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最后时刻!
    “以当前目测的估量,最多,还能再坚持三天!”

    傅报国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一时间只感觉浑身上下力气都用尽了,若非勉力支撑,几乎要萎靡倒地!

    已经有数十万条人命扔在了这里,难道,终究还是要守不住了么?

    原本傅报国只以为,铁骨关在自己手下,至少还能够坚守二十天!

    除非是自己面临无兵可用的悲惨局面,否则铁骨关绝不会失守。寒山河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但在这里也只能规规矩矩的你攻我守!

    而在打了一段时间之后,援兵不断到来,尤其是西军的到来,让傅报国心中更多了许多的把握。

    尤其军情告知,秋剑寒老元帅亦自率领大军,赶往这里,最多再有一天光景,就能赶到铁骨关!

    这让傅报国心中的希望更大了许多,他自信,自己绝对可以坚持到秋老元帅的到来,兵合一处,共抗寒山河,然后玉唐军就只需要坚持下去,撑到九尊大人来援,就可保东线彻底安稳。

    又或者是一直死死地挺下去,拼消耗,将百万东玄大军拖得死死地,拼到两国都无以为继,战争也就自然结束!

    东玄纵使倾全国兵力来犯,但铁骨关亦有东线全员、西线精锐以及秋老元帅的援军,实力并非是逊色太多,尤其己方还有铁骨关这样不破雄关为凭,攻坚战终究是守御一方占优势,若是一直耗损下去,以当前的伤亡人员比例计算,怎么都是东玄吃亏更大!

    这一战,玉唐的胜算已经从最初的一成上升到现在的三成,风势已经逆转!

    但是……

    傅报国发现,自己做出的评估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寒山河果然不愧是天玄公认的第一名将,不知道是否是一开始,他就已经在筹谋这一点,若是真的如此,那他可就太可怕了!

    铁骨关的城墙出现的这样惊人的巨变,令到傅报国万念俱灰!

    老元帅的兵马即将到来,战局之势也将因此而逆转,可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破绽出现了,城墙出了问题。偏偏这样的位置,连整修都没有任何办法!

    “难道是天亡我也,天欲亡我玉唐?!”

    傅报国一声长叹。

    ……

    “机会!”

    寒山河等待了许久的机会,终于到来了!

    “全军压上!务必要在接下来的一天一夜时间里,拿下铁骨关!”

    寒山河发出将令:“不惜任何代价,一切伤亡!纵使这一战参战的三十万将士尽数玉碎,也必须要拿下铁骨关!”

    对于寒山河如斯疯狂的命令,所有东玄将士都表示不解。

    但不解归不解,这个命令却被不折不扣的严格执行。

    所有人都出去准备了,决意抱持着赴死之心,决绝一战。

    战歌看着自己的老师:“老师,咱们最乐见的情况出现了,对方的城墙出了大问题,铁骨关成为囊中之物已经可以预见,但这个时候亦该当是对方抵抗力最强的时候,于此时全线进攻,势必会增加巨大伤亡……这个……”

    在这样的时候付出这样大的伤亡,根本就没有必要啊!

    战歌对此满心疑惑。

    “兵贵神速,当前必须要抢在秋剑寒到来之前就拿下铁骨关,否则……眼下这样的机会,就再也没有了!”寒山河轻轻叹了口气。

    “最少能拖一个月之后……有利有弊啊。”

    “眼前大势已经倾向于我方,纵使秋剑寒那老匹夫到来,就能逆转局势吗?”战歌仍旧是一脸的疑惑不解。

    “战歌,你亦是知兵之人,难道当真没有看清楚当前局势么?此役若非是于这个微妙当口,对方的城墙出现瑕疵,此役的战势,已经彻底逆转,大势将不在我们这边了!”寒山河沉声道。

    战歌面色一变,肃容道:“老师,当前局势分明是我方占尽优势,就算没有那城墙破绽,攻下铁骨关也不过是时间长短的变化,何至于此?”

    寒山河摇了摇头,顿了一顿才道:“此役倾东玄举国战力汇聚于此,固然声势浩大,然而我方之隐患也不在少数,若非当初四国定案,群起围攻玉唐,老夫决不会动议行此极端,本来若是紫幽能够一举灭杀那云尊,甚至不必灭杀,只要将其困住,四方同时奇兵,玉唐必于短期之内覆灭。”

    “可是紫幽都城紫龙城一役,那云尊非但杀出重围,更彻底震慑了紫幽高层,紫幽皇亦因为那一战,醒悟了自身之不足,毅然令已经开拔的紫幽军撤退,至此,玉唐西线短时期内无忧矣。”

    “还有南线,云尊离开紫龙城之后,出人意表的疾驰南线,强势入战,令到南线军大挫大元,大元帝国总兵力虽然受损不多,但士气已经降到了底限,亦无再战之能!北边,有了铁铮亲自坐镇,堪称安稳如山,所以所谓的四方战局,唯一还有攻陷玉唐的就只剩下了咱们东线而已。”

    “然而,那傅报国的实力大大超出我的预计,他布置下的铁骑滋扰战略,见缝插针,给咱们的补给线造成了相当程度的影响,还有刚刚到来的西线驰援军,令到岌岌可危的铁骨关,重新稳住了阵脚,若是再等到秋剑寒那老匹夫的援军,我可断言,即便云尊不入此战,彼此消耗下去,就算是玉唐被击溃,但我东玄也必然被拖垮掉!现在,你还以为情势真的对我们有利吗?”

    战歌脸色大变,一时冷然

    “以最极端的方式下铁骨关,固然要多死许多人,却为我们争取到了时间,真要等秋剑寒到来,再想要拿下铁骨关,恐怕……要所付出四十万,甚至更多……还有时间。”

    “为什么?破绽已经真实存在,无可逆改了啊!”战歌不解。

    难道寒山河来了,就能将那城墙修起来不成?

    寒山河没有回答,只是叹了口气。

    大风雪,再次飘飘落下。

    而就在风雪之中,东玄军营之中战鼓突然震天的响起!无数的敌军,潮水一般冲了上来。长长的攻城云梯,便如一片森林一般!

    “寒山河发现了,他已经开始对这点展开攻势了!”

    傅报国竭力大吼:“所有能动的兄弟,不管东军还是西军,全力护御!”

    “这么多人一起上?不用这样吧!”孙子虎都吓了一跳。

    “寒山河此次进攻,将是前所未有的全军出击,极端攻势!”傅报国闭了闭眼睛:“咱们也必须全力以赴!否则……等不到老元帅的到来,铁骨关就会从咱们手中失去!若是那样,玉唐就真的危矣了!”

    这是注定天愁地惨的一仗!

    而这个日子,是腊月二十二日!

    战后多年,两国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个日子。

    因为这一天,成为了两个国家的一个共同的节日。

    在东玄,称为:战魂节。

    在玉唐,被称为:忠魂节!

    每到这一日,东玄帝国全国上下都要为之静默,休朝一天。

    而玉唐则是每到这一日,全国缟素!香烛弥天!

    这一战之惨烈,打到后来,不管是玉唐还是东玄方面,就算是那些身经百战的百死余生之精锐老兵,早已看惯了生死的铁血汉子们,也都是一边打一边嚎啕痛哭!

    实在是太惨了!

    这会的铁骨关城头之上几乎无时无刻不在鏖战。

    不,已经不是几乎,就是无时无刻都在鏖战!

    许多一直勉力支撑、精疲力竭的玉唐士兵,连最后一点力气都用光,在看到敌人冲上城头的瞬间,直接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冲上去,抱住敌军,一起冲下高达十五丈的城墙,在下面一起摔成肉饼!

    这是最后的手段,与敌同亡,共走九泉,最后最后,也是不肯赔本的!

    这会的城头上,好似下饺子一般往下落人,喊杀声更是交织在一起,络绎不绝。

    澎湃的热气腾腾冲上高空,竟然将正在飘飘落下的大雪直接在半空中融化,化作滴滴雨水落下来。

    但纵使天降雨水,也无法冲淡地面上潺潺血流!

    如此天寒地冻的日子里,无数将士赤着上身,披头散发,以一种近乎疯狂的战斗着。

    裸露出一身纵横交错的伤疤!

    战士的伤疤,从来都是荣耀的勋章,尽都在这一刻,显露于人前!

    真正是不管敌我,全都是打疯了!

    鼓声震天!

    傅报国声嘶力竭的传下将令:“铁骑!出战!”

    为了减轻城墙压力,铁骑,已经到了必须出战的时刻。

    一出,就是死战!

    “为了玉唐!”

    “为了爹娘!”

    “为了兄弟!”

    “杀!”

    紧闭的城门,轰然打开,玉唐铁骑以怒龙之势冲了出去,沛然莫御之势将正在攻城的东玄将士冲击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然而铁骑军随即就陷入东玄军队的人海之中!

    眼前的东玄军实在太多了,即便以铁骑军的冲锋之势,也是冲不散,冲不破,冲不动的!

    密密麻麻的箭雨,好似瓢泼大雨一般落下,在落下的那一刻,不管是雨水还是雪花,都被箭雨遮挡在外面!

    铁骑众有如怒龙一般在敌阵之中来回冲杀,竭力破坏攻城增援部队的节奏。

    彼端的寒山河总部,迅速做出应对,老对手黑骑早已经准备就绪,静候玉唐铁骑的来临!

    这段时间以来,玉唐铁骑可谓出尽了风头,黑骑军早就恨得牙根痒痒了,此际见到铁骑军终于进入正面战场,自然第一时间就冲上去,双方展开最极端的厮杀!

    一名铁骑大汉带着自己的三个兄弟,被敌人分割出本队,兀自奋力冲杀,挡者披靡,四周黑骑人仰马翻,不过弹指瞬间倒下至少二三十具尸体,然而他三个兄弟亦先后落马,化作肉泥。

    眼见那铁骑大汉落了单,早已杀红了眼的敌人蜂拥围上,意欲齐齐下手乱刃分尸,不意这大汉在马背上突然间举刀向天,大吼如雷:“且住!”

    四周黑骑闻言尽都一愣,尽是不约而同的停住了手!

    厮杀到现在,不管是铁骑还是黑骑,纵使早已经对对方无比仇恨,然而在仇恨的同时,还有同样程度的佩服!

    铁骑,无愧无敌之名!

    黑骑,无愧壮士之号!

    面对生平仅见的劲敌在最后时刻喝令停手,黑骑官兵们不约而同将砍出去的刀枪收了回来。

    大汉傲立马上,一阵大笑:“黑骑不愧是有资格与我铁骑弟兄鏖战一生的精锐!光只是你们此刻停手,老子便高看你们几分。”

    他大刀斜举,淡淡道:“跟着我一道冲阵的三个兄弟,乃是我一奶同胞的三个弟弟,如今,他们都已经去了,我这个做大哥的总不能让他们落到了阴间连爹娘也认不出来吧?”

    “所以,容我给他们整整仪容。”

    说完,他旁若无人的一跃而下,大踏步在黑骑如林中前进,寻找起自己三个兄弟的尸体,一个个的拖了出来。

    就在一片空地上,将自己早已经被血水浸湿的战袍拧了拧,吐了口唾沫,去擦拭自己兄弟的脸,却是越擦越红,越擦越看不出那三人的本来面目。

    “接着!”

    一位黑骑将军忽而大喝一声,将自己脖子上白毛巾揪了下来扔过去,另一个黑骑士兵亦解下自己的水囊扔了过去。

    “哈哈,多谢了!老子承你们的情……”大汉用白毛巾沾了水,将自己几个兄弟的脸擦得干干净净,随即默默地站了起来,大声道:“你们到了那边,记得告诉爹娘,我们一道前来,乃是为国征战,保卫玉唐,战死沙场,虽死犹荣!”

    “我们没有给爹娘丢脸!唯一对不住爹娘的是,兄弟四人,没有给我们老乔家留下一点血脉!”

    “这都是我这个当老大的错,你们过去侍奉爹娘,哥哥我就不用去了,这么严重的错误,过去了,只给爹娘丢人!”

    话音未落,他转为哈哈大笑,雪白的牙齿露出来,胸腹间血水四溢流淌,但他却恍如未觉。

    魁梧的身体一个翻身,再度跨上战马,手中长刀森然前指:“黑骑勇士们,谢谢你们的毛巾水囊!不过,作为侵略者与被侵略者,你们谁来陪我乔老大一起上路?!”

    黑骑将领脸色如铁,眼中闪动着莫名的光彩,大声道:“你乔老大是好汉,我们黑骑弟兄,又何尝是孬种,然而现在是两军对战,我们黑骑不会傻傻的跟你单打独斗!箭!”

    一声令下,四周黑骑同时引弓上弦,箭矢锁定乔老大。

    正如将军所说,我们黑骑不是孬种,但已知敌人自份必死的情况,却不会冒着额外赔上一人和你一起上路的风险,我们没有那么傻!

    就在乔老大震撼天地的笑声中,箭雨如瀑,倾泻而下!

    那乔老大笑声未歇,声犹在耳,他的手中长刀更已经化作了一道闪电脱手而出。而在同一时刻,他连人带马,也已然化作了一个黑色的刺猬!

    铁刺猬!

    长刀如电,极速越过了在场黑骑士兵的头顶,将十丈之外的一名黑骑连人带马劈成两半!

    临死一搏,仍旧要拉一命垫背,既萌死志,岂会不捞够本!

    “敬礼!”

    黑骑将领一声令下,周遭所有黑骑同时举手,向着自己的这个敌人举手敬礼示意。

    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终究还是因为眼前的这些黑骑给了自己时间,给了自己毛巾和水囊,而选择放过了他们一马。

    那最后的搏命之刀,势不可挡,在场诸人,没有任何一个有自信能够挡得住!

    那乔老大在最后时刻,选择将刀扔了出去,杀死了远方的敌人,却没有杀自己身边任何一人!

    便是他最后的回礼!

    宛如人形刺猬一般的乔老大,最后一息尚存,连人带马,静默的站立,魁梧的身躯仍旧端坐在马上,背脊始终挺直。血水滴答之余,他在马背上,鼓尽最后一点力气扭转自己的脖子,似是想要回头,看看正在惨烈战斗的铁骨关,然而他最后的动作,最后的愿望突然定格!

    不动了!

    彻底的不动了!

    黑骑将领催马上前,默默行礼,低声道:“放心吧,至少在你战死的这一刻,铁骨关,还没有破!”

    轰的一声,乔老大连人带马,倒在地上,宛如最后的心愿得偿,无憾而终!

    ……

    铁骑这天晚上出战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决死冲阵,最大限度的为城墙减轻压力!

    合共五千铁骑冲进敌阵,没有一个人退缩,更加没有一个人逃走!

    每个人都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领队将领于五千铁骑之中修为最高,战力最强,最后单枪匹马在东玄大阵中左冲右突,勇不可当,所过之处,枪出如雨,剑如雷霆,前无一合之将!

    前后左右都是敌人,他的身上不间断地出现新的伤痕。却全然不顾!

    战到分际之刻,他游目四顾之余,发现黑骑重新聚合结阵,而自己的同袍却已经无声无息。

    他大吼一声,突然间调转马头,霹雳一般的一声大吼:“寒山河!纳命来!”

    一人一马,便如箭矢一般,竟然向着寒山河所在的中军大营袭来!

    竟自在百万大军中,单枪匹马,强冲主帅大营!

    如斯不智之举,却无人敢出声嘲笑讥讽,唯见其蹄声如雷,枪出如电!

    仍旧是挡者披靡,如风似电!

    这一路冲过去,竟然有七十余名黑骑将士悉数毙命在他前进的道路上!

    “箭!”

    远方一声大喝,瞬时间四面八方千万箭雨凌厉而至,竟是大范围无差别攻势,连同此际聚集在那铁骑将军身边的许多黑骑兵士也笼罩在内!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那铁骑将军强势冲阵,虽然距离当真威胁到寒山河的性命遥不可及,但东玄高层决不能再让此人如此前进下去,否则会对己方造成更大影响,纵使要因此牺牲部分黑骑兵士,也是在所不惜

    眼见箭雨袭来,那黑骑将军不闪不避,举枪最后一声咆哮:“铁骑在此!谁敢犯我山河?!”

    疯狂的箭雨,将这位铁骑将军化作了冲锋路上的一座丰碑!

    纵然死去,战马也还保持着冲锋的姿势,马上骑士仍旧挺拔而立,手中长枪仍旧紧紧的握在手中。

    他那充满了仇恨的眼睛,兀自死死地盯着寒山河帅旗飘扬的方向!

    他的嘴,微微张着,似乎还要再发出一声雷霆一般的怒吼:“铁骑在此!谁敢犯我山河?!”

    “铁骑在此,谁敢犯我山河?!”

    一名黑骑将领也不知道怎地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

    “这是谁?这一路冲杀下来,尽足足击杀我四百多名弟兄!恨不得亲手击杀此獠!”

    没人回答。

    “厚葬!”

    一名黑骑士兵慢慢的上前,将那铁骑将军扶下马,却见他的枪人就在他手中闪着寒光,黑骑士兵们如何用力,却都抽不出来。

    另一只手,他的剑,也同样的握在手中,无论如何都无法让他松开手指!

    他用自己的生命,在诠释一句话:不管我是生是死,我都将永远战斗到底,至死不渝!

    “连人带马,连同刀剑,一起埋葬!”

    黑骑将领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

    面对这样的敌人,又有谁能不敬佩!

    ……

    厮杀声,突然间激烈了起来。

    城头上,骤然鼓声大作。

    只见在一片箭雨纷飞之中,玉唐在铁骨关最高统帅傅报国的魁梧身躯赫然出现在城头最高处!

    “我是傅报国!”

    傅报国宛如雷霆霹雳一般的大喝在风雪中乍然激荡,声震寰宇!

    整个战场,无所不闻!

    “我在这里!”

    “生死都在这里!”

    “战!”

    不过短短的两句话,一共也没有几个字,但,玉唐一方却突然间便如打了鸡血!

    主帅亲临战场!

    就在最危险的地方站着,看着我们的战斗,我们还有什么可犹豫!

    拼了!拼尽!拼死!拼到底!

    “战斗到底!”

    “保我家园!”

    “为我袍泽!”

    “为了爹娘!”

    士兵们纷纷大吼如雷,本来因为疲惫而迟滞的身躯,突然间变得灵动起来,战力大增,恍如神助!

    东玄军阵之中。

    “弑神弓!全力以赴,射杀傅报国!”

    无数的弑神弓箭矢,汇成了滔滔横流的江河,在空中径自画出来一道漆黑的痕迹,狂袭傅报国!

    …………

    <二合一,不分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