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四十章 找到你了!
    云扬咳嗽一声,苦笑道:“兰姐,您问的这事儿吧……跟小弟其实真没有太大的关系,顶多也就只能说是机缘巧合……我真是感觉挺事不关己的……所以你这么一问,我才感到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还请谅解一二,容我仔细回想一下,斟酌一下措词,这样我说得顺畅,您也听得痛快不是……”

    月如兰分明不信,冷冷地哼了一声,斜眼盯着他。

    计灵犀满脸焦急,却是柔声细语的说道:“你慢慢的想,慢慢的措词就是,我们不急。”

    纵使嘴上说不急,然而那一双紧紧攥起来攥得骨节都已发白的小手,早已将她的焦急情绪尽数出卖了。

    云扬沉吟半晌,终于叹了口气,决定将真相和盘托出。

    毕竟这样一直隐瞒下去,没有头,更加不是事,如实告知她们八哥的死讯,固然是一种残忍,但,一味隐瞒下去,看着她们满世界得苦苦寻找,却又是一份更大的残忍。

    两女之前为了寻找计凌风的下落,已经荒废了数年光阴,难不成真要让她们一直没有任何希望的寻找下去?

    煎熬下去?

    更有甚者,她们找寻动作还非止是单纯的荒废光阴,那过程中未必不会伴随未知的风险,之前遭遇雷动天便已经是一份明证,既然隐瞒下去没有更多意义,所以就将真相摊开,悲痛一时,总好过悬心一世!

    至于自己的身份……

    面对自己的嫂子和八哥的妹妹,暴露了……也就暴露了!

    “我明白了,你俩跟我来。”云扬长身而起,径自在前引路。

    “?”

    计灵犀有心想要追问究竟,到底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明,还要往别处分说,却被月如兰一把拉住,默不作声地拉着计灵犀跟着云扬走了出去。

    月如兰兰心蕙质,从云扬举动中已然猜测出,云扬要告诉她们的乃是一桩惊天的大秘密;而这个秘密,却是与计凌风有关的。

    那么这里,当真就不是说话的地方。

    虽然这里是云府,却非是可以毫无顾忌,谈吐机密之地。

    有鉴于此,她自然默默地跟随而去。

    不管怎么样,云扬都不会伤害自己两人。而云扬认为安全的地方,也最少要比在这里有把握得多,尤其当前之事涉及了计凌风,但凡有一丝风险,也要回避。

    三人鱼贯踏入云扬的小院,进入书房,云扬随手一按。

    一道厚重的石墙,无声无息应手开启。

    云扬当先而入。

    计灵犀与月如兰见状却是吃了一惊,她们已经在云府中逗留了一段不短的时日,之前云府重建,她们就已经在了,也算有份亲眼见证云府的重建,却从不知道云府之中,尚有这等巧妙的机关布置,所谓见微知著,光是看这条绵延下去的深邃通道,遥遥不知彼端何处,便已不难想象那是异常可观的庞大工程!

    还有那堵足足有三丈厚度的石墙,开启之时竟全然的无声无息,便已经巧妙至极,叹为观止!

    两女都是聪慧之人,见此布置,再回想到云扬刚才的表现,心中却不由都是沉甸甸的起来。

    谈到自己未婚夫、大哥的下落,竟要来到如此隐蔽私密之地,这已经很说明问题的严重性了!

    三人这边才刚刚进入,密室门口便即再度关闭起来,仍旧的无声无息,严丝合缝,宛如不存在那堵石门一般。

    在密室门口关闭的同时,一点点光亮,在甬道中逐渐亮了起来。一直延伸出去,延伸出好远好远。

    “夜色石!”

    月如兰见状却是秀眸一亮。

    月如兰乃是出身名门望族,见多识广,如何不识当前照明之物。

    夜色石,乃是比夜明珠更加罕见的稀罕存在,所谓夜色石,乃是指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氛围下,才会发出光彩的特异晶石;而但凡周围有一点点亮度,夜色石都与普通的石头一样,绝对不会呈现出半点异常,殊为稀罕难得。

    而现在,此时此地,眼前所见,触目所及的夜色石,竟是每隔三丈就有一块;而每块夜色石之间的间距是三丈,大抵也只是因为夜色石彼此的感应距离是丈五而已。

    这设置的巧妙,端的是妙到毫巅,巧夺天工。

    满目尽是通明的寂静氛围中,云扬紫衣身影率先飘然前进,随着他的脚步往前行走,两女的心情反而越来越是沉重。

    究竟是何等惊天动地的隐秘,需要到这等地方来说?

    相信一般的皇家秘藏之地,也未必会如此的大费周章吧……

    接连拐了几个弯之后,眼前出现一个大厅,从大厅穿过,云扬在另一面墙上按了一下,又是一道密门出现,仅只是搭眼略过,却已然看到了为数不少的宝贝。

    这里宝贝或者该称之为宝物,因为随便一件,都是常人一辈子未必能够见到或者听说的级数。

    相信九成九以上的来人到了这里,皆会以为这里就已经是终点,存放如此之多天材地宝罕世奇珍的所在,当然就该是终点。

    甚至两女也是这么想的,想着云扬该当说明相关叶凌风的事情原委了,已经是如此隐秘的所在了,不是吗?!

    不意云扬却仍是丝毫不停,径自转身在刚刚进来的左侧位置点了一下,随即又有一道密室大门缓缓开启!

    这正是人类思维的死角所在!

    纵使这里被入侵者找到,对方仍旧心有不甘,却也所只会在另外三面墙上去寻找机关,却万万想不到,作为门进来的那一面,居然还隐藏了另一道密门!

    而这重布置的精髓就是,就是要让你想不到,无论如何都想不到!

    月如兰与计灵犀彼此相视地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由衷惊叹之色。

    两女对于云扬心思之慎密,布置之巧妙,佩服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当真了得,叹为观止!

    新出现的这间密室黑洞洞的,里面没有夜明珠也没有夜色石这种照明设施,跟之前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云扬站在门口,没有即时踏入,宛如雕像一般,似是在迟疑什么。

    如是半晌,计灵犀蓦然感觉到了一阵心疼。

    云扬的背影就在眼前,一如平日里的挺拔伟岸,然而计灵犀却从这挺拔的背影上,突然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悲伤凄凉孤独。

    一声悠悠的叹息响起,云扬终于迈步踏入那间黑洞洞的密室,随即,一片黑暗瞬间笼罩了他。

    似乎在这一刻,云扬顺势化身成为了幽灵,与黑暗融为一体。

    计灵犀心中的害怕还未来得及升起,已见密室中火光陡然亮起,彻底驱散了无边暗寂。

    “进来吧。”

    云扬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密室中央。

    计灵犀与月如兰近乎无意识地循声走进,一如先前,身后的密室大门悄然封闭。

    这一变化却是让此间瞬时成为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独立空间!

    原本茫然的两女瞬间生出一种异样感觉,似乎从这一刻开始,这一间密室,已经与整个天地红尘完全隔离!

    几乎在同时,一股异常压抑严肃的气氛,笼罩了两人。

    两女定睛环视周遭,却见密室正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画图!

    嗯,与其说墙上挂画,莫如说整面墙,乃是一幅画。

    上面,乃是一片昏暗,尽是混沌;下面,却是山河大地,似是山川尽囊。

    而在画卷的中间位置,却绘有八个人!

    八个黑衣蒙面人。

    一个人,纵使黑巾蒙面,黑衣蔽体,仍旧俨然其雍容气度,仅止于负手而立便已尽显其堂皇大气,脚下山河动荡,土龙翻卷,山崩地裂;明明威势如斯,眼神却极尽淡漠,岿然不动。第二人侧身站立,一手伸出,面前一片森林树木树干极尽扭曲树根翻卷之能事,如同一群恶魔,突然伸出了双手。

    第三人悄然站立在第一个人左边,脚下白浪浊天,淘然无尽。

    第四个人双手伸出,无数的刀剑在向着他的手中冲来,而他手心部位赫然是一片金属气相,亮光闪闪,动人心魄。

    第五人满身沸腾,身下犹有火龙怒啸,观之不由自主生出炙热之感;第六人被万千雷电萦绕高举的一手,恍如天雷地电之依归,密密麻麻的聚集于此!

    第七人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横空下划,彼端唯见满目鲜红,血踪万里,绵延无际。

    最后的第八人,同样的一身黑衣,整个人飞腾于云雾之中,惟其身前身后,尽显长风万里,风云激荡之相,虽然看不清其面目,但那侧头的一只眼睛,却是亮晶晶的,流露着快意与洒脱。那身形,也尽是说不出的潇洒,道不尽的不可一世。

    似乎正在面对这长天大地,肆意的纵声狂笑。

    八个黑衣人!

    计灵犀满眼尽是震骇的观视着面前画面,感觉自己的灵魂几乎在一瞬间拉扯进入了画像里面!忍不住脱口而出:“九尊?!”

    月如兰的眼睛定定的凝视着最后一尊,那飞腾在云雾之下,做长身飞掠状的潇洒身影,满身尽是肆意张狂,却犹有说不出道不尽的风轻云淡,忍不住眼泪猛然涌了出来,喃喃道:“凌风!”

    那侧头看过来的亮晶晶眼睛,似乎在彼端凝视自己,眼神中尽是蔼然。

    在轻轻地叫道:“兰兰……”

    月如兰鼻子陡然一酸,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勉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然而那一双明眸,却是一眨不眨地透过泪眼看着画像上那双亮晶晶的眼睛。

    整个人一下子崩溃!

    那是……计凌风!

    凌风!

    我找到你了!

    我终于找到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