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回归之路!
    云扬纵使如何悲痛也好,仍旧于破晓时分追上了护送秋剑寒的撤离部队。

    云侯与白衣雪两人一左一右,当前开道,更以两股强大神念时刻留意周遭动静。四大公子以及四家精英尽居于中间,环绕护卫着老元帅,是以他们的这一路行走得极为缓慢,虽然先走出好远,仍旧被云扬轻易追及。

    “老元帅现在怎么样了?”云扬和风细雨的问道。

    云扬对自己的宝血很有信心,相信老元帅现在的状况只有比之前更好,绝不会更差,这一句也不过就是随口问了一下。

    “战局那边如何?”上官灵秀则是迫不及待反问道。

    “战局……”

    大家听闻云扬赶来,自然纷纷围上来一问究竟。

    “战事完结了,咱们胜了。”云扬道:“寒山河死了,东玄方面已经开始撤兵。”

    “啊……”

    如此简短直白的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都是一阵呆若木鸡。

    纵使云扬说的如何直白也好,简简单单的战事完结,咱们胜了,敌军主帅阵亡,敌方撤军,可谓平实到了极点,全无任何修饰。

    但这对众人而言,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巨大喜讯,不免让众人一时间回不过神来;脑海中尽都是一片空白,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随即,极静之后就是至极的喧闹,震天的欢呼声震耳欲聋。

    期间还夹杂着无尽的询问。

    云扬知道众人心情,耐着性子一点点解释过来。

    毕竟这件事,对于玉唐子民而言,当真是天大的喜事,无可取代。

    一直以来,玉唐最大的敌人,也是最大的威胁,就是东玄!

    拥有大陆第一名将寒山河,还有傲视整个天玄大陆最精锐的东玄军,强强协作之下,堪称至极的威胁!

    而今,寒山河居然死了,大陆第一名将,天玄军神居然死了……

    简单一句话,东玄方面的所能够形成威胁力最少也要减去八成!

    听闻这个巨大的喜讯,众人又怎么能不欢呼雀跃。

    但众人却自难以想象,前方战事明明是己方堪虞,否则傅报国又怎么会安排众人撤离,名义上是交托众人护送老元帅安全回返,骨子里谁不知道,根本就是战况不利,再也无能为继,怎么就突然大获全胜,甚至还搞了敌方主帅,这事听起来真他么的不真实!

    此事若非是从云扬口中说出,众人更笃信云扬不会拿这件事开玩笑,真难以置信,更加难以想象!

    “其实事情是这个样子滴……就是九尊大人们突然显临,九尊威能再现尘寰,东玄方面震慑于九尊大人们的威能,何能不败?!”

    云扬普一说出九尊两字的时候,即时又再引起了新一轮的巨大欢呼。

    上官灵秀明媚的眼神愈加地凝视云扬,一丝笑意一闪而过。

    那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最高机密,明慧于心,已经足够!

    “……最终,东玄败局已经无可避免,寒山河为了保留东玄军方火种……甘愿自刎而死,了结此役,东玄亦随之撤兵……这一仗,咱们胜了,玉唐胜了!”

    云扬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描述完毕,却见众人尽都是的一脸满足,与有荣焉。

    “谢天谢地!玉唐之危,终于彻底解掉了。”说这句话的,是云侯。

    云侯的脸上尽是一片唏嘘,还有满满的如释重负。

    云扬发现,自己这位便宜老爹的两鬓,不知道何时,也已经出现了星星点点的霜白。

    纵使人样子如何的出众,面貌看起来如何的英伟,仍旧掩不住诸般重压的磨砺。

    这些年以来,玉唐内忧外患;皇室中人并不仅止于皇帝陛下一人竭尽所能,全力周旋运作,身在朝堂之外的云侯也同样的东走西顾,劳心劳力。

    甚至该这么说,云逍遥更像是一个救火队员,东边有事,去东边,西边有事去西边;东南西北不住脚的跑。

    所谓的天外云侯,不涉庙堂,根本就是一个名不副实的障眼法!

    因为纵然是太平无事的时候,他也不能安闲的待在家里。

    每一时每一刻都要留心边境动静,你知道哪边会发生什么样子的变故?!

    他还要致力于提升自身的实力,唯有以此为前提,才有本钱结交江湖门派,认识众多的江湖高手,乃至防备敌对国家的高阶修者,还要……

    总而言之,当真是除了朝廷政事他不插手之外,其他的,样样都要操心,遇到什么事情,就要管什么事情。

    天境修者也是人,也会累的……

    若说寒山河是被大陆第一名将,天玄军神盛名所累而无缘修途巅峰,天外云侯云逍遥同样为诸般外务所扰,若是他一心修炼,当真不涉外务,一身实力绝不仅止于当前这般。

    所幸如今,总算可以松下一口气了。

    “这回回到京城,我可是要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了,几年不出去也不要紧了!”云侯疲倦的笑了笑,笑容里却有着满足和憧憬:“天地任我行,总不如在家里休息舒坦,那才是真正的安心,真正的安稳。”

    “这些年下来,当真是奔波得……累了。”

    云扬心中陡然一动,道:“此际四方来犯战局瓦解,正是您回去就好好休息的好时机,我想现在京城里应该有很多事情,需要您老去主持大局。”

    云侯一阵苦笑:“你小子还是不肯放过我,又要给我安排新的活儿了?”

    云扬咳嗽一声:“我哪儿敢……不过您想啊,皇帝陛下看到您闲着,他会很难受……”

    云侯翻了个白眼,道:“他敢!”

    这句话说的,端的是霸气毕露,放眼整个玉唐帝国,敢将话这么说,说的明火执仗,堂皇而言的,大抵也就只得天外云侯云逍遥一人而已!

    无论是云扬,秋老元帅,又或者是冷刀吟冷帅,方擎天方老太尉都是不敢的!

    “对了,你到底对秋老元帅做了什么,他怎地还没有醒来。”云侯忽而出言反问云扬,却也从侧面回答云扬最初的问题。

    “老元帅呼吸平稳,生命元气也显充足,身体状况大为好转,脉象也是平和顺遂,整个人始终处于深度睡眠状态。连日下来,却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云侯不待云扬回话,自顾自的道:“我再三观视监测,老元帅之所以始终未曾苏醒,应该是命元亏损与神魂消耗太过;如斯损失必须要长时间的养魂蕴命,但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到底实际情况如何,还要你这个直接施治者,做一个判断,但无论如何,老元帅的性命肯定是保住了!”

    云扬闻言点点头,之前云扬以自身宝血强行夺生命玄奇,救回老元帅一命,当真是险之又险,与天争命,然而就如云侯判断一般,老元帅之前命元神魂皆受重创,纵使当前身体状况已经康健如同常人,仍需要长时间的疗养,而当前的深度睡眠状态反而上佳,相信老元帅重新醒来也只就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云扬对此状态已经感到颇为满意,也委实再无进一步的应对手段,绿绿不复,宝血已经是云扬当前的最大王牌,顶多也就这样了而已。

    “您判断的很是正确,老元帅当前就只需要静养便好,眼前战事已毕,我们立刻启程,回转天唐,眼下不光是老元帅,众人也都有休养生息的必要。”云扬道。

    “好。”

    所有人此际尽都是一片的喜气洋洋,八百里加急捷报,也在第一时间往赴报喜的归程的路上了。

    一行人中,只有云扬与云侯两个人微微蹙着眉头,似是心事重重,不因当前大获全胜的喜讯而振奋莫名。

    护送老元帅归程的这群人,乃由上官将门、四大家族中人,天外云侯府中人以及秋老元帅本部亲兵构成,以上这些人修为实力固然极高,但说到高瞻远瞩,未雨绸缪,却非是所长。

    云侯被云扬刚才的一句话提醒,心下瞬时自满心雀跃振奋,转为了沉重莫名。

    当前四国合围战局破局,基本可以等同于天下太平,外患尽去;玉唐自然回归到自身休养生息的和平发展时期。然而越是这种时候,局面未必不会愈发的凶险。

    因为,外患一去,剩下的,便是内斗,无可避免的玉唐内部倾轧。

    就算当今皇帝陛下的身体已经康复,春秋鼎盛,但那好多个皇子都已经长大成人,在排出外患的当下,现在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就是一个立储!

    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

    尤其是玉唐即将面临许久太平的当下!

    皇帝陛下身体康健,修为也不含糊,看样子大抵还能执政个几十年的样子,但几十年的岁月,皇子们能够等得及吗?!

    以云侯自我的判断,是肯定等不及的!

    那么需要面对的,就是萧墙之变!

    这一重内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可能比四国大兵压境还要来得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