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坐蜡了!
    此时,与洪斩一起来的一个魁梧汉子满眼尽是恶意地盯着云扬,阴**:“堂主,跟个公子哥废什么话,这小子既然承认了是他杀了我们的人,那么就在这里了断此事,直接干掉不就结了么!”

    这句话普一出来,顿时引动了另外几位血刀堂高手的蠢蠢欲动,一时间杀意暴升。

    唯有那洪斩仍自沉着脸没有开口说话。

    他虽然一上来便是展现出一副气势汹汹的问罪之态,乃至言辞用语也挺难听,强势异常;但骨子里却又没有当真要将云扬杀死在此地的意思。

    以洪斩的行事为人,能动刀又怎会动嘴,直接上来开战多省事。

    没有第一时间动刀的根本原因在于,他心里清楚的知道,云扬这种拥有逍遥王世子壳子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杀的角色。

    只是这一个身份,就已经足够让天下杀手望而却步。以玉唐当前一举挫败四国合围之局,非但亡国灭种危机尽去,眼见便有一统天玄之事,当着动了玉唐帝国逍遥王唯一嫡子的性命,这份血仇绝对无从转圜。

    更别说这位玉唐云公子本身的武力修为也是棘手之极的,虽然,云大公子往昔的纨绔之名流传甚广,然而之前在玉唐与东玄一战之中,单骑冲阵,出入百万大军如入无人之境,斩将夺旗,风头无两的英名,更已是流传天下,而光是凭一己之力,勇挫麻衣派上下多位派中顶尖高手的战绩,便已经足够令人侧目,鼎证其为妥妥的天境强者!

    所以这云扬云大公子,乃是兼容了身负绝世武功,外加逍遥王世子壳子的超级狠角色。

    动刀杀了他?

    无论得手与否,都只会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而已!

    即便自己手下拥有一个当世顶尖的杀手组织也不足为凭!

    而一旦杀死了云扬,随即而来的,便是难以回避的弥天大祸!

    一人之力,一个顶尖江湖组织的势力,终究还是无法与一个强盛帝国抗衡的!

    面对这等超级大麻烦,洪斩虽然自视甚高,但却也不敢在肩负重要的任务的当下,再惹另一重负担到自己身上。

    所以说,对当前状况,洪斩已经有了取舍决定,然而当前问题反而纠结于——洪斩心下虽然决定不对云扬出手,可今天跟着自己来这里的五个属下,却不是那么有远见,能够看清楚情势的货色。

    尤其是身为老大,一定得有老大的派头,气场,威势,所谓的输人不输阵,亦是此理。!

    就算你云扬背景深厚,自身能力亦高,有些话,洪斩还是非说不可的,毕竟对方杀了自己这么多人,难道就连句话也不说了?

    这亦是洪斩一开始就是展现出咄咄逼人的姿态,却耐心很好地听着云扬回应的根本原因。

    更有甚者,洪斩既然知道云扬也不是笨蛋,自然也会联想到,对方会这等天气现身此地,绝不会是出来大春观摩雪景的,而是另有事情。

    即便是因为此点,相信这位云公子也不想跟自己为敌,尤其不会想跟自己拼命。

    所以洪斩笃定云扬会配合自己解释;纵使口气高傲,态度恶劣,但终究还是解释了啊。

    只要解释了,双方就有转圜余地,就有落台阶的份。

    至于云扬态度如何的恶劣,洪斩反而不太在意,自己恶言恶状在先,人家一个世家贵公子,怎么可能就听着受着,反唇相讥不过是意料中事。

    洪斩根本就没有不想追究下去,当真追究下去,可就跟他的初衷相违背了!

    嗯,奸**女,乃是江湖大忌;杀了他们,也是属于无可厚非。——正要说出这句场面话,然后揭过恩怨径自走人的时候,自己的属下却偏偏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说出来了要杀死云扬的话。

    一下子让洪斩即将出口的话一下子憋在了喉咙里,更让原本就不是很和/谐的气氛雪上加霜,不,简直就是要剑拔弩张了!

    说句实在话,现在的洪战心里,满满的都是日了狗啊!

    我知道我的属下不开眼,不懂事,但没想到竟然这么的不开眼,不懂事,居然抢老大的话语权,这他么的什么事啊,我很无奈,很无语啊!

    然而令到洪斩更无奈更无语的状况陆续有来,毕竟猪队友不止这么一个,他一共带来五个手下一道前来呢。

    “大哥!杀了他,为兄弟们报仇!”这是又一个开口了。

    洪斩脸色愈黑,心下愈是哀怨

    “老大,千万莫要让一干兄弟们死不瞑目啊!”又来了一个更狠的猪队友。

    洪斩这会脸是黑的,心却是想哭的。

    我何尝想要让他们死不瞑目?我这不正义正辞严地为他们讨要一个说法呢么?

    你们咋不说他们干出来的那点破事呢?搁你们身上,你们好意思说吗?

    “大哥,兄弟们尸骨未寒啊……”另一人声泪俱下。

    洪斩:……

    云扬何等样人,他自然是很明白洪斩此刻的心思,更加明白其一开始的心思,自然而然的笑看这货现在的坐蜡!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洪斩,并不开口插言,只是那份笑容,却是满满的意味深长,充满了恶意。

    洪斩毕竟是血刀堂总瓢把子,端的拿得起放得下,能人所不能,他狠狠地瞪了那几个属下一眼,沉声道:“咱们血刀堂吃的是江湖饭,舔的是刀头血,有很多事情都可以做,但那些下作事情却是断断不可以碰触的……”

    他接下来本想说:既然他们乃是犯了江湖忌讳,自然罪有应得,那就是他们该当此罪,就算云公子不杀我也是要杀的……

    诸如此类一般的漂亮话,然后再说几句狠话警告挽回面子,便准备离开了。

    若是当真这么一来,非但有了面子,更兼有了里子,就算还是不免有示弱之嫌,却已经无伤大雅,无关自身威严气势。

    偏偏就在这个微妙当口,原本一直地面上爬伏的,浑身污秽不堪的白衣人,居然缓缓的站起身来,一个冷漠的声音说道:“区区血刀堂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也敢在本座面前这般买狂!银刀洪斩,不过是江湖鼠辈吹捧出来的些微名气,也敢肆意张扬,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洪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一下子给打蒙了,原本已经打好了腹稿,即将出口的流利说词,登时又一次噎在了喉咙里,一点都出不来了。

    洪斩半张着嘴,勉力转头看着这个不知道咋回事就突然横空冒出来的老家伙,只感觉天雷阵阵。

    咋回事?

    我这边都要偃旗息鼓了……

    你这么蹦出来算是几个意思啊?

    你都这么说了,你让我怎么下台,你这是红果果的挑事啊,你那头的啊?!

    冰尊者长身而立,却是瞬时间尽洗颓风,眼神如雷似电,注目洪斩,冷冷道:“洪斩!还不快快跪下求饶,当真还要爷爷亲自动手,落得个死无全尸,血刀堂堂口上下尽灭的下场吗?!”

    洪斩的嘴巴都气歪了。

    “你是谁?”洪斩怒气勃发,杀意空前。

    这次可是实打实毫不花假的森然杀意,你以为你是谁啊,竟然如此指名道姓肆无忌惮的诋毁你洪爷爷,就算你是凌霄醉,四季楼楼主年先生……总之你肯定不是他们吧!

    “我是你爷爷!”冰尊者大吼一声,竟自抢先出手,一挥手之间,早有两道冰刃瀑布轰的一下子,以雪山崩塌之势急疾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