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狼盗参战!
    那支队伍的移动速度亦是极快,单纯移动速度甚至还要凌驾于玉唐铁骑、东玄黑骑之上,及至那队伍冲得近了,傅报国看清楚对方的形象,却更加的惊讶起来。

    只见这群人,一个个连盔甲都没有,全部就只身着皮袍,堪称奇形怪状,甚至有些人直接就是衣衫褴褛,衣不蔽体;然而就是这么一支队伍,却以出人意料的姿态,大吼大叫着,强势加入了战局之中!

    而且,目标居然是东玄黑骑!

    “这特么怎么回事?”傅大帅真心有些想不明白了。

    当世最顶尖的两支骑兵强势对轰,居然有一千马贼一般的家伙强入战?

    这些家伙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那举动分明就是在找死啊!?

    “来人是狼盗!”旁边一个副将也是一脸诧异:“狼盗向来不问是非,不问身份来历,见谁就抢,从无例外,更是敌我两国皆欲除之的对象……怎么这一次,竟是帮助咱们作战?而且就这么直通通冲进黑骑军阵,这……这根本就是在找死啊!?”

    “狼盗?他们是狼盗?”傅报国张大了嘴。

    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于这支仅流传于传说中的流寇马贼,傅报国有所耳闻,但在傅报国看来,不过是疥癣之患,不值得真正出动大军围剿,也就听之任之,索性那么一点人,就算再造孽债也搞不出太大的风浪!

    等战事结束,随便派支军队,也就剿了。

    可是现如今,他们的举动,就算是相助玉唐铁骑,但也……但也太奇葩了一些吧?到底咋回事呢?谁来帮我捋一捋?

    “纵使是出身玉唐,有报国之心可以理解,但是……这也太冲动,太没计较,太傻了吧?”

    傅报国喃喃道:“这狼盗的首领,莫非只是一个莽夫?”

    傅报国的猜测尽是一点都没有猜错,何大锤还真就是一个莽夫!

    大字不识一个,平生干得最多的事就是好勇斗狠;往昔还会对狼盗军师言听计从;然而这一次,他更相信了自己的眼睛所见,确信己方战力足堪锁定战局,这才强势入战!

    如果一定要说古怪,反而是那位狼盗军师,这位全程都没有阻止他的送死之举,反而是跟着他一起冲进了军阵!

    亦是因为如此,何大锤才笃定自己所做的这个决定真的是英明无比,睿智无比!

    然而此刻,普一入战的何大锤,不过数十息就后悔了,简直就是悔不当初,悔得肠子都青了!

    原来,在远方看,与亲身加入战场,是完全不同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自己每一个兄弟的修为,确实都要高于任何一名黑骑和铁骑。

    甚至单体的移动速度,也是狼盗占优,连马匹的爆发力,狼盗也不落下风!

    以上这些,全部都没有错,何大锤还真没看错,也没判断错!

    唯一判断有误其实就只有——他们在进入了战阵之后,赫然发现,自己以为的全都是自己以为的,全都不足为凭,修为更胜一筹云云……顶多就只能算个屁!

    一对一,狼盗面对黑骑铁骑,堪称无敌,无争议!

    三对三,狼盗仍旧可以完胜,黑骑铁骑碰碰运气,联手针对一人,或者可以取下一人性命。

    十对十的话,战事仍旧是狼盗占优,很大机会是狼盗损半,骑兵尽灭!

    不过到了百人对战之时,败得一定是狼盗,唯一生机就是利用他们比两骑兵更迅速一筹的移动速度逃逸,或有生机。

    及至如何大锤之前所想的千人对战,确实会出现大胜,甚至全胜的情况,不错完胜的是两骑兵之一,千人狼盗难逃全数覆灭之噩!

    至于眼前这般……大规模军阵正面交锋,狼盗完全没有抗衡余地,就只有被屠戮的份!

    是的,就只有被屠戮的份!

    何大锤想象中的自己一出手就能形成战阵失衡,从而建功立业根本就没有出现!唯一看到的仅限于……自己入战的八百兄弟,仅止于冲进战阵的一瞬间,不到十息时间,就没了三分之一!

    他不可置信的眨眨眼睛,再去看时,发现幸存的蓝岛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两百人了!

    这……这也太快了!

    己方竟然连出招的余地都没有,入战瞬间,四面八方尽都是敌人的兵器来袭,还有一蓬蓬箭雨暴雨一般的泼洒而来。

    狼盗纷纷落马,而但凡掉落下马的,全数在第一时间就被踩成了肉泥!

    黑骑居然几乎没有任何折损!

    何大锤只感觉自己如同被重重的打了一大锤,一时间头晕目眩!

    这时,一个书生打扮的狼盗,以单薄身躯骑在马上,挥舞着长剑朝这边冲过来,旁边还有三个人护卫着他一起往自己身边冲。

    那是狼盗军师与其他三位头领,乃是狼盗之中除了何大锤之外,修为最高的几人,亦是因此,这几人才能苟延残喘至今。

    只是等到他们冲到何大锤身边的时候,已经就只剩下最后两人了,其中一个的左肩膀也已经被整个削掉,眼看着多半是活不成了。

    “大哥,快走……”那军师长剑挥舞,剑光霍霍,竟现异常威势,周遭黑骑一时竟不能制,唯其脸上却自浮现出不正常的潮红,显然是施展了某种催动生命潜力的秘法,纵然逞威一时,绝难持久,及至生命元气耗竭之时,便是其命终一刻!

    “大哥快入关!”

    军师嘶声大喝:“有了今日之事,狼盗消亡覆灭,大哥日后封妻萌子可期,只是他朝莫要忘了给兄弟们上柱香!”

    何大锤闻言如被雷击,瞪圆了眼睛:“你……你怎么知道?”

    他的心脏在颤抖起来。

    自己心底的谋划……

    那军师惨然一笑:“大哥的想法……兄弟们都知道……但是,两国存亡大战已起,狼盗早晚要覆灭的……就算不被杀光,也会全部饿死……若是能以大家的性命,为大哥换取一条金光大道……大家乐意!”

    何大锤身子又是一阵摇晃,差点摔落马下,疯狂叫道:“你们明知道是这样,还要来送死……”一言未尽,整个人竟自茫茫然再也说不出话来。

    与此同时,一蓬箭雨哗然落下,落点正是何大锤所在位置。

    而何大锤此际现在心神失守,满心茫然,竟不加以招架抵御,眼见就要被扎成刺猬箭猪。

    失神的何大锤骤觉眼前一黑,却是那断了一条膀子的头领整个人大字型飞扑过来,舍身为他挡住了来袭箭雨,整个人登时扎得如同一头刺猬一般,眼神兀自看着何大锤:“大哥……快走啊……兄弟们搏命冲阵……就为了大哥一个前程……反正都要死……莫要辜负了兄弟们的心意……”

    声音至此戛然而止,那头领的身子乍然一抖,掉落马下,唯有眼睛仍旧焦急的盯着何大锤,却自渐渐失去神采。

    然而无数的骑兵轰隆隆而来,将他焦急的眼神直接淹没,何大锤拼命厮杀,拼命反扑,竭尽所能的战斗,只想要再看兄弟一眼,然而撑过这队骑兵的冲杀过后,所能看到的就只有一团烂肉……

    无数的刀剑长矛箭矢,仍旧毫不停息地向着何大锤身上招呼过来。

    黑骑这会可是恨死了这伙马贼!

    何大锤当日的盘算可谓一子错满盘皆落索,然而有一点却没有错,那就是他们的入战,终究是影响到了大局,马贼虽然全军覆没,却如何大锤的臆想一般,发挥出一根稻草的效能,成功搅乱了黑骑冲阵阵型,铁骑趁着这个机会,这点疏漏,大肆屠戮,已经拥有了极大的优势,更即将将优势转为胜势,大获全胜!

    而这个局势,无论铁骑军还是黑骑军都心内有数,已成定局,无可逆转,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所以黑骑军自然恨极这些乱入的马贼,一定要己军全军覆灭之前,杀死全部的马贼,否则,如何瞑目?!

    尤其是眼前这个马贼头领,他不死,众人绝不干休!

    马贼军师兀自拼命的挥剑,持续催动所余无几的生命力,护持着何大锤往外冲,何大锤两柄大锤一边挥舞,一边流泪。

    我是这么打算的……但是,我没想到大家会死的这么惨,全都陨落在这一役之中……

    我以为,最少最少也能有八成的兄弟跟着我一道入关,一道转贼为兵……

    现在,竟然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一声嘶吼之余,那军师的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一柄黑色的长矛,狠狠地扎进了军师的肚子,又从背脊处生生地捅穿了出来。

    军师一手猛地抓住长矛,一剑将那黑矛兵士的脑袋砍了下来,随即猛地一剑插入了何大锤胯下战马的屁股,嘶声道:“快走啊~~~”

    “要记住,以后不要自作主张,万事听指挥……”军师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一把刀砍到了他的右手,随即,又有三把长矛不差前后地捅进了他的身体。

    呼的一声,急疾一刀掠过,马贼军师最后一句话尚未说完,脑袋已然滴溜溜的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