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零九章 死战【补一】
    独孤愁一声断喝,手中剑悍然一挥,半空中呼的一下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所有金芒如飞蛾扑火,全部进入漩涡之中,随即便是轰然一震。

    显而易见,独孤愁这一手应付的当,不但尽挡金芒,更籍此又跟梁沧海隔空拼了一击。

    金芒即时倒飞而回,向着梁沧海后背疾飞而去。

    这一拼之下,独孤愁虽然尽挫量天金芒锋锐,却不可避免的承受了相当的冲击力,身形就是一滞。

    梁沧海不待金芒回返,身子向左而来,却是再度主动出击,与顾茶凉毫无花假地对了一掌,这一拼,高下立判,连番受创的梁沧海被顾茶凉一掌震飞!

    嗯,不对,与其说梁沧海是被顾茶凉一掌震飞,倒不如说是他借着这一掌对拼的反震之力,一个跟头翻出去,乘势而退,落点赫然已经脱出了三人的包围范围。

    如果不是一道剑芒正好来到梁沧海退走路线的必经之路上,那梁沧海没准就真的就此脱身而去了!

    是的,一道满盈黯然销魂氛围的浩然剑气有如长龙一般飞至,后发先至,先一步抵达了梁沧海的目标落点,森寒的剑气亦随之罩体而来。

    梁沧海大叫一声,刚刚才回到手中的量天尺就此脱手倒打而出。

    脱手而出的量天尺正面硬撼乍然来袭的浩然剑气,两者展开了最极端,毫无花假,毫无取巧余地的正面冲击!

    金芒量天虽然享誉已久,乃是不世出的神兵利器,但更多还在于其材质特异,更注重其杀伤力,抗击打能力却非是其擅长,若是寻常对决或者还能不落下风,但如现在这般,梁沧海接连受创,战力大打折扣,此刻又兼仓促反击,加注在量天尺上的玄气威能至多不过平时的两成,贸然对上异常强横的剑气来袭,岂有幸理。

    只闻噗地一声闷响,这一柄纵横江湖名震天下的独门奇兵量天尺就此化作了漫天金粉,于世同尘。

    梁沧海心痛的大叫一声,接着又是一声惨哼,肩膀上多出来一个透明的窟窿。

    独孤愁断情剑全力一击,非但将他的兵器直接击碎,更将他的肩膀一举洞穿。

    噗!

    顾茶凉神出鬼没的出现,凌空一掌,结结实实地击在梁沧海背上,梁沧海再发一声闷哼,整个身子好似断线风筝一般的跌落尘埃,落地之余兀自接连两个踉跄,几乎站立不住。

    头顶上阴影笼罩而落,独孤愁仍旧没有停止追袭,剑光自空而落,如同骤雨倾盆一般瓢泼而下。

    顾茶凉更不怠慢,径自展开近身攻势,各种攻击不断袭来,招招致命,式式无生。

    唯有凤弦歌站在稍远处,闭目调息,存在感薄弱至极;真不是他不想参战,而是刚才他硬受了梁沧海以拼命之势发出的突围一击,勉力硬接之下几乎被打得当场神魂俱灭,此刻还能站着,已经是一件极为不容易的事情,对于此役,再无能介入了。

    但他给予的贡献已经足够,此际即便只得独孤愁与顾茶凉,也足以令到现在的梁沧海插翅难飞!

    梁沧海咬着牙,身子就如同钉在地面上一般,全力防守,力保不失。

    连番意外,他的伤已经严重到了一定地步。

    他现在已经再没有突围而出的打算了,以他现在的状况,绝没可能凭一己之力逃出生天。

    唯一的指望就只有多坚持一刻是一刻。

    毕竟他深信,自己的搭档一定会来救自己!

    对方空余人手就只剩下凌霄醉一人,年先生虽未必可以制胜,赶来驰援自己却足胜任。

    关键的问题反而在于……

    自己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了。

    两大高手全力施为,联袂进攻,直接将梁沧海压在方圆三丈之内,动弹不得;已经是完全被动挨打的局面,且这道防线还在不断被压缩的过程中,随时都可能彻底坍塌。

    但梁沧海不断地咬牙催谷,发动生命潜力秘法激发战力,纵使口中生命精血一口一口的喷出来,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下去,还有头发,亦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一大半都变得雪白,但他始终稳得住,竭力抗衡两大高手的联袂杀招

    此际的梁沧海,形容凄厉如鬼,他的五官七窍,每一刻都有汨汨鲜血喷出;他刚才承受独孤剑所伤的那一条肩膀,这会早已经被完全打碎。

    背上胸前,都有白惨惨的骨头茬子裸露,一条腿也已经一瘸一拐,口中不断地吐血,但他就是不肯放弃,面对两大超级高手联手围攻,始终屹立不倒!

    甚至还曾乘隙发动搏命一般的反扑,换取一点点的喘息余地。

    一位绝世高手,在如斯绝境中的努力坚持,这般难以磨灭摧折的韧性,足以让所有人都能感到震惊!

    明明是处在这等必死的绝境氛围之中,梁沧海的双目目光仍旧坚定而冷静,丝毫不见慌乱。

    纵使他现在整个人时刻都感觉自己已是强弩之末,脑海中尽是无边混沌,甚至连视线也再难聚焦,但他更知道,只要自己这最后一口气松懈下来,那才是真的完了!

    只要这最后一口气还在维系,他就有信心,撑到自己的搭档前来!

    必须要撑下去,一定要撑下去!

    又是一轮攻击之后,梁沧海的头发已经全部变成了雪白,更兼没有半点的光泽,一如全无没生命活力一般,就如同一蓬枯草。

    可是独孤愁的剑光仍旧森寒,再度从三个方向痛下杀手,意在必杀之心昭然。

    “梁沧海,放弃吧。”独孤愁淡淡道:“有凌霄醉牵制你的搭档,他是注定过不来的。”

    梁沧海的双掌在经历多番剑气磨砺之下,早已经变成了骨头架子,半丝血肉也无,却仍旧疯狂挥舞着,兀自劲风凌厉,当当当作响,将独孤愁所有来袭剑光尽数封挡在外面。

    这会的梁沧海不是不想反驳,事实上他很想反驳,自我激励,但他却更知道,自己这会一旦开口,得到不会是激励,只会将这最后一口气,泄掉而已。

    若是那样的话,自己才是真正的,完了!

    顾茶凉攻势忽然一顿,莫名所以的回头看了看,淡淡开口道:“梁沧海,你也是一代高手,奋战至此,难能可贵,若是你肯自行了断,我等不灭你神魂,留你有转世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