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零八章 金芒量天【第二更】
    在场四人之中虽属同级,修为水准相差有限,但个中是确实有实打实的强弱差距。

    独孤愁与凌霄醉还有自己与年先生四个人,才算是真正的平级,实力大致相当,单打独斗,等闲难以分出高下,至于天问顾茶凉固然也属同一级数,却不免要弱上一筹,且其主修之路非以攻伐为主,真个战斗,自己有把握在三百招之内将之拿下。

    凤弦歌的修为还要再弱一层,同样不以实战著称,能够与自己周旋百招就差不多是极限了,

    所以,凤弦歌乃是对方合围之势中的最弱一环!

    只要能够打破他的封锁,自己就能够从容而去。

    反之,若是连他这一环都无能打破,那么自己今天就真的危险了!

    所以他立即制定了战略,全力攻击凤弦歌这一环!

    不求杀敌,但求突围!

    黑衣神秘人宛如疯虎一般的冲过来,首当其从的凤弦歌顿时感觉到压力山大!

    然而凤弦歌瞬间就把握到了对方的心理,现在状况显而易见,己方战力远胜对方,且围杀之局已成,对方更身负创伤在前,战力至少减了几分,但是……其真实战力仍旧在自己之上,拥有杀死自己的能力,这般强势来袭,杀意锁定自己,就是要逼自己让路!

    而只要自己一退,对方就能即时逃出生天,以对方的修为,就算是受了伤,只要脱出包围圈,己方就再没可能将之灭杀于此,只能任其远扬而去。

    凤弦歌心念电转之间,深吸一口气,浑身上下光芒闪烁,毫不避让的正面迎击了过去。

    为今之计,只有不闪不避,硬抗!

    凤弦歌亦是老尔弥辣的个性,既知当前关键,哪里还会临阵退缩,你敢挑选老夫为突破口,那老夫就要狠狠地抽你脸,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什么叫海枯石烂,什么叫不由分说……

    事实上,在做出硬拼决定的一瞬间,凤弦歌心中其实还有一个非常奇葩的想法一闪而过:天问摆明就是与四季楼有大仇的,立场断难转圜;而凌霄醉往昔也与四季楼颇有仇怨,如今又多了四季楼毒招暗算云扬,新账旧账一起算;还有独孤愁,因为之前试剑的因由,立场同样是对立的,天问对此更早有明言:我这不已经找到俩帮手了么?

    嗯,俩帮手,顾名思义,就是指独孤愁和凌霄醉两个人……

    这么算下来,这其中根本就没有自己啥事儿,是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独走阳关道的。

    可是现在……为毛拼命出力的偏偏成了自己呢?

    凤弦歌一边全力出击,一边感觉自己其实是……很非常相当特别的冤得慌。

    老夫是为毛而战斗呢!?

    尤其现在,根本就是再以性命为赌注,这……这上哪说理去?!

    但凤弦歌心下无论如何腹诽也好,仍旧是全力以赴,现在状况明显,围杀之局已立,若是黑衣人当真从凤弦歌这里突围而去,先不说顾茶凉三人,就只是四季楼之后的报复凤弦歌自问就受不了,今天,必须要将此獠……留下!

    轰的一声巨响之余,战果即现,黑衣神秘人的搏命一击,丝毫不逊色于凌霄醉或者独孤愁两人任何一人的全力一击,凤弦歌纵使全力以赴,仍是在一声大叫之后,整个人好似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尚在空中,却早已经是鲜血狂喷,显见受创非轻。

    但黑衣神秘人却也不好受,他刚才被天问偷袭,身负重伤,非但五内俱创,肋骨也断了两条。

    天问的战力固然比不上凌霄醉独孤愁或者年先生,却终究属于同一级数的强者,亦是此世绝顶高手,任何人在毫无防备之下的被他全力偷袭得手,也是断断好受不了的。

    刚才黑衣神秘人为了突围,全力出击,威势赫赫,等闲难撄其锋,然而骨子里更多却是希图侥幸,盼凤弦歌生出明哲保身之心,自己便可逃出生天。

    只可惜他的拼命反扑,引来了反效果,引动了凤弦歌不退不让的正面迎击,凤弦歌又不是等闲庸手,几百年的邪医酒神,没有相当的实力,何能活到现在?

    凤弦歌拼尽全力的决绝一击,登时让黑衣神秘人伤上加伤,原本就已伤损的五脏六腑,直如天翻地覆一般的不断搅动,眼前一黑,一口血箭噗的一声吐了出来。

    风声凌厉更甚,独孤愁的攻势只相差一线,就已经临身。

    黑衣神秘人原本踉跄的身子陡然一顿,随即便如同柳絮一般在空中随风舞动;似乎毫不受力,又好似顺着独孤愁的来袭之力,籍劲而走,然而独孤愁的攻击又岂是这么容易就能卸劲借力的?

    再度受到冲击的黑衣人又是一口血喷出来,然而其手中的那柄量天尺却于此刻骤然发出万道毫光。

    无数道宛如光线一般的细细金芒,陡然飞射出去,瞬时间遮盖了周遭方圆数十丈的所有空间。

    “金芒量天!”

    凤弦歌,独孤愁,天问三人同时一声大喝。

    “你是梁沧海?!”

    “想不到当年横跨黑白两道,威慑三江五湖的一代怪杰,如今居然沦为了四季楼的一个见不得人的角色!”

    凤弦歌抹去嘴角的鲜血,颤巍巍的站着,竟自止不住眼中的震惊之色。

    梁沧海一声长啸,浑然未曾理会自己隐匿已久的身份乍然泄露之事,如同一支箭矢,急疾往外飞去。

    身份败露已成定局,那就无谓多说,一切仍依活下去为第一首要!

    金芒量天。

    当年梁沧海就是以一柄量天尺,打遍天下罕逢敌手,成就偌大名声;只是相比较于他本人,他手中的量天尺更为脍炙人口,因为这量天尺除了是一件奇门兵器,还是江湖中排名前几位的玄异暗器!

    这量天尺乃以无数道细细的金毫针聚合而成,所谓金芒量天,却是将此量天尺的特性表露无遗,要知构成量天尺的金毫针近乎于毫无重量可言,聚合成尺,亦是轻若鸿毛,然而那金毫针带有某种奇异的弯曲度,一旦扎破人的肌肤表皮,便能够顺着血液,钻入人的身体,难以驱除!

    举凡是中招者,纵使修为如何了得,尽都难逃一死!

    甚至连梁沧海自己,对这样的伤势都是无能为力!

    是故当年,又被江湖中人称之为:“绝毒金芒。”

    但就在梁沧海名声日盛,威震大陆的时候,此人却莫名的消失了。

    时至今日,已经至少数百年岁月没有人见过这个人,都以为他早已经作古了。

    顾茶凉等人自然更加难以想象想到他非但还活着,而且还成为了四季楼的主要暗中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