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冬天冷这话还是实话,自打他跟云扬相交之后,当真碰到了不少当世顶峰级别的强者,诸如凌霄醉,雷动天,四季楼四大尊者,再加上今日照面的孤独愁,这际遇也是罕有人可以与之比拟的,更有甚者,这些人虽然都把冬天冷吓得要尿,却始终没有当真尿,这尿性当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较的,也算是了得!

    这边白衣雪却仍旧没有太多感觉,就只是很鄙夷的看了看冬天冷离去的方向,暗道这货真没义气,至于吓成这样吗?有我这玉唐第一高手坐镇,还有什么可怕的,难道眼前这俩家伙中还能有凌霄醉,独孤愁,君莫言不成……嗯,肯定没有君莫言,君莫言我可是认识,还交过手的!

    “放下大白白!”

    白衣雪冷冷道:“看你们也是本府客人,我就不为己甚。但做客人总要有做客人的本份,这小白白乃是我家公子的宠物,岂能随意玩弄!”

    看着大白白在独孤愁手里百般挣扎,白衣雪可是当真心痛了。

    当初五个白白一起在家里折腾的那会,是何等热闹,可是二白白三白白跟着公子出去,一番变故之余失踪不知道去了哪里,再不复往昔盛况,而今,就只得一个个的喵喵叫唤,尽是幽怨悲凉,那种满满思念的声响,让白衣雪等人也尽都清晰的心有所觉,感同身受。

    云府中人有一个算一个,心疼那三只白白还来不及呢;如今居然被这家伙抓住一个,随手拨弄……虽然是在自己家里,但眼巴巴地看着大白白这么难受委屈的样子,白衣雪的心头早已经是火冒三丈,难以抑制。

    独孤愁呵呵笑道:“想让我放下,那也不难。”

    白衣雪怒道:“你待如何?”

    独孤愁有趣的说道:“只要你打赢了我,我就将它放下,如何?”

    白衣雪气极反笑:“你可想好了,免得一朝英名丧尽,颜面无存!”

    在白衣雪想来,就算对方能够抓得住大白白,修为自然不俗,但是……大白白在自己家里向来没有什么防备,但凡有天境级数的修者,便不难做到,最关键的是,我本身修为又有突破,目前已臻天境八重天顶峰,随时可能一步跨入九重天,我是超级高手,天唐城第一高手,就算对上君莫言我都不怵,难道还会怕你?!

    再说现在独孤愁已经是返璞归真,一身精华内蕴,根本什么都看不出,连气势也都隐藏了起来,以白衣雪现在的修为,哪里能看得出来?!

    独孤愁认真的说道:“我想好了,名声这个玩意值得什么,若能求得一败,才是价值!”

    白衣雪哈哈大笑一声,突然身子一挺,整个人变得如剑一般锋锐,曼声长吟道:“一身白衣是何人?一柄神锋斩亡魂;纵横天下谁相识?唯见白雪满乾坤!”

    他长啸一声,做足了姿态,潇洒的拔剑出鞘。

    一声龙吟,一把剑光芒灿烂,出现在白衣雪手中。

    随即,白衣雪潇洒至极的身形拔地而起,在空中拖出一道道潇洒的残影,如同玉树临风一般,颀长的身形,如同仙人漫步一般急冲而来。

    刷!

    白衣雪一剑化作漫天飘雪,纷纷扬扬的倾洒而下。

    独孤愁做出如临大敌状,亦是拔剑出鞘,脸色凝重异常,喝道:“好剑法!”

    白衣雪自然是越发地感觉对方不过如此不在话下不外如是,喝道:“高手对阵,高下心知,无谓徒劳,赶紧放下大白白,我不与你为难,免伤和气。”

    嘴上说着不为难,但身子一折,却是刷刷刷,接连不断的连续刺出去十九剑!

    潇洒的身姿,已经围着独孤愁转了七八圈。

    凌霄醉一脸的无语,以前怎么没听说过独孤愁竟还有这等爱好,招猫逗狗犹在其次,现在还要玩人,而且还玩得这么认真,敢不敢再苟且一点?!

    只见圈里白衣雪白衣胜雪,纵横来去,潇洒如意,夭矫如龙;东一剑,西一剑,南三剑,北五剑;将剑招演绎得酣畅淋漓,绚烂无比。

    再看独孤愁,却是左支右拙,满目尽是难以应付,勉力支撑的样子,随时一败涂地,告负当场的款。

    白衣雪越打心中越是欢愉,一声长啸,喝道:“还不认输?!当真要等哥哥我把你打趴下么,那可就不是待客之道了。”

    独孤愁一手仍自抓着大白白,一手持剑,奋力出剑招架抵御,看似力有未逮,却偏偏还能抽空回应:“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有本事就当真打赢我!”

    “好汉子!有份骨气!”白衣雪大声夸奖一声,睥睨得意的说道:“就冲你这份骨气,只要叫我一声大哥,我就不让你受伤了。”

    独孤愁直接闭嘴,再也不说话了。

    两人如此翻翻滚滚的持续大战。

    云扬那边刚刚将凤弦歌与顾茶凉安顿好,还没消停一会,就听见外面闹闹腾腾,赶紧的跑出来一看,这一看,登时就张大了嘴。

    咔嚓一声……

    云扬痛叫一声,赶紧扶住自己下巴装了上去,龇牙咧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场中剑气纵横,却是白衣雪大战独孤愁,而且还是白衣雪占尽了上风,技压独孤愁。

    云扬一下子就懵了,茫茫然不知所措。

    凌霄醉瘪着嘴,笑道:“贵府果然是高手如云,能人辈出。”

    云扬脸上一红,急忙大声道:“打住,给我打住,大家都是自己人,自己人啊!”

    白衣雪哈哈大笑,道:“我知道大家是自己人,何曾尽展所学,就只是逗着他玩玩而已!”

    一声长啸,愈发的意气风发,悠然道:“一切,结束!”

    却闻其吐气开声,剑光好似匹练一般的挥洒而出,威势较之刚才,数以倍计的增长,声威卓然。

    独孤愁见状哈哈大笑,转为站立不动,一巴掌挥了过去。

    白衣雪见状登时失声惊呼:“你别瞎挡啊,我不会当真伤到你的……糟糕……呃……我……曹!”

    刚才一击乃是白衣雪的全力以赴,威能臻至自身极限,自然声势骇然,然而正因为乃是炫技之招,未有余力留存,难以收发随心,本来以白衣雪对独孤愁的预判,面对此招该当全无反应才是,而这一招威势虽然骇然,却只会擦身而过,难伤其分毫。

    可是现在独孤愁居然反应了过来,而且挥手迎上,却等同要正面承受白衣雪的最强攻击,白衣雪如何不担心?

    然而就在白衣雪惊慌之际,却见对方那一巴掌过来,一股恐怖得如同海啸一般的力量亦一并到来,非但将自己的剑光吞噬,更将自己整个人全数淹没。

    砰!

    白衣雪就像皮球一般飞了出去!

    这一刻,白衣雪整个人是懵逼的!

    …………

    <不小心写多了……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