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我眼珠没转!
    “灵犀……那位云公子,你可要抓紧了……我看情况很是不妙……这位上官姑娘,对你的威胁非常大,端的劲敌……”

    月如兰裹着被子,与计灵犀咬耳朵。

    “这种事情我怎么抓紧啊……”计灵犀说起这个就是一肚皮闷气:“那个云扬,就是一块木头……全然不解风情,不知道……不懂得……不……”

    “还有就是,咱们接下来要赶紧去找一找那位云尊了……打听一下你哥哥的下落了……”月如兰眼中闪烁着希冀的光:“说不定……你哥哥还没有死……他身为九尊之一,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的死去……”

    “恩恩!”计灵犀使劲点头。

    “这次若是找到他……”月如兰咬着嘴唇道:“我,我就哪里也不去了,就跟在他身边,什么仪式,什么婚礼,什么……都不需要,什么家族,什么……也都不考虑了;就这么陪着他一直走下去好了。”

    “他要做九尊,他要为国出力,我就陪着他;他什么时候累了,我就陪着他浪迹天涯,逍遥识海……他什么时候想要安定下来了……我就找个安静的地方,陪着他隐居,男耕女织……”

    月如兰眼中全是憧憬。

    计灵犀心中一酸,抱着月如兰虔诚地说道:“哥哥肯定是没有事的,有这么好的嫂子在等他,他怎么可以有事嘛……他一定会和我们团聚的……有你等着他,他不敢有事的!”

    “是啊,他一定会和我们团聚的……”月如兰的声音似乎是祈祷,似乎是肯定,但,也有着无穷无尽的怅惘……

    ……

    清晨时分,云扬骑着红红,一马当先地在前面开路。

    只是那感觉,更像逃跑多些,很有点想要赶紧远离大队人马一般。

    只可惜一共也没跑出去几十里就被后来者抓住了。

    计灵犀和月如兰两女一脸寒霜,双双拦在了马前。

    “好巧啊。”云扬干笑一声:“在这么兵荒马乱的万里路途之上,居然能遇到两位花容月貌国色天香的姑娘,真是老天眷顾啊……”

    月如兰一脸冰冷:“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们脸上这蓝黑色的洗不掉的东西,不就是你弄上来的?敢问云公子这花容月貌国色天香从何说起?这也算得上是老天眷顾?!”

    云扬打了个哈哈:“两位姑娘钟灵琉秀,天人一般,此际不过白璧微瑕,何足道哉,而且就算不看脸,光只看身影,那份绝世无双的风致,那种倾国倾城的丰神……又岂是区区易容所能遮挡得住的。”

    计灵犀翻了个白眼,道:“好一张油嘴,还有什么拍马屁的话,索性就一并都说了吧,千万不要停,反正这一路长得很,一直到天唐城,总还有几万里路,我们就这么一路听着你的恭维,心情一定会很不错的,等到我们听累了的时候,再问你话,努力啊!”

    云扬悻悻的闭住了嘴。

    我狂拍你们马屁还要被你们审问,努力?我努力什么……还是直接审问好了!

    反正我啥也不知道,一问三不知知道不?!

    “首先是这脸上的东西……嗯,这玩意也多少所谓,我们都懒得问你了。反正过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能脱落,无谓白费问话时间……”

    月如兰妙目如同秋水寒潭,看在云扬脸上,目光紧紧的审视着云扬的面容。

    云扬咳嗽一声,本能地转过头去,不敢再直面某人的咄咄目光。

    “转回头来,看着我的眼睛,不许回避我!”月如兰道。

    云扬咳嗽,在咳嗽,摸着鼻子道:“兰姐……你这个……四目对视,这个……我不好意思……”

    月如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大声道:“我都好意思,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赶紧转回头来,给我看着!”

    云扬一摊手,干脆的道:“你们到底想要知道什么!直接问就是!但凡能说的,我一定直说就是了!”

    月如兰道:“好,计凌风,现在人在哪里!”

    云扬一愣:“什么?”

    月如兰怒道:“你装什么糊涂?痛快说计凌风在哪里?!”

    云扬脸上登时显现出一副冤枉之极的样子:“月姐你这分明是难为人哪,我那知道那什么计凌风在哪里,我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好么……你说现在要是在天唐城,我多少有点势力,可以寻找助力,撒开人手找寻,可是这万里归程,满目尽是人生地不熟,你让我说什么,我能有什么能水找到此人,我哪知道他在哪里啊……”

    说到最后一句,云扬竟是心下莫名一酸,是啊,我是真的想知道八哥现在在哪,我也是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多么想知道一众兄弟他们人在哪里啊!

    月如兰怒哼一声:“跟我耍无赖,一推二六五?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云扬还当真就做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一脸的做出推心置腹做作德行,貌似从心里鞠出来一般的说道:“兰姐……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哇……”

    计灵犀在一边道:“你不知道你眼珠子乱转个什么劲?现在不光月姐不相信你,连我都不相信你了。”

    云扬闻言登时一愣:“啊?我眼珠子转了么?”

    计灵犀:“刚刚分明就是转了。”

    云扬瞪大了眼睛看着计灵犀:“现在还转吗?”

    计灵犀:“现在不转了,你瞪那么大眼睛干嘛,显你眼睛大?!”

    云扬:“那现在呢?你刚才看见我眼珠子乱转,是怎么转的?”

    计灵犀道:“大约就是这个样子的……”

    说着眼珠一转做示范,却突然醒悟过来,更是勃然大怒:“呸,我好心给你打圆场,你反过来拿我打岔!少转话题!赶紧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是正经。”

    云扬一派笃定的道:“可是我眼珠子没有转,绝对没有转!”

    “转了!”计灵犀愤怒的道。

    “没有!”

    “转了!就是转了!”

    “我说没有就没有!”

    “我说有就是有,刚才你眼珠子最少转了七八圈!”

    “空口无凭,你拿出证据来啊!”

    计灵犀一下子愣住了。

    云扬兀自振振有词:“我自己的眼珠子我还不知道什么状况,倒是你凭啥说我眼珠转了,你拿出证据来啊!信口雌黄,随口无赖人那也是需要证据的!”

    计灵犀差点儿撅过去,娇艳的嘴唇都在哆嗦:“你眼珠……你眼珠……分明就是转了……就是这么这么……”

    月如兰翻起白眼看天。

    妹妹,我们在逼问他问题……好的吧!!

    怎么他一句话你脑子就顺着他的思路转过去了?那么计较眼珠子转没转干什么?

    现在是计较那个的时候么……

    “算你没转总行了吧?刚才是灵妹看错了行了吧,你赶紧回答我的问题”月如兰急忙打圆场。

    可是一眼扫过计灵犀气得颤抖的娇躯,不禁一阵无语。

    “那不行!什么叫算?什么叫行了吧!”云扬不依不饶:“你们这么红口白牙的冤枉我!一句话就想完事?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我刚才分明就没转眼珠子!”

    月如兰:“……”

    你刚才那个德行,我们都这个样子了,现在你又这个德行了,你到底想要个什么样子啊!

    你特么还不依不饶了!

    想上天吗?!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我问你计凌风……”

    “我说的就是正经的,我眼珠子就是没有转!我没撒谎!我说得都是实话!”

    “我是问你……”

    “我没转!我是老实人,你们平白无赖老实人……”

    “揍他!”

    计灵犀再也忍无可忍,径自扑了上去,拳脚交加,撂下南北打东西!

    月如兰这会俏脸也被气得通红,紧跟着就冲了上来。她这会已经看明白了,再跟云扬这么争辩兜缠下去,啥也甭想问出来,倒不如直接动手来得干脆。

    可是以云扬现在的修为,对付两女直是小菜一碟,甚至都不用怎么动手,仅凭护身玄气,就能反震得两女跌跌撞撞东倒西歪。

    锵!

    月如兰一剑在手,寒光闪烁,森然万象。

    “用兵器,用兵器你们俩人也打不过我。”云扬得意洋洋;随即突然脸色惨变,惊恐道:“你你……你你你……你干什么……别冲动!”

    却是月如兰直接长剑一横,没有招呼云扬,而是架到了自己脖颈上!

    满眼尽是坚决地看着云扬:“我知道我们不够你打,但若你之后有丝毫的闪避还手,我就当场横剑自刎,你道我敢是不敢?!”

    云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