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南疆战事!
    上官灵秀只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颤抖。

    云尊大人!

    房中。

    突然响起噗的一声。

    似乎是什么人正在睡觉,正在睡梦之中,却因为某种原因突然掉下床来了。

    然后,所有声音都没有了。

    上官灵秀心中陡然一震,急忙将自己的眼泪擦了去。

    几乎在同时;房门终于吱的一声打开了。

    云尊的身影,仍旧是上一次在紫龙城所见到的那个面貌,平静从容地走了出来;面容冷静,眼神锐利。

    唯有身上的气质,一如既往的平和温和,似乎就只是很平常的睡了一觉,睡醒了,谁好了,洋溢着一股神完气足的氛围。

    根本就看不到,在梦里那控制不住的歇斯底里。

    云尊普一打开门,不出意料地看到上官灵秀在对面数丈远的椅子上坐着,一只玉手撑着脸颊,似乎是在假寐。

    事实上,云扬正是感应到了门口有人,这才不敢再睡,不过眼见门口之人竟是上官灵秀,不由得楞了一下:“上官姑娘怎地在此,没有去休息一下?”

    上官灵秀微笑:“我连续接收了多份灵兽传讯,是以下去安排了一些事情,当真是忙了一会儿,这才刚上来,云尊大人就睡醒了……呵呵,大人这一觉睡得还舒服吧?”

    云扬咳了一声,微笑道:“前所未有的舒服。”

    他沉吟了一下,道:“上官姑娘刚才在这里可有听到什么动静吗?我刚在睡梦里,似乎听见有人在叫喊一般……”

    上官灵秀愣了一愣,道:“有人叫喊吗?”

    云扬点点头:“嗯?没有么?那可能是我身处梦境之中的错觉吧!”

    微笑道:“这一次,上官将门,终于得偿所愿,应回无敌将军骸骨,夙愿完满;然而吾尚有要事待办,彼时等回到天唐,只怕不能亲身前去祝贺了,在此谢罪在先。”

    上官灵秀微笑道:“我们上官家族,永远记得云尊大人的恩情!”

    云扬摆摆手:“还是现在就忘记了吧,不过顺手而为,无谓挂怀。”

    上官灵秀不欲在这个话题上兜缠,蔼然道:“大人睡了这么久,想必也该饿了,可想要吃点什么东西?我马上安排人去做。”

    云扬眼中烟云闪过,悠悠道:“船上有白菜和豆腐么?我想自己做一道菜。”

    “白菜豆腐?”

    听闻到菜名的上官灵秀明显愣了一下,云尊这般郑重其事的提出来要亲手做菜,可是食材却是平常到了极点的白菜豆腐,被人知悉都会感到出乎预料,难以想象。

    “有。”

    白菜这等耐储藏的家常菜,船上自然常备,豆腐虽然非是船上常备的食材,不过上官将门此行准备充足,储藏那边貌似还真有豆腐。

    上官灵秀顿了一顿又道:“我这就吩咐人给你做。”

    上官灵秀此说法却是斟酌再三做出的决定,云扬开口言说要亲手做菜,可所做的却是最为普通的白菜豆腐,或者是以最寻常的食材,最大众化的口味掩饰自己的身份,又或者是出于对自身的小心提防,再不……再不就是如自己一般,根本就不会做菜,没奈何之下做一道白菜豆腐充饥,将伪装进行到底。

    自觉体会了云扬心思,更爱重云扬的上官灵秀自然想帮云扬转圜一下,等下自己亲自监督,厨子做出来的白菜豆腐,怎么也比云尊大人,貌似不会厨艺的人要好吃吧?!

    云扬悠悠的说道:“我说我要自己做。我想,自己来做这道菜。”

    “当真你自己做?”

    上官灵秀瞪大了眼睛:“你会做菜?”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别的菜还真不会,但是这道菜……”

    ……

    上官灵秀在旁边惊奇的观视着,观看着某云大人亲自动手,大肆忙碌。

    首先是针对精挑细选出来的那两颗大白菜——

    云扬将外层的叶子全部剥掉,就只保留最内层的一小团嫩嫩的白菜心而已。

    然后,他又细心地将嫩菜心一片片的掰下来,以圣水决引动至清水将之清洗得干干净净,然后开始下一步,切肉,油,香料,等等等等……

    基本每一步,都要仔仔细细的想一想,然后才开始着手动作。

    上官灵秀对于某人的举动越来越好奇。

    现在云扬的每一步都显得条不紊,然而每一步却又似乎是朝圣,空前严肃;认真,一丝不苟!

    每一步都好似固定的程序一般,一丝不乱。

    随着食材下锅,开始熬煮,香味亦渐次飘出,云扬适时地闭上眼睛,轻轻抽了一下鼻子,充满陶醉的道:“好香啊!”

    香么?!

    举凡白菜豆腐不就是这个味儿么?

    有什么特别的吗?

    上官灵秀虽然身为女儿家,却不谙厨艺,平生很少落厨房,但也算吃过不少珍馐美食,却委实没看出来云扬的白菜豆腐有任何特殊之处、匠心独具的地方,难道特异之处不在白菜,而在豆腐的料理!

    眼看烹饪过程已经去到了最后一步,及至放进豆腐之后,香味更加的浓郁了几分;然而一直煮到了白菜彻底地烂在锅里了,熄了火,再次将锅盖盖上,隔了一会,这道白菜豆腐至此告一段落。

    上官灵秀仍旧充满了好奇,这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可是这道菜的稀罕,巧思在哪里呢?

    云尊大人如此郑重其事,大张旗鼓,严肃对待,全神投注的一道菜,肯定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吧?!

    云扬这会没有急于起锅装盘,还在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分辨着,这一锅菜的香味。

    到底是不是……与记忆之中,老独孤所做的白菜豆腐完全相同?!

    最终,他大是满意的叹了口气;虽然自己烹煮的白菜豆腐与记忆之中的美食,还是差了稍稍一些;但却已经相差不多了,相信再多煮几次,一定可以重现往昔之风味。

    “有酒么?”

    上官灵秀笑道:“当然有,盛满军士的船上如何能没有酒,不若就由小女子陪着云尊大人小酌一番如何?”

    如果是知悉云尊真实身份之前,上官灵秀断断不会有此提议,可是在知道了云尊即是云扬,顿时就想陪着心上人吃一顿饭。

    云扬脸上忽而有奇怪的表情闪过,一闪而逝,径自轻声道:“我想自己喝点吧。”

    上官灵秀愣了一下,道:“好。”

    心下诧然,难道这白菜豆腐,还有什么难得的来历么?与什么往事牵绊?现在,他的眼神脸色与气质,当真是奇怪得很呢!

    便如是……说不出的感慨一般。

    云扬喝一口酒,吃一口白菜豆腐,每一口进食,在上官灵秀眼里,都很有几分意味深长的样子。

    那么一大锅的白菜豆腐,云扬吃了整整一个下午,就在这飘摇不定的大船上,一下午静静的一口一口的吃,他背对着上官灵秀,眼中时不时地闪过有如幻梦一般的神采。

    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悄然逝去。

    这顿饭的过程中,云扬表现异常安静,除了一口菜一口酒的进食过程中,他什么事情都没有理会过;无论是九天令传来的信息,还是其他别的事情,全都不曾理会。

    上官灵秀感觉他就好像是在进行一个庄严的仪式,不容其他任何人事物的介入。

    终于,吃完了。

    云扬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静静地道:“谢谢。”

    上官灵秀就在一边饿着肚子看着他吃了一下午,居然完全没有感觉到时间流逝。好奇的道:“云尊大人,这……白菜豆腐……可是有什么说道么?”

    云扬脸上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道:“哪里有什么说道,只不过……这是我一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菜!也是我,最喜欢吃的菜!如此而已!”

    最好吃的菜!

    最喜欢吃的菜!

    如此而已?!

    上官灵秀暗暗地记了下来,郑重道:“等下次有暇之时,我来为云尊大人做上一顿。”

    云扬笑了笑:“好啊,有机会一定叨扰。”

    他缓缓站起身来,道:“还真是光阴弹指,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真是过得太快太快了,我得立即赶回去了,你这船的行进速度太慢,我须得先走一步了!”

    上官灵秀真挚的说道:“云尊大人,一路……多多保重!”

    云扬点点头,二话不说就此冲空而起,忽的一声之余,漫天彩云骤然汇聚一处,风骤起,一片云呼的一下子从船头上飘走!

    “玉唐战火狼烟,诸位,战场上再见!”

    一声呼啸,回音犹存,天际身影却早已去得无影无踪。

    下方的八千战士同时仰头看去,尽都感觉心中一阵莫名激动。

    原来云尊大人竟然就在自己船上?

    与大伙一路同行了这么久吗?

    ……

    一路之上,云扬给水无音发了好几条命令过去。

    “竭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查成名杀手,高阶修者欧阳萧瑟的消息,行踪。”

    “竭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协助玉唐军方传递信息,确保军情传递消息畅通。”

    “竭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发动民众,保护我家,护卫故土。”

    “放出消息,玉唐云尊,已经在战场!”

    那边,早已望穿秋水期盼某人归来信息的水无音直接就无语了。

    大哥,你好容易有消息传回来,可是一共三条消息,怎么劝都是竭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啊!

    能不能整点别的词,难道你的词库就那么匮乏吗?!

    虽然他很明白云扬这会的心情,但是……这三条消息的前缀完全相当,就等同是不分轻重,不相伯仲,算是个什么说法?

    不过,水无音还是比较有自我分析的能力,自行判断分析出三者的先后顺序。

    嗯,协助玉唐军方无论如何也得是第一要务,这是迫在眉睫的要事,决不能有任何的阻滞,延误;然后才是发动民众,自己的家园自己守护,唯有万众一心齐心合力才能共渡难关,这两条其实是顺势而来的连续动作,至于那什么欧阳萧瑟的消息,直接排到了最后。

    现在已经是兵凶战危之刻,相关个人线索,尤其还是这种相对陌生的名字,肯定要暂时搁置,等到玉唐兵祸消弭之际,再来搜寻此人踪迹不迟!

    至于云尊已经前往战场的消息,早在云扬发出命令之前,水无音就已经将消息先一步放了出去。

    云扬一路兼程东归,走到半路,很是意外却又觉在情理之中地就看到紫幽帝国的军队如同一条条长龙,从前线撤回。

    那可是正待驰援战场已经走到一半的军队。

    再往前走,还有许多军队正在拔营起寨,收拾戎重。

    看来紫幽帝国,是真的要退出这一次的四国合围之战了。

    既然这样,云扬也没有在紫幽帝国这一面耽误时间,径自绕往南疆,兼程驰援。

    相比较于北方战场,云扬对铁铮还是相对比较放心的;既然要前往驰援,当然要转一圈再回去。

    若是以两点直线的方式前往,固然时间缩短许多,却难免浪费可以兼顾的许多地方。

    当云扬赶到南疆的时候,大元与玉唐之间的大战已经爆发,战得如火如荼,惨烈异常;而此际面对大元帝国重兵集结的玉唐南线主帅,正是冷刀吟的长子,冷山。

    这会的南线大帅冷山可谓正值焦头烂额,手忙脚乱的关键时刻,本来以冷山的军事禀赋素养,战略战术手段,任何一项也不逊色于对方,不,应该说冷山的军事才华绝不逊色于当世任何一人,往昔只因为他是玉唐总帅冷刀吟的儿子,声名方才稍逊,落后于傅报国,杨波涛,铁铮之下,有此良将坐镇,南疆合该无忧才是!

    事实也是如此,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南疆这边几乎就没有告急文书传回,便是因为这位小冷元帅!

    可是这次的情况不同,完全不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小冷元帅手头上一共只得三十万兵力;三十万兵力乍听起来似乎很不少,可是此际却要对上来自大元帝国的八十万大军的多面来袭,战况非但不容乐观,更是危殆!

    悬殊的兵力劣势令到正面战场几乎是从一开战,就被全盘压制!

    首先是五万中军被压在正面战场完全动弹不得。

    一动,必然要导致一方战线崩溃;你能击溃一方,但其他三面如何应付,随便一面被突破,便是全面溃败之始!

    冷山的嘴唇上起了一圈燎泡;面对着对方疯狂的攻势,也唯有用尽全身手段,兵来将挡,见招拆招,至于厉行反击云云……暂时是做不到的了。

    “这次战役跟往昔全然不同,我现在能保证的,就只剩下最后一件事。”冷山面对着群将,冷冷的说道:“在我们死光死绝之前,不允许大元兵马突破南疆一步,于敌寇于国门之外,是我南疆将士的座右铭,致死不渝!”

    每一位将军,都早已写下了遗书,交代了后事。

    面对当前这般的险恶局势,再没有了往昔的从容,谈笑应敌,因为没有人尤有信心,从今番战场之上活着离开。

    然而大家的心里却又有一念雷同,就只是:在我死之前,一定要多杀几个大元士兵!

    只杀一个,亏了,不够本!

    “最后一道命令,我南疆所属的每一名兵士,每一个人,就算是要死,也最少要给我干掉四个以上的大元士兵再死!”

    冷山声音冷幽幽的:“若能如此,那么此战尤能争取南疆不失的战果,纵使……我们已与敌人,同归于尽!”

    “纵使同归于尽,誓保南疆不失!”

    将士们振臂高呼,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悍然血色。

    远方的号角声又再度凄厉的响起,大元的新一波全线进攻,又再度开始了。

    “出战!”

    冷山面容如铁:“此战,或许是我们所有人的最后一战,其中指挥很大可能再难通畅,所以我在此下达最后一条命令:各部,自主战斗!死战!”

    “各军主将纵使战死,军伍不乱,副将即时升任主将顶!副将战死,偏将顶上!如此类推,一级一级往下排!”

    “对各位的要求就是……哪怕你的军队,打到最后即便只剩下十个人,仍旧是,不能乱!不能溃!”

    “战!”

    “战战战!”

    “纵使浴血沙场,亦保战线不溃!”

    众位将军齐声高呼,声音厉烈至极。

    然而就在众人一转身,大踏步将要走出帅帐的之际,突然变故骤来……

    呼呼呼……

    周遭风声莫名响了起来。

    此时当地正常风势乃是南风,玉唐军队处于逆风的位置,天时地利人和,前两者尽都于己不利,然而此刻现在,明明上一刻还在呼呼劲吹的南风竟突然转向,转为北风呼啸!

    不止于此,风势竟显越来越大,越来遇强之势!

    虽然此际乃是隆冬季节,北风呼啸也属平常事;然而如当前这般变化,却已然是极不正常的异变!

    冷山眼看着帅旗哗啦啦的异常飘动,突然间心念一动,惊喜交加道:“难道竟是……”

    好似一言惊醒梦中人,在场所有将军的眼中亦随之出现了强烈的希望依归!

    “风势逆变,难道竟是……九尊大人来了?”

    只是这么一想,众人瞬时间热血沸腾,激动莫名。

    人人都知道,现在四方战局之中最危险的,乃是东面战线,寒山河大兵压境,傅报国虽占地利,但总兵力远逊对方,战况危殆,东线一旦被突破,便有灭国之危!

    而南疆这边,以以往战况来说,可谓是最为稳健的一边,亦是九尊中人以往最少次数驰援的一方,是以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九尊大人竟然会出现在南疆这边。

    尤其,现在九尊大人就只剩下了硕果仅存的一位,实在是分身乏术!

    所以众位将军对于九尊来援,从一开始就没有抱希望。

    九尊大人,应该出现在东防!

    然而现在,生死败亡之秋,却惊喜得悉,九尊驾临。

    冷山率先狂奔而出,站在空旷之处,仰望天际。

    遍看周遭动静,再三确认,逆向之北风风声越来越大,声响亦是越来越见凄厉。

    无数的树枝,居然被刮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了过来,砸进了对面大元军队之中。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冰雪,亦在这凄厉的北风呼啸之中,开始一点点的渐次融化。

    再过片刻,触目所及,一片乍现之火光在大元军队之中骤然闪亮而起,宛如星星之火,瞬时燎原,不过数十息之后,点点星火已然化成一片火海,且向着南方那边,席卷而去。

    冷山瞬间判断出,那是大元军队的帐篷,营寨,辎重,尽悉数被火海吞没!

    而就在火光冲天,烈焰熊熊的炙热氛围中,再见阴云蔽天,天际乌云密布之中,雷神凑趣一般的敲响了战鼓,一道道惊雷闪电,将临人间,宛如天降雷罚,肆虐红尘!

    “果然是九尊大人!”

    冷山眼前种种天相之灾肆虐大元驻地,登时大喜过望,振臂高呼:“战略改变,全军进攻,全面反击,不胜不归!”

    ………………

    依然二合一!本章五千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