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机会来了
    这血字,透露出了很多消息。

    这桩血案,貌似终于漏出了因果痕迹。

    竟是四季楼的高手,与血刀堂发生了冲突,于是……

    这件事情,分明是江湖事,怎么会牵扯到皇子府,甚至酿成如是血案?!

    纵使此际隐现真相,仍旧令到京城上下掀起了轩然大波。

    问题显而易见:四皇子的王府别院,竟然隐藏了这么多的杀手?

    更进一步的联想是,四皇子想要做什么?

    皇帝陛下当场怒火万丈,即时将四皇子唤进皇宫,劈头盖脸大骂一顿,严令禁足,逐出皇宫,禁足王府,三年内不准踏出王府一步。

    四皇子出来的时候,脸色青白,眼神却是极尽阴狠。

    当天,仍在天唐城的血刀堂残余高手似乎是接到了什么号令,悉数退出了天唐城。

    眼见着对方撤退,剑雪霜三人仍是不肯放过,几乎是脚跟脚的尾随在后,追了出去。

    云府等众高手对此状况无动于衷,而天唐城其他对于这些绝世高手却直接是有心无力,无可奈何,只能眼看着他们呼啸来去,干瞪眼没辙。

    “咱们该怎么办?”水无音传讯。

    这事就水无音看来,还真不能就只眼巴巴的看着,这种事情一旦形成惯例,就会让形成一种错觉,绝顶高手可以在玉唐国都天唐城肆意而为,玉唐上下无力制裁之,这种状况绝对不容小觑!

    云扬自然明白个中厉害关系,立即去了地下。

    密室中。

    云扬对着秦广王:“我们的机会来了。”

    秦广王精神一振:“什么机会?”

    “现在情势丕变,四季楼三大尊者与血刀堂对上了……”云扬眼神中精光闪烁:“而三大尊者这一次,可是以四季楼的名义与血刀堂对上的。换言之,血刀堂即将面临覆灭之危,跟你们森罗庭一般。”

    一殿秦广王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

    “不管血刀堂此来的初衷是为了什么,但是……此刻,他们的处境很危险,随时可能变成下一个森罗庭。”云扬沉着说道:“最起码,现在方圆数千里的四季楼高手,还是接受三大尊者调度的……”

    “所以,至少在绝大多数人的认知中,这已经是一个必然的现实!”

    “而这个时候……一个,我认为是有必要存在。”

    云扬一字字的说道。

    “?”

    秦广王更不解了。

    “不错,就是!”云扬重重的点头:“一来,可以为我们提供助力,二来呢,可以为我们提供打入他们内部的机会,而这些资料,是我们现在急需的。”

    一殿秦广王慢慢点头,眼睛越来越亮。

    “其实我更期待将无情楼也一并拉进来,那才是最好的。”云扬咧嘴笑了笑。

    “这个可就有点难度了……”一殿秦广王皱着眉头说道,沉吟片刻却又道:“不过未必不可以试试,等下我去和兄弟们商议一下,看看个中是否有可供运作的空间。”一殿秦广王道。

    “嗯,你们先去试试,实在不行,我这边也有别的办法可以想一想。”云扬露出神秘的笑。

    一殿秦广王翻了个白眼。

    心道,我们都没啥办法,你能有什么好主意。

    “几殿阎君们的伤势如今恢复得怎么样了?”云扬问道。

    “多赖公子灵药相助,大部分人都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我那几个兄弟,已经有七个人回复八九成战力,足可应付绝大多数的战斗。”一殿秦广王叹了口气:“只是我师傅的伤,还是没有什么起色。”

    云扬对此却也只有默然一途,这个还真是当前来说没有任何应对办法的事情。

    人的修为越高,越是不容易受伤,即便受伤也越很容易痊愈;然而越是这样的人,一旦受了大伤,伤及本源,命元,却是愈发的难以痊愈,往往直接就是不治之症。

    而这一点,在空间还没有恢复,与绿绿的联系也没有重新建立的大前提之下,云扬能够给予的帮助已经是极限。

    不过说起伤药,云扬又想起雷动天来。

    忍不住心中叹息。

    多好的人啊。

    要啥给啥,除了有点二逼;利用价值还是相当高的。尤其是他还想要将自己当做鼎炉……那真是……妙不可言啊。

    这么好的人,咋这么长时间就没有音讯了呢?

    云扬叹息不已。对于那位一去不回的雷公子很是怀念。

    “说起来云公子的玄异功法当真了得,竟然可以稍缓家师状况,更可以将当前状态维持下去,不使之进一步恶化,便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一殿秦广王想起师父的伤,兀自有些庆幸的道:“只有人还在,便有了机会,且看日后会否另有机缘,又或者是搜罗一些珍惜的天材地宝,可以尝试奏效了。”

    “现在能够确定没有性命之危,已经是大大出乎我们的预期了。”

    一殿秦广王走了,满脸尽是欢欣,显然这段时间以来,森罗庭状况堪虞,几乎时刻朝不保夕,怎能不忧心满满,而此际乍然得知,令到他们出现如此状况的对头四季楼出现巨大变故,更树立下了血刀堂这样的强仇,实在是天大的好消息。

    更有甚者,若是后续应对顺利,未必不能促成当世三大杀手组织联手对抗四季楼之格局,自然欢欣鼓舞。

    目送秦广王离开的云扬随即便陷入思量斟酌的状态之中,然而他的情绪却与秦广王的欢欣有异,眉头紧皱,并不见几分舒缓。

    云扬仔细盘算敌我双方战力高下,发现现在自己这边高端战力为数着实不少;如森罗十王等人,个中修为最高的已经臻至道境三重;最低的也有天境九重天水准,实打实的超强战力。

    云府这边,白衣雪现如今亦已臻至天境八重,方墨非天境六重;老梅天境五重天,还有云侯,这段时间里以来突飞猛进,虽然比之白衣雪略有不及,却也有天境七重天的水准。

    反倒是云扬自己的天境四重天,乃为众人最末。

    说云扬最末貌似不太对,毕竟还有计灵犀这个刚刚晋升至天境层次的一重天小高手。

    集结以上战力,再加上由水无音构建起来的情报组织;综合实力已经可以说足够平推这天下间绝大多数的势力了。

    然而这股力量,当真正面对决四季楼,却仍旧是没有半点的胜算!

    哪怕是现如今四季楼三尊者已经半背叛;不会再与己方为敌,甚至可能为己所用,反噬四季楼,对方的真实实力,仍旧是强大到令人绝望,难以抗衡。

    毕竟四季楼中的那些个隐藏高手,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他们的战力究竟高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了解,这,才是最可怕的!

    未知,从来都是一个难以评估深浅的形容词,一个不慎,也许就是一朝覆灭,再也无存!

    …………

    <今天是兮兮的生日,让我们祝福兮亦然大美女,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