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找到你了!
    触目所及,唯见九尊府上空浓雾翻滚,纵使以黑衣人的惊世修为,仍是完全看不透内中玄虚,黑衣人不禁一阵惊讶。

    这是一个什么所在?之前虽然也有听闻关于此府的种种传说,却总以为是口口相传,夸大其词,尤其此前来犯此府者,修为最高者也还没有臻至天境,以我之高深修为,又岂可同日而语,即便不是洞察无遗漏,也当垂手可破。

    可这会当真见到,却只觉捉摸不透?这其中不会有什么诡谲凶险的念头再度占了上风!

    出于谨慎的考量,那黑衣人顿住黑云走势,驻留在九尊府上空,只是驱动了几团黑云,将之送入九尊府那边。

    那几朵黑云,裹挟着狂猛力量,强势冲进了九尊府浓雾之中,恍如全无阻滞。

    但也就只是全无阻滞,随着浓雾一阵震荡,黑云进去是进去,然后就再无下文,一如泥牛入海,全然没有掀起半点波澜。

    甚至,浓雾之气相仿佛还更加的浓厚了几分。

    “怪哉!”

    黑衣人皱起了眉头,对于当前状况茫然不解,

    那惊天动地的力量,居然连九尊府的浓雾,也没有破开。

    但事到临头,必须要有所行动,总不能再无动作,否则岂非功亏一篑。

    却见其鼓足了玄气修为,注力于乾坤气运旗之内,正行御使,却意外发现那乾坤气运旗所指示的方向,赫然又有一片黑云延伸出去。

    “难道这九尊府还不是最终目的地?”黑衣人见状不禁又愣了一下。

    “又找错了方向?!”

    黑衣人几乎有些崩溃。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往常记载中,乾坤气运旗有数使用的几次,都是直指源头。甚至,在一个人还没有发迹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找到日后会成为天下之主的这个人!

    但这一次,却接二连三的出现误判!

    这简直亘古以来第一次!

    再说了,以黑衣人的秘法感觉来看,这边九尊府的气运明明就已经很足够了,单论气数的话,甚至已经比成就天下霸主之气运还要浓厚许多倍,更是浓厚到了连气运旗都吸不动这其中一丝气运的地步,这简直是令人骇然。

    要知道,就算是东玄大元等国家的气运,只要催动乾坤气运旗,便可瞬间吸收大半出来!

    乾坤气运旗吸不动气运的情况,这还是开天辟地第一次发生!

    不过,已经具备了如此强大气运的九尊府,居然依然不是终点!

    这就更加的奇怪了!

    但以当前状况之判断,气运旗目标指向,赫然一处比这边气运更加浑厚的所在?

    难道说……

    这一次的指向之地才是真正的正主所在位置?

    不过,能够比气运已经强到盖古凌今的九尊府更加强大的气运,却又是什么人?

    “一国之主,也就是玉唐皇宫那般的气运,甚至还要稍弱;天下霸主,也比不上九尊府的气运;或者说……将整个天玄大陆统一一百次,都未必能有九尊府那样的气运的,但这九尊府的气运,居然还不如那边的目标强大!”

    黑衣人眼睛瞪得圆圆的,忍不住爆出粗口:“特么的,难道那边是天庭之主不成!”

    但随即么一想,这黑衣人不禁精神焕发更甚,九尊府的气运无法掠夺,那是因为这乃是天成的一座建筑。

    但,那人气运虽然比九尊府更强,却始终是一个人。只要这个人死了,他所有气运,就会全部归入乾坤气运旗!

    那样,对自己,对门派的裨益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他对眼前这九尊府顾忌颇多,既然根本目标不在此地,也就无谓冒险,白耽误功夫了。

    虽然连番虚耗之下,身心皆疲,但那黑衣人却勉力打起了精神,以我现在还剩下超过八成的功力修为,对上这人世间的任何一人也都足堪一战了,既然目标已定,还是坚持毕功于一役,以免夜长梦多,再生枝节变故!

    就算你气运再强大,但,肉身力量怎么可能比得上我!

    “还有……气运旗这一次的指向目标,极可能是直指真人,而此人十有八九就是那所谓的九尊之中唯一幸存的那一尊了。也就是说……什么云尊?!”

    黑衣人喃喃怪笑一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毫不费功夫!云尊云翳,因云盛名,合该因云而殇!”

    黑云再度动作,向着乾坤气运旗所指向延伸的方向绵延而去。

    ……

    现在,整个天唐城范围内,全都已经被这乍来黑云之沛然气势所震慑!

    不管是无情楼,血刀堂,四季楼,还是森罗廷,都是噤若寒蝉,不敢有丝毫动作。

    远方山头,两条人影隐藏在山巅云雾之中,远远遥看着这边被黑云笼罩的天唐城。

    “看来……是天道社稷门再现尘寰了。”

    其中一人淡淡的笑着:“这便是他们用以寻找真龙天子的惯用伎俩,只是太久太久不曾出现,若是详细分辨,实在不足为道。”

    另一人口气中有嘲讽之色:“哪里还需要认真分析,明眼人谁看不出来个中玄虚,不外就是以邪道之旗,造妖魔声势,隐真实目的;及至确定了此世气运归属,再以世外高人,陆地神仙之姿态出现,忽悠世人,左右君主,稍加点拨,成就大业……倒是好手段,世事芸芸众生最是吃他这一套!”

    先前那人淡淡的笑着,道:“却不知这等手段,比之我们四季楼如何?”

    另一人嗤之以鼻:“如何比较,彼此层次根本就不在同一位面,与之相提并论我都觉汗颜!他们的这番做作,说到底追求的不过就是一个地位崇高,气运延续,香火传承,使得本身气数万年不败而已;但也就仅此而已。”

    “反观吾辈,我们追求的乃是自身成就,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共日月一息!个中差距根本不可以道里记数!”这人睥睨不屑的道:“甚至我都怀疑,那天道社稷门究竟有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真正的神灵存在!”

    先前那人摇头失笑:“他们若是知道,就不会这么造势了,他们的做法,本质就是将自己定位在左右人间尘世气数运转的存在,何异于人间神灵,陆地飞仙!”

    “说的也是。”

    后面那人道:“但没准错有错着,他们那气运探测,却是很大机会帮我们找到云尊的确切下落。”

    先前那人摇摇头,道:“你的想法太过乐观了,那乾坤气运旗乃是大凶之物,动用之际除了消耗运使者本身之气数运道功力修为,连在运势过程中沿途所经遇之人事物,也要为其掠夺运道;就以此际黑云弥天的威势程度,纵使我们身处在那黑云之下,也要被其吸取一部分自身气运,实在是恶毒霸道。”

    “本来气运之说,最是虚无缥缈,对于常人,即便是被吸走了些许气运,却也无妨;可是如我们这般一心追求大道之人,若是没有相当之气运镇压自身,彼时仙门开启之日;也许就只因为缺了一点点气运,而造成终生遗憾。”

    “这本来就是我们从来不会真正的踏足尘寰,招惹因果的根本原因所在,任何时候都不可忘记,更不可忽视。”

    “但是我们前者针对九尊的行动,岂不早已经招惹了人间是非,甚至是莫大因果。”另一人有些疑惑。

    “所以我们才不能再被吸取气运啊!”先前那人淡淡道:“这一点,等你再进半步,真正的切身体会,自然会全然的明了。只是这半步,若是迈不过去,也是就是终生再无寸进了。”

    后来那人皱起眉头,若有所思。道:“我何尝不知道道理如此,但我的脾气就是这样,平时还好,一旦事态脱出掌握,想不急都不行,在这一块,却是没有办法的。”

    先前那人淡淡的笑道:“事在人为,你这一点毛病,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一试。”

    “什么办法?你赶紧说,别卖关子!”另一人急切问道。

    先前那人呵呵呵一笑:“等过了这件事情之后,你去找一个没什么鱼的湖,用常人的手段连续钓个几年鱼。当你可以做到连续坐在那里半个月,一条鱼也没有钓到,练一次咬钩都没有,而你却依然怡然自得,不焦不躁,心境平和,一动不动等候的时候……”

    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么你的脾气便是大有改观,至少也是改掉三分了。”

    另一人脸色苦了下来:“这……这能行吗?我说老年,你可不能坑我啊。”

    先前那人微笑:“关于此点,我可以立下天道誓言,不过数年时光印证,何妨一试?数年时间,对于你我,也就是一次打坐而已!”

    另一人放了心,道:“多谢指点,等我完了这边的事,就去试试。”

    “好。”

    “对了,关于当前种种变故,你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么?”另一人道:“剑雪霜三人未免太莽撞了些。”

    先前那人貌似便是四季楼年先生,闻言淡淡道:“莽撞确实是莽撞,不过三尊这段时间以来诸事不顺,刀冰两尊者更是先后陨落,他们心境失衡,也无可厚非,人之常情罢了,他们的层次……终究不能跟吾辈相提并论啊。其实当前变故虽然有些异样,但说到底仍是无伤大雅,未脱掌控。若是能够借此机会,将那绝杀令的因果气运顺道收一收,进而压入神骨之中的话,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么算下来,他们的莽撞,其实是在帮咱们成事,更有甚者,也让这个天下知道,四季楼不可以招惹,妄动四季楼之高层,便是取死有道,绝无侥幸!”

    “这话说的也是。”另一人皱着眉:“那你感觉,剑雪霜背叛的可能性,有几成?”

    那位年先生嘴角露出冷笑,慢慢的吐出两个字:“……十……成!”

    “十成?我还以为你判断那三人并未有悖行之心呢,但若是有如此判定,那么此事之后,这三人就不能留了,索性刀冰先后陨落,让他们兄弟一道携手九泉好了!”

    “倒也不必急于一时。我料这三个人决意背叛四季楼,那他们一定会把事情做尽……只要仍旧让他们留在天唐城。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会和云尊接上头,云尊才是四季楼最大的隐患忌惮所在,他们怎么会不联系呢!”

    “而我们,就顺势等着那云尊露面便好。”年先生云淡风轻的微笑:“这么好的机会,若是错过了岂非可惜?”

    “你说得倒轻巧,该当如何确定是云尊真实身份?一击不中,便是打草惊蛇……”

    “你忘记了么?”年先生奇怪的看着这个人:“那九尊的化形之力……”

    “对对对!”这人恍然大悟。

    “这天道社稷门的事情……我们到底参与不参与呢?”另一人问道。

    这一次,年先生沉默了许久,半晌才道:“只要不影响我们最终计划,暂时置之不理。”

    “若是影响到了呢?”

    “那就让天道社稷门从此断绝在天玄大陆吧,万年传承是辉煌,却未尝不是沉重负累,助其解脱负累,也可算是一宗功德,是不是这么说的。”

    年先生微微一笑,清癯的脸上,充满了洒脱意味。

    一阵风来,一片云雾飘过来,瞬时遮住了两个人的身形,及至云雾飘过,两人的身形已然随着飘过之云雾消失不见了。

    ……

    云扬站在自家院子之中,眼看着黑云飘来飘去,脸色越来越见沉重,静肃异常。

    计灵犀始终侯在他的身边,看着他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也跟着揪起心来。

    “去皇宫了……”

    云扬喃喃自语。

    “去了九尊府……”

    云扬脸色变了。

    “竟然又改变方向了,这回是……”云扬忽而脸色大变,因为一种末日将临的微妙感觉,刹那间充斥心中,手脚亦随之变得冰凉。

    他瞬时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团黑云,竟是来找自己的!

    绝对是!

    虽然并不知道这团黑云的底细,有是如何确定方位,但根据眼前种种所得出的结论判断……对方绝对就是来找自己的没有错!更有甚者,这一次自己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了!

    必须要正面应对!

    对方都能从东玄一路找到这里来,自己怎么躲?如何逃?

    一念及此,云扬感到自己的一颗心砰砰乱跳;仿佛随时都可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然而他的脸上却仍是镇定自若,稳如大山。

    “灵犀。那天际黑云可真是有点怪异啊!”云扬口气轻松:“你以前,可曾见过这等奇异现象么,或者有听说过类似的传闻吗?”

    计灵犀茫然摇摇头,道:“未曾见过,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

    云扬呵呵一笑,道:“巧了,我也是如此,没听过更加没见过。”

    说话间,那团黑云再度开始移动,且移动速度极快。

    云扬斜眼看去,确认那云雾尖端来向,正是自己所在的方向。

    “灵犀,说起来咱们也认识这么久了。”云扬柔声道:“却还没有真正在一起吃过饭;你看这样如何?”

    计灵犀转头看着云扬,道:“什么?”

    “记得你之前说过,你对于烹饪之术还是挺精通的。”云扬笑道:“不如你去炒上七八个小菜,就咱俩,小酌一番如何?”

    “啊?”

    计灵犀震惊地抬头看着云扬的脸,今天是怎么了。这个木头咋就突然开窍了一般?居然要邀我单独小酌一番?

    不过疑惑归疑惑,面对这从天而降的天大诱惑,计灵犀的心底陡然升起了雀跃也似的甜意,低头嗯了一声,看着自己脚尖,悄声问道:“你想要吃什么?”

    云扬眼睛看着计灵犀,眼神仍自和煦,然而一副心神早已被那越来越近的黑云尽数吸引过去,微笑催促道:“随便随便,你做什么,我就喜欢吃什么。”

    计灵犀脸上一热,心道,这家伙当真是开窍了,居然这么的会说话了呢,这幸福也来得太突然,太猛烈了呢!

    “快去吧。”云扬温暖道:“今天正是良辰吉日,咱们也算是花前月下,哈哈……风景还是挺好滴。”

    计灵犀嗯了一声,越发觉得浑身燥热,脸上都如同要着火了。

    心道你要是早这么会说话,这么懂事……我哪里还用得着难受这么长时间呢?

    “对了,你要是会做的话,最好能炖上个风鸡汤,注意火候。这种汤在现在这个天气喝,味道最佳,堪称绝配。”云扬很有些馋涎欲滴一般的道。

    “好!”

    计灵犀道:“那我这就去做。”

    小妮子这会的心田中满满的全是欢喜,全是甜蜜。对即将来临的这一顿饭,早已是充满了向往。

    自己亲手做菜制羹烹煮美味佳肴,就只两个人,他和自己。

    这……这是一种什么样感觉?

    那就好像是……一对小夫妻过日子,妻子做了饭,丈夫等着吃……嗯……那种温馨甜蜜,简直是……

    越想越是害羞,越想越是甜蜜,越想越是盼着恍如梦幻一般的饭食早点到来,有些按捺不住的道:“那我马上去做,现在就去做,你等我。”

    云扬点头,道:“好好,记得小心些,可别烫着自己。”

    “你才这么笨呢。”计灵犀现在心下满满尽是雀跃的,对某人突然开窍全无质疑,只以为是精诚所至,木头终开,险些就要一边蹦跳着一边离开了。

    这一瞬间,这段时间以来所累积的负面情绪,不,应该是这人世间所有的烦恼,都已经离自己远去。

    整个人轻飘飘的,差一点就要飞起来了。

    云扬看着计灵犀进入了房间,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这个死心眼的丫头终于离开了自己身边。

    不用陪着自己面对这莫大风险!

    去做菜,尤其是炖汤……光是那道风鸡汤,没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火候,是万万不可能完成的;而那黑云这会已经即将到了头顶……

    云扬嘴角露出来一个淡淡的笑容,喃喃道:“我云扬自从天玄崖回来,也做了不少事;不过……想不到,最终,还是难逃死劫!”

    “来吧。”

    “这个人世间,我也已经呆得够了。”

    “只可惜,大仇还没有报尽!尚有些遗憾未了。但面对这种情况,就算是九泉之下再见,哥哥们也该当不会怪我的!”

    云扬满脸尽是淡然微笑,抬头,看着那尖端已经到达了自己头顶的黑云,越来越浓郁越来越密集,向着自己所在位置笼罩过来。

    漫天的黑云之中,隐隐有一条人影闪现,那充满了残酷意味的双眼,早已经瞄上了自己。

    那面容,那嘴角,亦有一丝残忍的笑容绽现。

    云扬淡淡的一笑,锵的一声,却是引刀在手,纵然必死,也要拔刀一决!

    风声呼呼,云扬紫衣纷飞。

    黑云悍然压来,天地间一片昏暗,周遭方圆数千丈地域,压制得所有人几乎无法喘息!

    半空中一声狂笑:“找到你了!”

    ………………

    <本章接近六千啦,超级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