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零六章 独孤愁呢?
    年先生一念及此,再看看蜷缩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顾茶凉,信手一挥之下,一道凌厉劲气实打实地击在了顾茶凉的身上,但闻顾茶凉一声闷哼,整个身子好似皮球一般原地飞起五六丈,胳膊上亦随之出现一个血洞,鲜血汨汨而出,跟着便又噗的一声重新落回地面。

    年先生此际九成九的注意力仍旧在关注着凌霄醉与独孤愁两人的反应,却见这两个人都是无动于衷,一副静观其变的款。

    年先生心下更定,哼了一声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不得不谨慎一二,焉知你们不是合伙来赚我?我若不谨慎行事,被你们阴死了岂不冤枉?”

    凌霄醉怒哼一声:“我刚才就让你检查,分明是你自己不动作,接二连三的节外生枝,现在又是这么一副的阴阳怪气?别人吃你这一套,我凌霄醉却是不吃你这一套!”

    年先生哼了一声,喝道:“你们再后退十丈。”

    彼此更多十丈距离,以年先生的修为,纵然变生肘腋,乍然遇袭,却也不会来不及反应,端的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安全距离。

    凌霄醉淡淡道:“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赶紧检查,要是再砌词拖延,我只会认定你是在拖延时间,彼时便是终生不死不休之格。”

    年先生冷冷道:“只要你凌霄醉不与我搞手段,那么我也不会对你们食言,我只要顾茶凉,那小鬼的命对我而言,没有任何的价值!”

    凌霄醉哼了一声,与独孤愁同时退后,当真退出十丈空间。

    与此同时,年先生再次挥出一道劲气,绵绵密密的笼罩到了顾茶凉的身上。

    这般运功一查之下,登时确认了顾茶凉果然是浑身经脉都被锁住了,就连翻翻眼皮,说一句话,都是做不到的。

    整个人便如是任由宰割的羔羊一般,再无半点反抗之力。

    年先生犹自不放心,更进一步查看顾茶凉的丹田气海,发现也是同样无恙,这才放下心来,淡淡道:“我已确认了凌兄的交易诚意,我这便跟你们走一趟,有借有还,有买有卖,才是彼此两清,合作愉快。”

    说着一弹指,一道更为庞大的力量笼罩住了顾茶凉,却是以其本身特有功体玄能又再一次异常绵密细致地将顾茶凉体内的所有经脉全部封闭了一遍,这才恢复了顾茶凉的说话能力,含笑道:“顾兄,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就再次相见了吧。”

    顾茶凉先是愤恨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目光又转为难以言喻的悲凉与萧瑟,惨笑一声道:“事已至此,顾某无话可说;年先生,只希望你……将老夫送到那里之后,可以多抽些时间去陪老夫说说话,如此便好,更无奢求。”

    年先生笑吟吟的说道;“那是当然的,顾兄,其实你我都知道,你还不到死的时候。之后我一定陪你多说会儿话,再不会让你生出他往的想法。”

    话音未落,径自飞起一脚,一道劲风将顾茶凉身体悠悠地托了起来,向着昏暗的山林中的某处送了过去。

    哪怕到了现在,年先生还是谨慎的很,提防出现任何意外的可能。

    始终没有亲身接触顾茶凉的身体,而是将顾茶凉直接送去了搭档的所在,让自己处于万全状态,不存在疏忽大意漏洞破绽,稳立于不败之地!

    几乎在同时,暗影中一道人影一闪,一声浑厚的声音道:“接住了。”

    凌霄醉与独孤愁更无赘言,径自拔身而起,虚空而立,口气中愈显急躁,冷漠道:“你还在等什么?那边人已经等不及了。”

    年先生点点头,突然心中又有一抹疑窦滋生:“既然急于解救,你们为何不将那小鬼一并带来?”

    凌霄醉勃然大怒,语气倍显森然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不清楚吗?难道不知道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吗?他身体现在已经是什么样子你会不知道?若不是凤弦歌在那边助其延命,就算你将之救下,又能剩下几分寿元,你现在问出这句话是在炫耀你的独门秘技无人可解吗?”

    年先生转念一想,发觉自己这话说得确实是过分了,以云扬那小子当日中招的情况而论,较之寻常中招者还要更甚倍余,现在寿元无多,命悬一线才是正常,即便有凤弦歌一般的大修者助其延命,身体状况也好不了,多半已经跟腐朽的僵尸差不了多少。

    要搬到这里来,确实要冒很大的风险。

    怪不得凤弦歌这一次没有露面。

    嗯,正应该是这个样子。

    年先生哈哈一笑,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有劳凌兄着急久候,当真是我的罪过,走走走,咱们现在就去,四季轮回掌虽然诡谲,当只要在限期之前施救,也就只损耗中招者的几天寿元,并无更多妨碍。”

    说着身子宛如青云一般的飘了起来。

    到了空中,站在凌霄醉与独孤愁对面三十余丈:“咱们走吧。”

    显然直到此刻,年先生的提防之心警惕性仍旧没有减弱多少,始终保持着安全距离。

    凌霄醉哼了一声,剑光一闪,当先而行,呼的一下子就已经出去了几百丈,独孤愁紧随在后,同样显得迫不及待,急疾而往。

    年先生哈哈大笑,不即不离地随后跟上,道:“四季轮回掌的致命期限乃是四天,尚有余地,倒也不用这么着急。”

    说话间,整个人已经来到了凌霄醉的左近,淡淡笑道:“此去天唐城里,以你我的脚程,不过是……”

    凌霄醉仍旧当先而行,移动速度丝毫不减,随口应对道:“大家都是修行中人,如何不知个中利害,中了你那毒招,寿元极速殆尽,就算得了解方,之前损失的寿元也难以尽复,早一刻施救,便是早一份止损,当然是越快越好,无谓夜长梦多。”

    年先生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道:“这话说的也是,能够让凌霄醉如此挂怀的小兄弟,我是可得罪不起的,自此之后,四季楼所属之人,绝无人敢加其一指。”

    所谓打一棒子给一甜枣,年先生深谙此道,如何不知道今日之局虽然是己方占了绝对的上风,终究不免大大的得罪了凌霄醉。

    而云扬纵使得救,寿元大大亏损已不可免,索性就将一份保证承诺下来,当然,这其中也暗蕴了若是凌霄醉日后再找四季楼的麻烦,首当其冲的却多半就是令凌霄醉牵挂的小兄弟!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前疾飞,不过转眼间,已经出去数千丈距离,两人便如是腾云驾雾的仙人,在空中一路并肩疾驰。

    凌霄醉兀自不断催促:“快些,再快些!”

    此际的凌霄醉,已经全力展开了身法,将自身移动速度提高到了极限。

    年先生呵呵笑道:“放心放心,四季轮回掌虽有妨碍,只要施救得宜,并无更多隐患,尤其还有凤弦歌在那边助其续命……保证绝对坏不了你小兄弟的性命便是。”

    虽然如此说,却还是加快了自身移动速度。

    这一加速之下,年先生心头陡然移动,仿佛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又想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无意一转头,却是耸然一惊:“独孤愁呢?”

    身边一直跟着的独孤愁,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形影皆无!

    甚至连他什么时候消失的,年先生都不知道!

    …………

    《今天下午正在码字,接到消息,媳妇的三叔去世了;心肌梗塞。明后天忙丧事,未必有时间码字。提前跟大家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