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盖世奇葩!
    云扬狼狈地站起来:“啊……没有了……啊……你说这个……想干啥?”

    计灵犀冷冰冰的,强力压制心中的怒气,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没有了就请赶快回去休息吧,现在天色都已经这么晚了,你在我房间里,孤男寡女,有所不便!”

    云扬不合时宜的哈哈一笑:“我和自己妹妹在房间里还能有什么不……”

    计灵犀崩溃了:“我是说我想休息,你到底出不出去!?”

    她咬着牙,脸色铁青,眼中如遇喷火一般。

    云扬一下子愣住了,仔细地回忆自己进房以来所有说辞,越来越是感觉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我没得罪她啊……我说的话,也没有特别得罪人的啊……我都是顺着她说的啊……

    这,这是咋回事呢?

    咋就突然变了脸色?你想休息你好好说就是了,至于发这么大的火么?

    云扬一脸的懵逼,两眼满满的迷惘,直到出门一刻,兀自努力回头道:“那灵犀好好休息啊,有什么事一定要记得跟…哥…那个……跟云扬我说……”

    某人显然不知道该用什么称谓措词,直接用上“云扬我”了!

    这情商,真正是太那啥了!

    砰!

    轰然一声之余,房门随着暴力在云扬面前关闭,险些将某人的鼻子挤在了门缝里。

    计灵犀倚在房门之后,娇躯缓缓的滑倒,坐在地上,两手捂住脸,低低的叹气。

    一手捶在地板上,喃喃的叹息。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男人……真真是……”

    “不是都说男人都是色中饿鬼么……怎么还有这等货色……这也太奇葩了……”

    “说他是木头,那都是侮辱了木头……”

    想起云扬让自己想个称呼,哥哥,弟弟,最后居然连木头傻子呆子也都行了,却又忍不住噗嗤一笑,喃喃恨恨道:“真是木头!傻子!呆子!哎……”

    随即又想起自己当前的处境,却又不禁黯然神伤,自怜自哀。

    有兰姐在的时候,听到兰姐跟云扬一点点的挑开自己的心事,计灵犀还觉得难为情,还经常阻止。

    但现在才知道……面对这样的呆子,身边没有那么个媒人,当真是不行的!

    叫你啥?你说叫你啥?

    我刚才都说得那么明白了,我不想叫你哥哥,不想叫你弟弟,只要是个男人,怎么也该明白了吧?

    难道还能让我一个大姑娘家直接跟你对面说出来:“我想做你老婆!叫你……那啥!”那样子吗?

    但是这边就是榆木疙瘩不开窍,你说你能如之奈何?

    如果计灵犀不是完全看得出来,云扬绝非故意做作,张冠李戴,而是真正的不开窍,只怕要以为云扬对自己全然无意,否则何至如此!

    可就是这样才糟糕,这样的人要如何深层次沟通?!

    “奇葩!”

    计灵犀捂住脸,满心无语,徒叹奈何。

    ……

    “奇葩啊!”

    云扬刚转过身,就看到自己的便宜爹爹,云侯,哦不,现在已经逍遥王王爷了!

    云逍遥背负双手,用一种满满奇异的眼神盯着看着自己,上下打量,宛如观视什么绝无仅有的稀罕存在。

    云扬低头看看自己,貌似衣服没有破,诧异问道:“怎么了?你这是什么眼神!”

    云逍遥摇摇头,一脸叹息,道:“什么眼神,看绝世奇葩的眼神哪!我是特意前来看看,这人世间,自从开天辟地以来,绝无仅有的一朵奇葩,到底长得如何的骨骼清奇,天赋异禀!”

    云扬嘿嘿一笑,摸摸自己的脸,很有几分沾沾自喜的道:“自己人知道就行了,您这么红口白牙的宣之于口,虽然是事实,听来很爽,但终究是还是有吹捧的嫌疑,您不是有事要拜托我吧?!”

    云逍遥喉中古怪的响了一声,险些喷了出来,勉力忍住笑,猛点头道:“确实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你真是奇葩一枚,亘古罕见罕闻罕有!”

    云扬呵呵的笑了笑,道:“您这么说就有点过了,虽然我从来不妄自菲薄,修为进度亦是不慢,但要是说亘古罕见罕闻罕有……却还是言过其实了一点?古往今来那么多高手,那么多的传奇传说神话……”

    话没说完,云逍遥那边已经没了影子,竟是直接走了。

    远方花园中,传来云逍遥控制不住的压抑笑声,仿佛在那边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云扬摇摇头:“这什么人啊,说话不清不楚,前言不搭后语,有头没尾,夸个人也不说把话说全乎了……”

    一边嘀咕一边向着自己房中走去,一边走,心中又自考虑起来:“四季楼那边若是当真出手,展现出来的实力会到什么地步?会让现阶段的状况产生出什么变化?还有,四季楼那边有没有不出手的可能呢?这一点,也不是那么绝对啊。”

    “还有就是……若是那欧阳萧瑟不来,自己这边该如何进行?自己准备已久的那个计划……究竟什么时候可以予以实行?虽然在这个时候放出去……会让这潭水变得更加浑浊,但对自己这一边来说,是否一定有利呢!?”

    “还是暂且观望一下后续,看事态如何发展,若是双方冲突持续升级,难以浑水摸鱼,或者可以将主力放在还些背叛了祖宗誓言,参与两国争霸的门派身上……将之想办法收拾掉了亦属当前必要……总不能放出狠话,就再没声息了。”

    “这么想来,当前需要处理的事情还真不少,桩桩件件千头万绪啊!”

    云扬仰天长叹,只感觉自己纵使是长了三头六臂,那未必能够忙得过来啊!

    “水无音那边还要持续抓紧进度……对了,春夏秋冬那四个家伙这段时间都在忙什么?我怎么这么长时间没听到他们的动静了?”

    “这四个家伙可都是惹祸的妖精,可别惹出来什么麻烦才好。”

    云扬一念及此,径自转过身向着东跨院而去。

    云扬这边才走,暗处人影一闪,白衣雪和方墨非两个人捂着嘴显出身影。

    一个个笑得浑身痉挛,几乎抽筋一般。

    “云王说得没错,咱们公子真是开天辟地以来仅有的一朵奇葩,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傲视古今,人间独秀!!我白某人一辈子没有服过什么人,但对于咱家公子,当真是服了的!”白衣雪一脸唏嘘,一个劲的揉肚子。

    没办法,刚才捂着嘴不敢笑出声,已经将自己憋得肚子疼,再不处理,没准就要憋出内伤了。

    方墨非也捂着肚子:“不服不行!绝对是亘古第一,独步此世!”

    白衣雪叹了一口气,喃喃道:“若是有姑娘这么对我…恐怕这会儿我儿子都得抱出来了吧……咱家公子居然哥哥弟弟的没完没了,居然傻子呆子也行,这,这特么的不服我都对不住我的良心,问心有愧啊!”

    “噗!”

    方墨非仰天喷了一口,又再度哈哈大笑,持续良久而不绝。

    …………

    貌似很多人不相信我的纯洁……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