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高空截杀!
    雄浑号角声乍然响起,整个军营的战鼓,亦随之彭彭彭的响了起来,有人在发狂一般的高叫:“九尊大人来了!大帅有令,全军进攻,全面反扑,不胜不归!”

    “进攻!进攻!不胜不归!”

    另一边,大元驻地方面满目尽是一片人仰马翻的凄惨现象,许多大将尽是一脸的绝望与沮丧!

    眼看着胜利在望,即将突破南疆防线的大好时机近在咫尺,怎地九尊居然来了!?

    大元帝国大元帅愣愣的看着空中乍现的肆虐北风,还有身边到处皆见的火光,以及空中密密麻麻的雷电,突然间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不是坑人么……”他喃喃的失魂落魄一般道:“紫幽帝国不是宣称已经将云尊困住了么?即将灭绝九尊余孽吗?怎么云尊又会突然在出现这里?为什么会这样?”

    “你们困不住,早说啊……现在到来,诸相神通威能更甚往昔九尊联袂,大元帝国的数十万子弟性命……岂不就要葬送在那虚假的情报之中?这……这简直是……”

    “早说啊,你们可以早说啊,你们早说的话,老夫岂会不摆出来防备九尊异相来袭的阵势?纵然还是抵挡无能,却也不会如现在这样的损失惨重啊……”

    而就在此时,局势继续向着不利于大元帝国一方的方向发展,一片血色乍然亮起,所有曾经受过伤的大元兵将,无有例外,尽数在这一刻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血液莫名的沸腾起来,更从受伤的伤口处奔涌而出,有如泉涌……

    纵使身体素质较好的,也要倍感虚弱,至于那些身体素质较差的,失血过多的,竟是即刻血库而亡!

    刹那之间,至少有数千兵士因此而毙命!

    随着北风持续呼啸,大元驻地蹿升火光愈发的不可收拾,滔天而起,呼呼的一路向南蔓延……

    后面,玉唐军队有如神助,万众呐喊,一个个生龙活虎的冲了上来,士气空前暴涨……

    那北风就在玉唐军队乘势冲上来,战意攀升到最高昂的一刻,竟是再次疯涨!

    于是乎,处于逆风位置的大元军队不待接战,就已经被北风刮得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却又何能抵御得了,雪亮锋芒的来袭,大枪,长剑,闪着寒光过处,满目尽是鲜血喷溅……

    无边火海一口气蔓延出差不多千里地域!

    面对无数异相加成的攻势,大元军队的战力直接被打到了冰点以下。

    其实大元兵士此时阵亡的将士并不算是很多,最起码的,相比较八十万大军的总人头数而言,死伤数目远远没有达到让大军全面溃败的程度。

    然而这骤现的天地之威,自然之力,九尊之名,却让大元军队再也无心战斗!

    几乎是在一开始,就开始了溃败的过程!

    北风劲吹,大火弥天,雷电交加,血色横空。

    在接下去的两天两夜,大元军队当真就只有一溃千里,兵败如山倒一种状态!

    及至大元军队终于得以重新整顿一下己方军力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己方已经退出了超过八百里的地域!

    “按兵不动,全员整顿!”

    “此战,我们已经败了!”

    “玉唐士气高昂,须得提防敌人乘势追击,小心戒备!”

    ……

    玉唐一方,到处皆是欢声雷动。

    每个人都是激动得胸膛如同要爆炸一般。

    谁都以为这一战就要以身殉国了,但谁又能想到,九尊突然到来,己方已然明朗的败势,却即时化作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

    冷山站在军营最高处,扬声大喊:“风尊大人,冷山偕全体弟兄,在此多谢大人的援手!不知道风尊大人可否下来一叙?”

    紫幽的消息现在还没有传到这里,所以,冷山依然认为,当前之人乃是风尊大人而不是其他。

    他一开口,顿时整个战场夜雀无声,静待天际之人现身一见。

    所有战士都是抬起头,满脸激动憧憬的仰视天空。

    不知道风尊大人,可否下来一见呢?

    空中风云激荡,一道人影悄然现身云端:“东线告急,我必须尽速赶过去,冷帅守护南疆,素来绝无疏漏,只要不贪功冒进,南疆必当无忧,南疆的众位兄弟们,等冷帅回到京城,我们再聚!”

    下面欢声雷动:“一言为定,风尊大人威武!”

    风声又起,上面的风尊大人身影隐去,狂风鼓荡,向着东北方向急疾而去,声势震天!

    “弟兄们,接下来看我们的了!”冷山振奋的大喝:“风尊大人已经为我们奠定了胜局基础,若是这一战还败了,大家伙儿干脆集体上吊自尽吧!否则就是贻笑大方!”

    “哈哈哈……”

    众位将军哈哈大笑:“这次我们必然打得大元小儿望风而逃!”

    ……

    高空之上,化身清风的云扬全速疾驰;风声呼啸,凛冽如刀。

    三白白的腿此际早已经被接驳了回去,只不过伤势还没有痊愈,虚弱得很。

    当前状况与之前大有差别,回复了诸相神通的云扬自然不会再借助两头白白的御空滑翔之能,反而是在行进的过程中,以生命之元气温养两头白白的肉身,直接抱在胸口怀里。

    此行南疆战事出乎意料的顺利,可谓是一战便即解除了南线危机,再无旁骛之忧,云扬这会自然是高兴的。

    平心而论,云扬也没有预料事情竟会这么简单的解决,大元的军队竟会摆成了这等纯粹依仗着兵力优势,强势紧逼的十面圆筒阵势,当真让云扬的风火之力太有发挥余地了。

    “事态有此变化,想必是大元已经知道了云尊被困在紫幽的事情,所以统兵将领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展开攻势。嗯,除了因为云尊无能来援之外,还因为小冷元帅的守御之能宇内闻名,想要在最短时间内攻破其防御,也确实以这种优势兵力四方封堵,不计代价的强攻为最佳,然而我的突然来到,令到局势突变,导致了这一场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的大败吧!”

    “这么说,还是紫幽帮了我一道?”

    想到这里,云扬有些好笑。

    云扬的推测基本符合事实,也确实只有这么一个理由,才能解释那带兵带了一辈子的大元军帅竟排出如此昏聩的布置。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云扬的诸相神通又有了长足的进展,往昔纵使有九尊之人驰援,也不会于一方齐集超过四位以上的九尊中人,而现如今,云扬自己却已经相当于九尊之中的六人齐至,且诸相神通还要远远凌驾于原本的风尊、火尊等人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

    诸相神通合璧,大大凌驾于以往九尊的巨大威能发挥,同样是此战战势逆转的一大关键!

    “此役虽胜,但玉唐国力已经逐渐不支仍旧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云扬心中忧虑:“南疆这边乃是玉唐历年来兵力折损最少的一方,方才有三十万的规模,然而除却这三十万南疆军队之外,其他的增援,包括还在途中的,满打满算不超过十万人……”

    “实在难济大局。”

    “国家危难关头,存亡之秋,竟终究是来到了!”

    “现在唯有东防稳固……最终击溃寒山河部,玉唐便会有此获得最少五年的休养生息时间!”

    云扬盘算既定,目光更见森寒,风云激荡之中,飞驰速度更增三分,然而就在云扬将自身移动速度发挥至最顶点的时刻,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竟自莫名从心底升起!

    云扬猛然停住去势,下一刻,借风势而走的云相身躯乍然散开,成为一缕缕全然的清风。

    云相法身虽然有形无质,但终究有形可觅,有迹可循,不如风相真正的融于天地,目不能见!

    对于敌对势力截杀,云扬可谓早有准备。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归程这一路,实在太顺了,顺遂得出人意料,甚至是不合情理。

    其实当日自从离开了紫龙城地界之后,云扬就一直在等待。

    自己在紫龙城暴起发难,还可以说是突兀生变,四季楼的年先生或者因为变生肘腋而来不及赶到。这一点,还在情理中,可以理解。

    然而及至自己大杀一场之后,更冲出了紫龙城已经好几天过去,仍旧没有任何动静,那就有点不正常了!

    这在平常人眼中或者需要走半年的遥远距离,但于年先生这等拥有惊天动地的当世绝颠修者脚下,断断用不了多长时间。

    自己一直狂飙抵达南疆,一直打完了仗仍旧没有等到对方出现,这其中只怕是另有蹊跷了!

    是以当下心生警惕,有威胁到来,不算多意外的事情!

    仅归结于四字——果然来了!

    如此而已

    云扬不敢有丝毫怠慢,尽敛云相,化身清风,彻底隐匿了身形,这才小心翼翼的查看四周;只见下方乃是一片连绵的山林,大雪飘飞,满目尽是一片银装素裹,山林起起伏伏,连绵无尽。

    触目所及,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然而云扬心头的危险感觉非但没有半点减少,反而更加的浓郁。

    一路呼啸疾驰的风声就此停息,云扬双眼尽是深思的注视前方。

    若是有危险存在,相信危机源头的彼端必然就是在前方这片空间。

    但这片空间就现在看起来,竟是任何异常也没有。

    “难道前方竟又是一座控灵大阵?不过,这不大可能吧?”

    云扬皱着眉头:“我化形风云的移动速度,独步当世,无人可及,更何况我出人意料的首先驰援南疆,行踪轨迹绝难被料及,如此绕了一个大圈子之后,还有谁能够赶在我的前面,在事先全无征兆的必经之路上,布下控灵大阵?而且还是在这样一大片连绵的山林上空?”

    “但前方如果不是控灵大阵,又会是什么危机陷阱呢?”

    “应该不会直接当面格杀吧?以我现如今的实力修为,只要诸相神通不被封禁,就算是年先生亲自出手……也未必能够奈何了我吧……”云扬考虑盘算计较着。

    就本心而言,云扬向来对自身的诸相神通无比自信,然而前者远远惊鸿一瞥年先生针对雷动天的那一手,实在是惊艳至极,当真是惧之三分,畏之三分,更有四分诧异其高深莫测!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凌厉的剑气突然间冲天而起,直袭而至!

    甚至,云扬都没有来得及感应到,这道剑气乃是从何方位发出。

    蓦然惊觉一刻,剑气早已经是铺天盖地的奇袭来临。

    剑罡呼啸,沛然剑气赫然将云扬所在的这一片空间之内一切事物,尽数碾压,纵使是无形的风,无相的云,也都被撕碎!

    纵使云扬此际身形已然尽化清风,但仍旧忍不住闷哼一声。

    这一道奇袭而来的剑罡之力,居然能够对风云造成伤害?!

    云扬的化相之体,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尽在这一片剑光剑浪之中,竟然受了伤!

    更有甚者,这种剑气还有一项很奇怪,又或者说是很古怪的威能。

    似乎对于天地灵力,有一种莫名的控制之力,更准确一点说,该是一种隐隐的吞噬趋势。

    直到此刻,云扬心下才是真正的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功法?

    竟有如此莫测威能?

    世间竟有如斯剑气,非但能够吞噬灵气;甚至能够针对自己化相之后的风云之身,产生吞噬之效,自己纵使全然化身清风,竟也被其隐隐拉扯。

    云扬心下惊诧之余,再仔细辨别,更惊异的察觉到,那诡异剑气可不仅仅是只是吞噬灵力,干扰风云异相,还能够对自己的神魂产生相当程度的伤害!

    这种事情,云扬可是从未遇到过。

    那剑光一闪之后,随即消失无痕,云扬明明已经动用了全部神识之力,竟然仍旧没有看到那剑光是怎么消失的!

    显然对方的御剑之术,已经到了剑之巅峰,出神入化之境!

    …………

    《今天更新晚了,出差到杭州,累得要死,进了酒店就睡,结果睡过头了。很抱歉,本章只有四千,也算两章合一;等后天我回家后,统统补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