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小辫子、寒山河傻了?
    月如兰叹了口气:“我何尝不知道我之所为有些过分,不过,这过分仅只是我,并不是你。而且,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下下之策……上官灵秀,自然是个好姑娘,心地纯善,相貌出众,出身更是不凡,可说是天香国色,并世罕有。只是,妹子……这男人……可不是别的;在这一点上你可不能犯傻啊。正是因为她对云扬的那份心,才促使月姐我这么干的!”

    计灵犀迷惘道:“不是别的?什么啊?”

    月如兰再次叹气:“就知道你这丫头,傻傻的不懂世情。我这个当姐姐的,自然要为你考虑,就算明知道不该为,也要硬着头皮上。正因为那上官灵秀人好,脾气也好,长得也美丽,为了云扬不顾女儿家的矜持,所以我才这么做。若是她不是这么出色的话,更把许多事情都做得尽了,我何必为你担心,枉做恶人呢?!”

    计灵犀兀自迷惘不解:“啊?”

    月如兰为小姑子的不谙世事感觉到了一种无力,有气无力的解释道:“我问你,你喜欢云扬,这一点你我心知肚明。只不过……你有想过与他成亲么?永远在一起么?”

    计灵犀跺脚,捂住发烫的俏脸:“兰姐!你怎么说这么羞人的话……”

    月如兰道:“现在就只有咱们俩,有什么不能说的?我且问你,那上官灵秀也是喜欢云扬的,她一个女儿家,这么不管不顾的搂着抱着云扬,若非为其动心,岂能如此,就算是两军阵前,也不会如是,所以……她心下该当也是希望与他云扬更进一步的;那么问题来了,若是你们两人竞争起来,你希望是你和云扬凑成一对呢?还是她和云扬长久相伴?”

    计灵犀脸色一白,道:“这……”

    “她对你这么好,她人也好,这都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她和你喜欢同一个男人也是不争的事实啊,你会因为她人好就退让么?将自己的终身幸福,拱手让给她么?”月如兰低声问道。

    计灵犀愈发的迷惘起来,喃喃道:“我……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么长远……”

    月如兰苦笑:“所以,我不做这个恶人怎么行?我已经注定痛苦一生,难道我要眼睁睁的看着你,他唯一的妹妹,也要痛苦一生么?”

    计灵犀登时一阵惘然。

    她显然完全没有想过,就在刚才那么短短的时间里,一共就只得简单的几句话,自己的兰姐已经代替自己与上官灵秀交锋了不止一次。

    “可是……”

    计灵犀喃喃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么?”

    月如兰一手扶额,一脸无语。

    这傻丫头,这玩意能另辟蹊径,别寻方法吗?

    争了,也许会后悔,但不争,却注定后悔一辈子!

    ……

    云扬因为失血过多,心力交瘁而陷入昏迷。

    得了云扬大补鲜血的秋剑寒侥幸保住一命,却还是处于昏迷之中。

    玉唐方面的一隐一现两位大人物都昏迷了,但战事却不会因为他们的昏迷而止息!

    或者应该说,如此两国世纪大决战,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停止下来!

    事实上,即便是从救回秋剑寒的那一刻,两国大战仍旧就没有停歇过哪怕片刻时间。傅报国在关心老元帅之外的所有时间,全部都在排兵布阵,竭尽全力抵御东玄,所幸有老元帅为其争取的多日时间,傅报国利用这些天筑起来的地势,差堪与东玄展开周旋。

    而最让傅报国感觉到庆幸的莫过于:似乎是……自从击败了秋剑寒之后,寒山河再也没有出过手。

    现在所有的战斗,全部都是战歌在指挥。

    虽然战歌也可跻身当世名将之列,战法犀利,运筹帷幄,比之寒山河相差也是有限,可傅报国总是感觉到,自己可以凭着现阶段的有限兵力,应付过去,坚持下去。

    如果一定要傅报国说原因,大抵就是因为,只要不是面对了寒山河,那种宛如置身于惊涛骇浪之中,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就并不存在!

    是的,自己面对寒山河的时候,就是感觉自己被压着打,异常的被动。

    但是现在,纵使自己当前可应用的兵力仍旧不多,比起对方少了差不多两倍,自己总是多了一份把握,更多一分自信,自觉自己不会失守,更加没有失败的直觉!

    事实亦如傅报国的判断一般,,战歌在战局之上所下的每一点指挥错漏,或者不应该说是错漏,应该是……指令之间的间隙,傅报国总能够准确地抓住。然后进行反击,又或者是乘隙重整阵脚,稳住己方危局。

    形势固然仍旧持续往玉唐越是不利,因为玉唐一方的兵力在战斗中在急剧减少,想要以少敌多,怎么可能不付出相当的代价,但傅报国始终稳得住,己方坚持的时日已经远超预期了,之后能够多支撑一日,就已经是赚来的,而每支撑一日,玉唐于此役中的生机胜算,便更大一分!

    傅报国不再保留后手,将己方铁骑并分列为三队,轮番出击,报国军残部亦组建了两队,也偕同铁骑兵辅助出击;除此之外,傅报国又将队伍之中的高阶修者,组建了一个专门的尖刀队。

    这批人由白衣雪和方墨非,云侯三人率领,作用也是轮番冲击敌阵!

    然而却是瞄准对方战术疏漏之时,才展开攻势,唯有如此,才能确保每一次冲击,都能给对方造成巨大破坏的同时,己方尽可能的减少减员。

    现如今的傅报国已经逐渐认识到了己方的优势在哪里。

    或者,自己兵力不如,战力不如,人数不如,总体形势也落后对方很多很多;甚至,自己的防线也是岌岌可危,随时都可能被对方突破。

    然而……自己当前的最大优势却在于,自己有三个超级高手坐镇。

    白衣雪!

    天外云侯!

    方墨非!

    这三人的武力,在当前两国大决战的数百万大军之中,无人能敌!

    这亦他当前最大的底牌,最雄厚的资本。

    哪里撑不住了,傅报国涎着脸跑过来:“这那啥,哥几个……帮忙再冲一阵……”

    此际,白衣雪是最倒霉的。

    但凡有这种事,十次里得有七次都是他带队,谁让他修为最高,高得都离谱呢!

    而且……还有别的原因……

    “大哥,我刚冲了一次……”白衣雪现在对傅报国愈发的不客气了,大帅都不叫了,直接叫大哥了,被一个天境高阶修者叫大哥,傅报国实在该是与有荣焉才对!

    “咳,老元帅那边情况有些不大稳当……”云侯说:“我有点不大放心,万一……”

    天外云侯话音未落,白衣雪二话没说径自黑着脸冲出去了。

    一句没说完的话,乃是当前让白衣雪彻底无话可说的不二法宝:秋剑寒就是在他保护之下被人射了一箭啊。

    堪称百试百灵——

    “老方,下一阵该你上了吧?”

    “老白啊……”方墨非一脸唏嘘:“公子还在昏迷不醒,我放心不下啊,万一要是被人射一箭呢……”

    于是乎白衣雪又黑着脸冲出去了。

    心里直骂娘:人哪,真特么的不能抓住小辫子啊……就因为那么点事,现在直接将爷当做了苦力使唤……岂有此理!

    “想当年我白衣雪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更别说现在的我,那可是……”心里苦得白衣雪抱怨道。

    “哎……当年我保护那个谁啊……那一路上真真的身经百战,到了地头,我从头到脚,都是伤口,差点没死了……但是我保护的人,你猜怎么着?”云侯问。

    “我不猜!我带队去冲就是。”

    白衣雪脸色如血又冲出去了。

    “人哪,真的不能犯错误啊!”这是白衣雪对于此次事件的人生感悟。

    小辫子真的被抓住了,那就得好长好长时间都翻不过身啊!

    ……

    虽然情况大为好转,但傅报国作为玉唐主帅心里仍旧很不安稳,更加的不理解:按照现在的形势,只要寒山河再加一把劲,突破天玄崖,接下来就可顺势横扫玉唐帝国,可说再无阻滞!

    这同时也意味着……将东玄帝国的开疆扩土之功,抓到了手里!

    更有甚者,东玄的大陆霸主位置,也将从此建立,甚至是一劳永逸的稳固。

    但寒山河偏偏却在这个关键时候,突然间不管事儿了。

    将所有的事情,全都交给了战歌!

    自己一边喝茶去了。

    这是啥意思?

    傅报国感觉:这实在是理解无能啊!

    若是换做自己,怎么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不继续乘胜追击?

    就算是你寒山河要练兵,要栽培继承人,也没有必要在这等节骨眼上练兵吧?

    教徒弟,调教衣钵传人确实重要,但真的有必要在这个时候锻炼他吗?!

    说好听一点,可以是因小失大,说严重点,这绝逼就是贻误军机,罪在不赦!

    而且,这也摆明了就是要将开疆扩土的大功劳,拱手让给战歌!

    这让傅报国心里更加不解了。

    寒山河,傻了不成?

    ………………

    <那么,寒山河为什么要这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