落三成以上!

    对于那些以奇异的功法著称的武者,比如会喷火,会化形,会……

    更加是灭顶之灾!

    因为那些在这里将统统无法运用!

    ……

    “轰!”

    云扬突兀一脚登时将小院子大门直接踢碎,怒喝道:“人呢?”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暴响,端的是石破天惊。

    兰无心等人正在商议如何能留住这尊大神,突然听见一声爆响,随即又闻那位疑似是凤弦歌的高人一声长啸:“这紫龙城为何会成为一片绝地?!”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那骤响的声音极尽狂怒,就在众人心头疑惑刚起,尤待应对之际,却见一声长啸又临,扶摇而起,直上九天。

    便如一只巨大的凤凰,长啸着冲上了云端。

    众人又惊又惧,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一窝蜂地冲到院子里;循声抬头看去,只见一道七彩光华冲天而上,如同一颗最绚烂的流星冲天而起,沿着其行进轨迹看过去,就像是一道七彩光幕拔地而起,一直冲到了人影都看不到了,光幕却仍旧存在,宛如实质!

    光是这一幕,就已经是天地难得一见的奇景。

    而这奇景却是由一个人制造!

    奇景奇人奇事,三奇聚于一点,归于一瞬,便是传奇缔造,神话诞生!

    众人仰着头,脸上尽是满满的震撼,竟无只言片语能够形容此刻心头的特异心情!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天际七彩光束仍旧不散,屹立于高空之中的那个人仍旧没有下来。

    似乎这位盖世高人已经腾云驾雾而去。

    众人不禁相顾骇然!

    若说拔地而起直达九天,大抵有相当造诣的高阶修者便可办到,但说到能够在高空上逗留超过半个时辰,紫幽帝国或许有如此修为之人,但,起码在场众人却是着实没有见过的。

    紫龙城之中。

    一个客栈的窗子里。

    几个蓝衣人仰头看着高空,尽都是一脸的纳闷:“什么时候紫龙城又来了这么一位绝世高手?行事还如此的高调?!”

    “没听说过。”

    “据说兰无心的孙子这一次在莽苍森林遇险,被一世外高人所救,那动静的源头似乎正是来自于兰府那边,这动静多半就是那位高人所为!”

    “啧,单看这动静,世外高人似是不足以形容其真实实力……这份实力,当真是太高了些!”

    “确实可惊可怖,骇人听闻……你们说,这事情与玉唐九尊会否有关系?”

    “应该没啥关联吧,九尊中人虽然各有异能,威能超凡,但其真实修为并不甚高,何能跟这等强者扯上关系,我观此人威能,莫说是九尊,就算遍数玉唐顶峰强者,也断断无一人有此人的实力!”

    “话不要说死,事实从来就没有那么绝对的,为求稳妥,我们明天还是走一趟兰无心的府上,唯有一看究竟,才能安心。”

    “好,就这么决定。”

    又过了数盏茶的功夫,某高人终于落了下来,只是落点却是落在兰无心的院子里。

    “云老果然是功参造化,修为惊天,刚才老夫险些以为云老已经乘风而去,高处不胜寒矣!”兰相爷很幽默,甚至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云扬皱着眉头,淡淡道:“紫龙城现如今怎地成了这般,失去灵气温养的地界,岂非绝地,这样的一国帝都,何足期待?!”

    兰相爷期期艾艾,道:“云老您这是……?”

    云扬道:“老夫在此逗留不过半日,已感自身状况堪虞,莫说修炼,连最基本的天地灵气都无法进行!如此绝地,老夫是断断待不下去的,待到明日一早,老夫便即离去,此刻向兰相辞行告罪。此番打搅,以后有缘再见吧!”

    兰无心闻言顿时焦虑万分,万万没有想到这位高人才刚来到这里,居然接着就要走。而看对方决绝态度,在在显示了这位云老离去意愿是何等的坚决。

    兰无心急忙出言挽留:“云老稍安勿躁,本相稍早已经亲笔手书,邀请孙乘风兄弟明日一早便从城外前来;为云老诊治;务必请云老再多住几日才是。”

    云扬哼了一声,并不说话,却也没有再坚持明日就走。

    “孙神医原本乃是在府中住着,不过这几天以来静极思动,悬壶民间;本相也是昨日才收到消息,找到了他的行踪,目前,孙神医已经在归途之中,相信不日就可来到,为云老诊治。”

    兰无心说道。

    “也罢。”云扬一脸郁闷说道:“但此城为何自陷绝地,这却是什么缘故?兰相岂不闻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吗?”

    兰无心欲言又止,道:“这件事委实是不得已而为之,内中别有缘故!”

    云扬问道:“什么缘故能至如斯?主动将一国帝都搞成绝灵之地,须知灵气断绝便是断绝了数百万武者进修之路,天地灵气看似无根之萍,随处可见,但亦有多寡厚薄之说,以阵法构建的绝灵之地,看似虚空楼阁,阵法解除,灵气便复,实则天地灵气等闲难以被人力操控,主动排斥天地灵气,将会造成灵气的紊乱失衡,甚至出现灵气永久真空状态,此地亦将从此成为武者沙漠,试想一下,若一国国都竟是一无灵之地,国力衰弱,民力衰弱,武力衰弱之远景可想而知,紫幽帝国最终只会沦为大陆群雄屠刀之下的待宰羔羊,彼时生灵涂炭,国破家亡可以想见,纵然有天大因缘,也不能掩此累累罪孽!”

    某高人的这番话,说的端的言之凿凿,忧国忧民,痛心疾首。

    兰无心对眼前人的身份更加没有了怀疑。

    传言中,那位一代酒神凤弦歌,就是出身紫幽帝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