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匪夷所思!
    这声音不知道从何处传来。

    似乎是从天上,似乎是从地下,似乎是从心里,有似乎是在意识之中,或者是在灵魂深处……

    但,却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

    而且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这声音里面,充满了愤怒,憋屈,无奈,还有一种歇斯底里的不情愿味道!

    明明是这么多的复杂情绪,偏偏云扬等三人就这短短一瞬的时间里,全都是感觉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感同身受,一应了然!

    然后才是——

    砰!!

    黑衣人的掌力狠狠地击在了计灵犀身上。

    计灵犀即时一声闷哼,云扬也同步感觉一股强大无伦的冲击力骤然袭来!

    两人同时闭上了眼睛。

    都知道,必死无疑!绝无侥幸!

    但云扬刚闭上眼睛,却似乎在自己闭上眼睛之前,看到了什么,急忙又是狠狠的张开了眼睛。

    之所以要用狠狠的三个字,乃是因为……云扬现在睁眼的速度、仓促……都已经到了极点,更多的,却是惊讶!

    下一刻!

    轰……

    一声巨大到了极点的碰撞声,轰然响起!

    这个时候的云扬目瞪口呆,恍如傻子一般,却就是没有悲恸。

    因为他在月灵犀承受对方绝杀攻击前的那一瞬……清晰地看到计灵犀身上全无征兆地涌现出来一道红光!

    正是……那天将自己一下子打飞的那道红光!

    这股红光其实只得一闪而逝,然而那黑衣人的掌力,却正是结结实实的攻击到了那红光上,然后才发出了那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巨大声响!

    所以说……计灵犀其实是没事的?至少,貌似,也许,或者,大概没有陨落在刚才那一击之下?!

    云扬虽然是亲眼目的,虽然也希望此念成真,虽然现实已经凝然眼前,但他仍旧不敢置信,不能置信,难以置信啊!

    这是怎么个情况呢?

    噗!

    黑衣人突然毫无征兆的一颤,吐出一口血,发出一声惊叫:“你你你……”

    然后,那看起来无敌当世,睥睨天下,从天而降的黑衣人影,突兀异常的反弹而起,背脊向后,两手两脚耷拉在身前,就以这个姿势,炮弹一般笔直射向了高空!

    云扬仍旧是清晰地看着,看到那黑衣人的脸上,充满了无尽震骇之色!

    那是一种……对于未知事物无法理解的极致恐惧!

    那震骇的脸色越来越远,不过弹指一瞬,便已经成为了高空之上的一点黑点。

    小黑点所过之处,更在空中刷刷的闪出来一溜蓝色的火焰,显然是小黑点移动速度太快,摩擦得太厉害,以致于令到空气直接点燃了。

    真快啊!

    云扬这会也震骇了,而且还是不解加震骇!

    这是咋回事呢?

    你不是要来杀我么?刚才那杀意凛然当然看不到吗?

    但这会怎么却又在表现出了这等惊人的速度,急疾离去,你这……到底是要弄哪样?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云扬思量之瞬,天空中小黑点移动速度不减反而再增,直接消失了,全然的不见踪迹了。

    云扬怀中搂着计灵犀,只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无数个大写的问号层层来袭,他纵然再如何的智慧如海,但面对眼前诡异异常的现象,却仍是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无法理解了!

    “这黑衣人气势惊天,修为高强更是我难以匹敌的,兼之那从天而降的恶意满满,早已彰显其来意不善,相信纵然集合了整个天唐城内的所有高手,也难以抗衡他刚才的灭绝一击!”

    “不说逼得,光是他最后那一手如同反弹一般的直升高空,以那种艰难别扭的姿势,居然还能发挥出那般惊人速度,这修为便已经是可惊可怖。只是凭这份背着脊梁倒射入高空而且生生离开视线范围消失不见的速度,只怕就已经要凌驾于凌霄醉之上!”

    “难道说,此人才是天下第一高手!?”

    云扬默默思忖。

    “那他为何要走呢?刚才的那杀意可是丝毫不存花假的,绝对不是玩笑戏弄,这一出到底是要干啥?真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满满的匪夷所思!”

    “不过最值得庆幸的还是灵犀没怎么受伤……嗯?会不会是因为那道乍现红光呢?我那时候可完全没感觉他有收回力量,只不过也没有感觉真正有伤害性的力量攻击过来……难道是临时收回了?”

    云扬修为日渐精深,刚才更与那黑衣人气机相连,自然可以感觉到个中玄虚,然而在云扬怀中的计灵犀虽然并没有受什么伤,却自浑身僵硬,

    毕竟刚才那一瞬变生肘腋,一切的一切都全然不如心中所想,更兼紧张担心,纵使没有真正受伤,仍旧是迷糊万分,一时间难以确定当前状况如何。

    云扬这会唯一感觉就是,今天自己遇到的事情,简直是打出娘胎以来的第一奇葩日!

    就在云扬脑袋里仍旧是一片浆糊,看着天空皱眉的时候,却讶然看到,天空中那个小黑点,赫然又再次出现了。

    只是这一次的移动速度慢了许多,比之刚才直有天地之别。

    但无论如何,仍旧是那黑衣人再次从天而降了!

    这是……噩梦再临?

    随着对方身形越来越逼近,已能看到对方的黑衣飘飘,头发飞舞,尤其是那双眼睛,仍旧充满了震惊,同时却还带着那说不出的残酷血腥。

    竟然还没有放弃?

    云扬心中一凛。

    眼见这黑衣人越来越逼近,再有二十多丈,就要再度对上。

    云扬本能的提运起了全身修为,就算是明知不敌,也要拼死一搏!

    刚才是全身气机被对方封锁,动弹不得,现在行动力尽复,无论如何,也要尽力一拼,宁可被打死,也不能被吓死不是,束手待毙可是云扬的风格!

    然而,就在他手摸上刀柄的那一刻,再现惊人转变——

    轰!

    但见黑衣人的身子突然间就在半空中毫无征兆的解体了!

    这解体可是非常极端的解体,全身上下的血肉好似烟花一般爆裂而开,随即爆开的血肉再次在空中如同雪花一般一点点的爆碎;然后再次爆碎……

    云扬揉了揉自己眼睛。

    我一定是看错了。

    但揉完眼睛再看的时候,却发现……

    咦?!

    天空中尽是一片湛蓝,风轻云淡万里无云晴天白日,真是明媚之极。

    然后……就啥也没有了!

    “这……”云扬惊讶的张大了嘴。

    消失了?没有了?!

    是不是我看错了?那人刚才就已经走了,再回来云云只是我的臆想?!

    还是……

    随着呼的一声轻响,停留在天空中的那面黑色旗子似乎是失去了某种支撑,歪歪扭扭的落了下来,随着落下来,越来越小,居然变作了一面只得巴掌大小的黑色小旗,噗地一声,插在了云扬面前地上。

    旗面整个耷拉着,再无之前的邪煌无限。

    云扬楞楞的低下头,呆呆地看着这面小旗,刹那仅有一种感觉:就像是……是打了败仗的鸡……夹着尾巴的狗……雪地里冻僵的鹌鹑……

    大抵就是那种感觉,总之是毫无生气。

    这一时间,云扬的脑海中再度陷入空白状态。

    这……这简直是比匪夷所思还要更加的匪夷所思!

    这算匪夷所思加强版吗?!

    拜托,谁能告诉告诉我,这究竟是发生了神马事!

    就在云扬万思不得其解的当口,脑海中恍恍然间想起了刚才那一声莫名其妙之极的怒骂:“草!狗大姨!”

    云扬忍不住喃喃道:“这是啥意思?”

    听上去,似乎是骂人,但……自己博览群书,强记古今,却是着实没有听过如此清新脱俗的骂人的话啊……

    …………

    <咳,当年曾经说过;某人打赌,将女儿输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