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独孤愁来了……
    计灵犀的失落情绪整整持续了一天,便即慢慢地自我调节了过来。

    之所以维持时间这么多,源头还是因为云扬说的一句话:有没有父母,其实,有什么不同么?

    那夜云扬将话说破,计灵犀心下悲怆失落满盈,一时间任何劝慰的话语也是声不入耳,更兼时值深夜,云扬实在不方便再留,径自告别离开,内里却也不乏让小姑娘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的念头的。

    可是及至次日,整整一个白天下来,计灵犀茶饭不思,满脸憔悴,看着那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只怕昨天晚上也是一整夜没睡觉,到了掌灯时分,云扬亲自送来晚餐,可是计灵犀满嘴尽是不饿,不想吃……

    云扬忍无可忍,径自开口,道出以上言语。

    骤闻此言,计灵犀一下子愣住了,却好似被直击心灵,将满怀心事尽都摊到了桌面上。

    云扬一贯淡然的面容上首度显出几许忧容,慢慢的说道:“灵犀,你知道吗?我也是一个孤儿;云逍遥王爷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亦如你跟八哥一般,并都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

    “这本是我此生此世最大的遗憾所在,但人生在世,活在当下,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若是他们还活着,他们认我,我自然会好好的孝顺他们。但如果他们已然不在了,我还是要好好活下去的。”

    “其实有些事若是想开了,看透了,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身为孤儿乃是事实,何谓怨天尤人,反正自幼就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还不是一样活到今时今日吗?!”

    “严格说起来,你的情况岂不比我更强百倍;经过昨日之事,已可确定你父母尚在,且是绝颠大能,最重要的还在于,他们是异乎寻常的在乎你;在你身上布下了神异禁制,一旦你有危险,就会启动防护。这份心意,你难道都看不到吗?只是一味的抱怨,真的好吗?!”

    云扬回复素日笑脸,满眼尽是蔼然地望着计灵犀,又自轻声道:“灵犀,你知道么,我在确定了你身上存在有那种种护体红光之后,你可知道我对你是多么的羡慕!”

    “甚至是嫉妒!是怨恨!”

    云扬轻轻吸了一口气,微笑道:“我的父母……可是什么都没有给我留下!”

    云扬说完这句话,径自走了出去,再无多说一句。

    计灵犀却是一下子愣住了。

    若是这么说,这么对比的话,那么自己还真的要比云扬幸福得太多太多。

    自己最少还有哥哥,还有护体红光……

    而他,是真的什么都没有!

    云扬走出去的背影明明仍旧挺拔如故,然而计灵犀却分明的感觉到,那挺拔如松的背影,背负了太多太多的萧瑟,竟自忍不住心中一痛,一个冲动之下,张口叫道:“云扬。”

    云扬回身,沉静的一笑,道:“恩?”

    计灵犀倚着门框,鼓足了勇气,道:“你不孤独,你还有我啊!”

    云扬点点头,露出一个明亮的微笑,却还微微有些无奈自嘲意味,径自转身而去。

    这会的计灵犀心思最是敏感,即时感觉到云扬的那个笑容很有几分怪怪的意思,不由一愣,想了半天才明白,不由啐了一口,满脸通红:“这混蛋!”

    云扬分明是在说:有你又有何用?碰也碰不得,摸也摸不得……

    只能相敬如宾。

    ……

    又是三四天时间过去,天气已经开始微微转暖了,然而天唐城中的各方势力却都没有太大的动静。

    只是所谓没啥太大的动静不过相对,纵然是看着似乎没啥事情的样子,实则一个个的都开始试探着动作了起来。

    凑巧就在这个时候,一则流言全无征兆悄然兴起,迅速遍传整个天唐城。

    “哎,你知道么?那天的那片黑云,真真是吓死人……那是一个妖魔,前来咱们天唐城作乱,却意外遭遇了云公子,被云公子一拳打爆!”

    “云公子?那个云公子?”

    “就是云扬云公子啊,咱们玉唐第一高手!”

    “屁吧!你懂个毛线,你知道个鸡子!不要乱说话,那云扬就是个纨绔子弟,他的那些个名声功劳,全都不是好来的,你都忘了他往昔的纨绔之名了,天唐城纨绔之首,就那货色,能是打爆妖魔的强者?!”

    “听你夸夸其谈,难道你知道个中始末?”

    “我当然知道,真不知道你所说的云公子是哪里冒出来的梗,平白玷污了那罕世强者的风仪;我实话告诉你,那天出手灭杀妖魔的绝世前者,乃是一个神秘的杀手,那神秘杀手眼见妖魔祸世,现身尘寰,只是一招,就将那妖魔完全打爆!”

    “杀手?你说那天的高人是个杀手?”

    “就是杀手,真个千真万确!”

    “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杀手?再说杀手不都是干杀人卖命勾当的货色么,哪天出手的分明该是一位悲天悯人的世外高人!”

    “杀手也分三六九等好么,有人是为金银杀人,也有的是为了天理公道好么?否则你以为当日为什么会有绝杀令的存在,时至今日又有无边威仪?”

    “这话倒是不错,之前绝杀令岂非再现尘寰了,那绝世杀手也是因为那绝杀令过来的?机缘巧合,因缘际会,灭杀了那魔头?”

    “嗯哼,记得保密哦,这可是大秘密,一般人哪里有资格知道。”

    ……

    “你知道么,那黑云妖魔被一个神秘杀手一招就杀了。”

    “我怎么听说是云公子杀的呢……”

    “切!就那个纨绔子哪里有那般的手段,你咋都不仔细琢磨琢磨呢……”

    “说的也是,那纨绔子从前就是个吃货饭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

    “那天我可是亲眼所见的,那时候我正在酒楼上,正对着那条街,眼白白的看见那黑云妖魔突然下来,声势惊天动地,直扑向云府后院,仿佛要一下子碾碎云府……但就在这个时候……”

    “怎么了?快说!别卖关子好么!”

    “哼哼……在街上,一个灰衣老头,佝偻着腰,根本不起眼,就在黑云落下的时候,这灰衣老头突然抬起了头!哇塞!”

    “哇塞什么,怎么怎么?嗯……那老头到底是黑衣还是灰衣,你那是什么眼神?”

    “闭嘴,你瞎插什么嘴,穿什么衣服不重要好么,重要的是在那玄衣老者抬头之瞬,整个片天空一下子亮了!那两道目光,刷的一下子就驱散了所有的妖魔黑云!”

    “哇!”

    “然后这老头说:绝杀令出世,岂容妖魔作乱?然后就腾身而起,一道剑光骤现,早已将那空中妖魔斩杀!”

    “然后呢?”

    “然后那灰衣老者又再度恢复了平平无奇的样子,我不使劲儿仔细看都注意不到这么一个半截身子入了土的老家伙,居然是那种神仙人物……”

    “你亲眼所见?”

    “我以祖宗八代名义发誓,有一字虚言,天诛地灭!”

    “太厉害了,真是太厉害了……对了,那老者到底穿得什么衣服,有个定说没有?”

    ……

    “听说了么?盖世杀手,墨衣老头?”

    “听说了,据说就是独孤愁亲自出手,若非是他老人家,谁有那等手段?”

    “啊?真的?”

    “可我怎么听说是君莫言出的手呢……”

    “不对啊,我听说的是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为护天唐安和,破例出手呢……”

    “反正就是一个玄色服饰的老者是没跑了……”

    ……

    “听说了么?独孤愁出手了!一招斩杀黑云妖魔,端的是绝世强者,无上威仪!”

    “当然有听说了,哎,终于又听到这位绝世高人的消息,我心甚慰啊。”

    “据说没有人认识,不过这也太情理之中,如他那等的强者,早已返璞归真,低调的过分,不过很多大高手早就分析出来了,那一身玄色衣衫便是明证,据说独孤愁自从爱妻离世之后,就一直是那种色调……”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

    “独孤楚思念亡妻,天天坐在坟前,都佝偻了……”

    “对的!”

    “但最有说服力的,仍旧是他的剑,那可是一口惊天动地的剑!独孤愁的剑!号称孤独剑的剑!”

    “没错!”

    “天下第一高手,名不虚传啊!”

    “不对把,凌霄醉才是天下公认的天下第一,独孤愁怎么就天下第一了呢?”

    “我就说独孤愁是天下第一怎么滴吧,独孤愁啊,但为红颜故,迟步彩云前的独孤愁啊,这才是我心目中无可取代的天下第一……”

    ……

    “你那天,就是黑云席卷天唐城的那天,记得?”

    “肯定记得啊,怎么了?”

    “在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感受到一种很孤独很寂寞的意境感觉?有没有?”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有!”

    “哈哈哈哈……这就对了,我告诉你,那就是独孤愁在出手,用他的伤心断肠孤独剑啊!”

    “啊?伤心断肠独孤剑?剑如其名,招如其名,名副其实,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

    “但我听说云公子……”

    “切,这你也信……云公子虽然也有那么一点点的修为,但是……嘿嘿嘿啊。”

    “这话倒也是,嘿嘿嘿啊……云公子玩姑娘耍纨绔吃吃喝喝固然是一把好手,但说到对战妖魔……嘿嘿嘿啊……”

    “对,嘿嘿嘿啊……”

    ……

    诸如此类的消息,不知怎么就传遍了整个天唐城,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个话题。

    普通天唐人,江湖人士,杀手们,门派们,官方……

    独孤愁再现尘寰了!

    独孤愁来了!

    独孤愁为了绝杀令来了!

    独孤愁到了天唐城!

    独孤愁斩杀了妖魔!

    似乎一切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就在城外,一个灰衣老头脚步蹒跚地走进了天唐城。

    他佝偻着腰,满头尽是花白的头发,身上脸上,全是风霜寂寞,怎么看都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家。

    如果硬要说这老头跟寻常老头不一样的地方,大抵就是在他的背上,背负着一个长条形包裹,明眼人一看便知,那是一把剑。

    一把剑!!!?

    城门口,官兵看着这个灰衣老头,眼神中说不出的崇敬崇拜,敬畏。

    就像是看到了神仙。

    “您老人家来了……快快请进城。”

    “路引?要什么路引,您来了就是大事!”

    “请请请……”

    灰衣老头浑浊的眼睛因为这些大出意料的关照而瞪圆了。

    咋回事?

    明明这么多年没出来转悠了,怎地还有这么多人认得我?

    很有点懵逼的感觉啊!

    “敢问您可是独孤老前辈?”城门军官发自身心,恭恭敬敬的问道。

    “恩?”灰衣老头闻言之下更惊了,真的认识我?

    不是认错人?!

    “没啥没啥……呵呵呵……独孤老前辈请……”

    城门官抹了一把汗水,心脏扑扑的跳,刹那间口干舌燥。

    承认了,承认了!

    真的是……

    我的天啊,我竟然亲眼看到了神话!

    灰衣老头心下大是迷惘的进城了,却又觉察到沿途许多人全都用敬畏的目光看着自己,惊疑不定的心思不禁更甚……

    其中一些个江湖人,这边才一看到他,那边脸直接就煞白煞白的,再无血色……

    一直到了城中,找个客栈进入,结果直接被让到了这间客栈中最好的房间,而且掌柜直接声明不要钱,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至于原本住在那个房间的人则是二话不说,手脚麻利到极点地搬了出来,更兼请祖宗一般将他请了进去……

    灰衣老头对于当前所遭遇的种种越来越觉惊讶,这,貌似不太正常啊,又或者说是太不正常了!

    好奇心起之余,悄然运起神通,倾听方圆数百丈人说话,顿时明白个中原委。

    独孤愁在这里出手?

    一招斩杀祸世妖魔?

    救下此城满城生灵!

    这……

    灰衣老头一脸的莫名所以,五里雾中。

    “我……我没出过手啊……”

    虽然我不在江湖,江湖仍旧有我的传说,这是常态,但是……

    我明明没有出手,江湖强加给我名声,强说传奇神话,这就太那啥了吧?!

    …………

    <太倒霉了……手机丢了。折腾了半夜没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