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骑冲万军!
    玉唐铁骑众人又惊又喜之余,却犹自看到前方那道鲜红的血胡同仍自在不断地延伸。

    那一匹红马,正昂首奔驰,那紫衣人影,所向披靡!

    所过之处,一排排的人头噗噗的飞起在半空,滴溜溜的转动。

    俨如不破防线的黑骑兵马千军万马,赫然并无一人能够阻挡得了那一人一骑哪怕是眨眨眼的功夫。

    对方就像是一口锋利至极的长刀,对面的黑骑仅只是一块软软的黄油,一刀过处,全无阻滞!

    似乎信手一刀下去,就能从这一头,一直切到那一头!

    同样目睹了这一切的黑骑大统领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只感觉一股寒气从心底蓦然直升上来,刹那间通体冰凉,似乎那人的冰凉刀锋,已经从自己脖子上掠过,惊魂未定之余失声道:“世间竟有如此人物,此人是谁?”

    众人面面相觑,半晌无语,并无一人作答。

    任再博闻强记的人,也断断无法将这强势突破之人与记忆中的某人联系起来,更不要说某人给大众的印象绝不是这般!

    黑骑众唯一的认知就只有看到一道紫色人影,乘跨红色神骏战马,就这么一掠而过。

    就只看到刀光闪亮,自己的战友纷纷应刀而一片片的倒下去,就只看到对方在大肆屠戮的同时,绝尘而去,却连脸面都没有当真看清!

    “貌似对方很年轻啊……”

    一个黑骑将领空着两只手,虎口鲜血直流,嘴角抽搐了一下;感觉自己已经刚刚在鬼门关转了四五圈,素来胆大包天,不将生死当回事的他,此际浑身上下竟都发软了!

    刚才是自己运气好刚好在那煞星突破口的外围,只来得及递了递刀,就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固然如同被雷劈了一下的不好受,但却保住了性命。

    要是刚才稍微往里面那么一点点,自己这个生长了三十来年的身子,估计就破破烂烂的躺在地上了。

    原来自己嘴上说不将生死当回事,真正面临生死一发关头的时候,竟还是恐惧的!

    世间事本就如是,任谁也还是怕死的,分别或者仅限于死得值不值,有怨无怨,有悔无悔,仅此而已!

    “很年轻……”黑骑大统领眉头一皱:“一个很青年的高强修者?那是谁?”

    云扬势如破竹的一路狂冲,端的挡者披靡,这一刻,他甚至没有考虑自己的真元玄气能不能供应得上,更加不曾考虑任何别的什么,这会就只得一门心思的往前冲。

    脑海中惦记的,就只有一件事。

    秋老元帅,怎么样了?

    是否一息尚存,性命尤在!

    而就在此时,彼端数十道剑光,乍然凌空来袭,剑气所致,居然让云扬感觉到了森森寒意。与此同时,四面八方还有数百人齐齐向着这边聚集过来。

    “高手!”

    云扬瞬时生出一份明悟,老元帅身边明明有白衣雪这等当世顶峰强者相护相援助,居然还是无法冲出重围,甚至朝不保夕;显然东玄方面也聚集了大批的高手!

    就算顶级战力有所不及,凭人海战术也可以拖垮你,而这点,本就是战场之上的必胜绝招!

    当前分出来前来阻拦自己的,大抵有七百人之多。而那边,白衣雪身边还有密密麻麻的人群包裹,放眼一看,竟起码有数千人在那一边,高呼酣斗,尽力搏杀。

    白衣雪那边以异常疯狂之势向外突围,他手中之剑便如翻江倒海的狂龙,不断地有人在他剑下受伤,在他剑下被分尸,然而始终有大量人手前仆后继的予以阻截,令到白衣雪的突围进度被最大限度的延缓。

    而此刻,尚有另一人与白衣雪一道并肩往前行,此人长身玉立,气度雍容,方脸浓眉,身材颀长,纵使身处在这等激烈至极的战斗氛围之中,举手投足,挥剑动杀仍旧伴随着一种类似闲庭信步般的潇洒与从容,正是自己的便宜老爹,天外云侯,云逍遥!

    两人双剑合璧之下,形成了一道宛如实质的闪亮光幕,亦是这道光幕为先锋,在密密麻麻的敌军中往外冲,但凡触及者,轻则四肢支离破碎,重则整个身躯粉身碎骨,碎尸而亡。

    在两人身后侧面,一面是春夏秋冬四大公子,这四位竟是齐齐穿着小兵的服色,此际正自嘴歪眼斜满脸汗水浑身热气腾腾的狂舞着刀剑,并力跟随前方的两大剑者,但他们出边出力更多自然是他们的一干护卫,只是此刻也早已是尽都气喘吁吁,举步维艰。

    见到那边紫色人影,虽然远远地看不清楚,但是四个家伙已经狂喜之极,齐声大呼:“老大!老大啊……救命啊啊啊啊……”

    话音未落,已经被一声娇斥喝止:“叫唤什么?!丢死人了!堂堂大男人喊救命,亏你们还是春夏秋冬的人!”

    四大公子一阵无语,满脸委屈。

    自从被强行拉入军伍,每天都是在生死关头挣扎,这种日子实在是过够了。连放个屁拉泡尿居然也要请假……

    这是人过的日子么……

    如今生死关头,我喊一声救命咋地了……咋地了!我就想问问咋地了!!

    但看着计灵犀与月如兰冰寒鄙夷的眼神,却是谁也不敢当真问出口来。

    另一侧的主力则是上官灵秀,计灵犀,月如兰等,三女带着上官将门的高手悍将,以是鼓尽余力,挥兵抗敌,跟着往前。

    此刻,看到那紫衣身影远远地分波破浪而来,三个女子人人都是美眸一亮。

    上官灵秀更是一声清啸响彻长空:“云公子!老元帅在这边,快来!!”

    月如兰与计灵犀在厮杀中,也没有忘记各自翻了一个白眼。

    哼,叫得亲热……

    翻着白眼看着正劈波斩浪而来的紫衣人影,银牙紧咬:这混蛋,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等冲出去,再和你算账!

    而处在中间位置的却是上官家族的私兵,以及数千铁骑士兵,队列阵容仍旧整齐,这部分由铁骑主将王定国率领,这些人人人一脸的悲愤,还有满身的伤痕。

    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已经是一片血色!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颜色!

    众人的身上唯有赤色,有自己的血,同袍的血,还有敌人的血!

    云扬在到来之前,却哪里会想到这里居然聚集了这么多自己的熟人!

    不,应该说自己在东线的熟人,十之八九都在这边,一念及此,云扬心中的思绪却是更加所谓沉重起来。

    平心而论,自己这一边的高端力量,在这个世俗界领域来说,已经是雄厚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即便不算自己,还有白衣雪,方墨非,云逍遥,三大天境强者;得到云扬许多灵药裨益的四大公子,还有他们的护卫每一个人都是修为不俗,堪称一时之选。

    计灵犀,月如兰现如今的修为虽然未臻天境,也已接近山境大圆满之境,亦是强横之流。

    即便是上官灵秀与上官家族那些家将私兵的本身修为稍弱,但其本身仍是身经百战的战场杀神,杀伤力绝不逊色!

    更有秋剑寒,傅报国这样的绝世名帅居中坐镇,综合实力不可谓不强,甚至是极强,超级强!

    然而当前局势却仍旧恶劣到了这等地步。

    由此及彼,可想而知寒山河那边的力量又该是何等的雄厚!

    绝不仅仅仅止于兵力尤胜一层因素就能够做得到的!

    那些看不到的门派江湖高手,恐怕也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

    云扬凝神再观,却见玉唐突围队伍中间,所有人都竭尽所舍生忘死的护卫着一辆黑色的马车!

    这架小小的马车,于此际竟是异乎寻常的惹眼,在密密麻麻的敌军阵营之中飘摇,就像是在怒海上一艘随时都能倾覆的小舟,在无边的波浪之中起起伏伏。

    而位于那马车四周的东玄军队直接就是疯了!

    他们就如同是看到了鲜肉的恶狼,完全不顾生死不计代价的往上冲,纵使明知将面对数位高手的犀利刀剑,死关在前,仍旧是毫无畏惧。

    死一批,就又堆上来一批,而且只会比之前更多!

    更疯狂!

    更有甚者,是来自于四周的无数箭矢,一刻不停的往这边倾泻。

    这辆马车走到哪里,哪里的天空就完全被箭矢覆盖!

    密密麻麻,无止无休,无穷无尽!

    只是箭矢,居然硬生生地营造出一种滔滔江河不断流的浩瀚感觉!

    由此可知,当前的来袭箭矢乃是何等的疯狂,何等的密集。

    此外,尚有许多的东玄高手,借着军队兵士的掩护,随时随地的冒出来,造成相当规模的杀伤。几乎每隔片刻就会有数十名数百名高手齐齐来袭,向着那黑色马车发动决死冲锋!

    东玄军阵之中,激昂号角不绝的响起,那是催促士卒往前杀敌的命令!

    在这样疯狂的攻势之中,居然还要不间断地发出催命命令;可见寒山河对于那黑色马车中的人是如何的志在必得,绝不言弃。

    马车中是谁?

    这个问题早已昭然若揭,再不用回答!

    除了秋剑寒,相信这世上再也没有其他人能够让寒山河如此重视!

    如此恶劣的情况,秋老元帅并没有出来。

    他就在那马车之中,但凡还有一点点力气,也不会就这么沉默。

    无数的东玄士兵,无数的东玄将军,都在拼命地呼喊。

    “活捉秋剑寒,黄金百万,良田千顷,封万户侯!”

    “斩秋剑寒人头者,黄金百万,封万户侯!”

    “此战牺牲将士,抚恤以十倍发放!子女入学,直至成才,军方资助;三代免税,免罪,免役!”

    “活捉秋剑寒!”

    “活捉秋剑寒!”

    …………

    <一会还有一更。

    这两天写得慢,并非卡剧情,而是,我一直在考虑,生与死。

    到底是生,还是死?这个有些拿不定主意。

    而写活着,与写死了,都需要大量的剧情来发展后续,却又是截然相反的。

    这几天,将胡子都想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