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零七章 士气如虹,军神之旗
    所幸寒山河下达的鸣金号令凌乱响起,片刻后,终于形成了整齐的号令,为已然紊乱的军心,带来一点能动的方向。

    东玄兵马一个个转过身,撒开脚丫子拼命地往回跑,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这个时候,当真就只有一门心思的跑,尽快脱离这天地之威笼罩范畴!

    但玉唐一方士气高昂:“追!杀啊……”

    一门心思的冲杀,一路狂追了下去。

    战歌仍旧不想退,千秋功业,眼看着就可以拿到手里,唾手可得,眼看着就可以奠定大陆霸主的绝对地位!

    偏偏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却出现了如此致命的变故!

    战歌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

    “不许退!咱们人数占优,给我稳住,给我顶住啊!!”

    战歌的眼睛都红了,拔剑亲手斩杀了几个溃兵,试图镇压局面。

    然而以他一个人的力量,却又如何能够挡得住千千万万已经崩溃了的溃兵?

    就算任由他不停息的杀,却又能杀得了几个人?!

    事实残酷异常,战歌非但拦不住溃兵的奔逃,反而被大量溃兵挟裹着,身不由己的往后退,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竟然已经一路退过铁骨关了……

    “老师呢?老师在哪里?”战歌狂乱的喊着,满脸满身尽是狼狈。

    在这等危机时刻,他能想到的,就只有无所不能的老师,一代军神寒山河。

    只可惜。

    兵败如山倒!

    纵使寒山河亲自出面也改变不了局面了!

    不管是如何精锐的部队,一旦军心崩溃,到了当前这等大溃退的地步,不要说是大陆军神,就算是真正的天上神仙下来,也要无计可施,无可奈何!

    在这种情况下,寒山河能够拢起溃兵向着一个方向跑路,已经算是绝世统帅的应变得宜了。

    后面兀自喊杀声震天,这会的玉唐将士便如同出闸的猛虎,奋勇追杀,丝毫也不放松。

    之前一路憋屈了这么长的时间,此时此刻,正是到报仇的时候了。

    此时不奋力杀敌,鼓勇报仇,更待何时?!

    哪怕是断了腿的士兵,也要勉力找上一匹马骑上去,竭尽一切力量去追杀敌人。

    “为牺牲的兄弟们报仇啊!!……”

    “李二牛,看到了么!九尊大人来了,我们胜了,兄弟们帮你报仇了!”

    “祁老大,泉下有灵,也应该乐坏了吧!”

    “报仇啦!”

    “杀光他们!”

    “杀光这些个侵略者!”

    “玉唐不容敌寇肆虐,犯我玉唐者,纵强亦诛!”

    傅报国指挥军队,亦是下令尽力追杀:“给我追!一直追到杀干净!”

    凭本心而论,傅报国本并不想追得这么彻底。

    穷寇莫追这个道理,傅报国比谁都懂。

    这是为帅为将者的大忌,更是兵家大忌!

    现在东玄虽然溃败,但以寒山河和战歌的能力,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或者只需要一个安顿空间,就能够重新成军。

    本身尽都由精锐兵士构成的军队,虽一时的溃败,却绝不代表从此就永远溃不成军了。

    万一被反咬一口,反而会令到大好局面出现变数!

    但是傅报国此际却又不能不追。

    因为,他已经发现了情况的不对劲。

    九尊的力量,刚才就只有那么一次的爆发。

    那沛然莫御的威能,固然威势无匹,却又似是每个人就只是出手了一次而已!

    在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似乎是九尊就此收手了……

    这绝对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

    要知当前双方优劣之势虽然逆转,但东玄一方兵员损失仍旧有限,根基犹在,只要收拾溃兵,重整旗鼓,情况又会再度改观!

    所以说此刻九尊合该继续施展诸相神通,相助玉唐,彻底奠定胜局才是正理!

    所以傅报国立即敏感的意识到:是不是……九尊之力,就只有出手这一次的机会?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意外发生了?之前九尊一直都没有出手,就是因为某种缘故,现在眼前己方情况危殆,终于被迫出手,但纵使出手,也仅止于此而已!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真的只能是一直追下去,战斗下去,将这一次的战果,能扩大多大,就扩大多大!

    一定要最大限度延长寒山河得到喘息机会的时间!

    若是自己猜测属实,那么,一但寒山河有喘一口气的时间,属于玉唐的灾难,仍旧会来临。

    甚至危机更甚之前!

    现在的玉唐军兵士气正自攀升至顶点,亦是一鼓作气之时,若是缓了一缓,只怕就要落到再而衰,三而竭的阶段,若再逢东玄反噬,玉唐便要即刻大败亏输,更会因为种种负面情绪的干扰,令到战力锐灭,最终战果甚至还不如之前哀兵死战,毕竟有了希望之后很难再生哀兵之念,人的情绪岂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剧烈变换!

    尤其现在,铁骨关可已经没有了。

    这道天险防线不存,想要重建,没有至少一年时间,想都别想!

    就在此时,一声震天马嘶,一道红色疾影,便如闪电一般从玉唐军队之中异军突起,那红色疾影之上,尚伏有一道紫衣人影,人马如一,便如风驰电掣,向着东玄军队溃退的方向极速追了过去。

    “寒山河!拿命来!”

    傅报国一惊:云扬?怎会是他?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护送老元帅等人已经离开了么?

    这……怎么回事?

    他还来不及想明白,那红色疾影已然绝尘而去,极速消失在视野中。

    东玄方面的兵马仍旧在持续溃退,好似潮水一般的撒开丫子往回跑。

    战歌虽然连杀多名溃兵,希望可以镇压局面,稳住阵脚,安定军心,可惜在宛如灭世一般的天地威能之前,人力实在渺小,非但无能力挽狂澜,还被无数溃兵裹挟一道溃败!

    所幸战歌无能稳定军心,东玄尚有定海神针——东玄阵营的彼端,一面大旗巍然竖立了起来。

    这面旗帜一看就非同小可……光是旗面就差不多有普通旗帜的十个那么大小!

    肯定的非同凡响!

    所有正在逃命中的东玄兵士,差不多都在低着头一个劲的猛冲,希望能够更快一步安全,更早一点离开那骇人天威笼罩范围之外,然而也偶尔有抬头的,而那些抬头的,就一定会看到,那面高高矗立三十多丈高的战旗,便如一片红云,乍然出现在自己前方的上空。

    而但凡看到者,那人的一颗心,就莫名地安定下来!

    军神之旗!

    那是军神之旗,属于寒山河的私人旗帜!

    旗上,八个金色的大字,熠熠发光,呼啦啦的狂风,将这面旗吹得如同一条线那般笔直,宛如镶嵌在空中一般,超然物外!

    旗上,八个大字。

    “一剑光寒,天下山河!”

    寒山河!

    东玄兵士当前之所以溃败的主因固然是因为骤现的天地威能,沛然莫御,非人力可以抗衡,然而也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当前主持者的不给力,战歌在此役初期,打嘴炮就没能干过傅报国,不但折了士气锐气,甚至连身份格调都输了,军心已经不是单纯的浮躁,而是颇有几分萎靡的意味,若是此战能够占据上风,打顺风仗,或者还好说,但现在,全线失利,彻底溃败,军心哪里还留存得下来?!

    然而此际寒山河的出面,虽然未必即刻将军心彻底扭转,终究起到了安定人心的效果,九尊的威名于东玄兵士虽然宛如梦魇,但大陆第一军神的名号同样响亮,这一节,却绝不是战歌是否执掌了东玄兵权,就可代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