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你为了什么?
    出动这么多人手,付出了这么沉重的代价,居然没有能留下敌方最重要的三个人!

    这一役,竟然连惨胜都算不得了!

    恨别离七窍生烟:“搜!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将这三个人找出来!”

    ……

    脱出死劫的剑尊者三人现在很有点懵逼,不知所措的感慨——

    说起来他们三人现如今的目的很简单粗暴,一则是为了兄弟报仇,二则还有因为深恨四季楼利用他们培育神骨,却又不将他们当人看而予以报复;但三人还真就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够掀起如此之大的江湖浩劫。

    他们固然有尽力将四季楼在天唐城这一边的力量毫无保留全无遗漏的的尽数集中起来,却绝不曾想到,向来只跟随在老大们身边的一些护卫,居然也肯听他们的调派,参与了此役。

    然而明了双方综合实力差距的他们,虽然安排布置了多手准备,战术战略各有针对,成效显著,然而此局终局早已注定,三人压根就没有想着自己等三人最终还能够活下去;就只是想着能杀多少算多少,最大限度的灭杀对手而已。

    只要完成了既定战略,便是为兄弟报了仇,在折损了四季楼人力的同时,还为四季楼惹了麻烦,如此纵然身死在这一场大劫之中,也可以含笑九泉的。

    但三人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时候,最终结果是自己招来的四季楼人手全部死得干干净净,两大杀手组织自身,以及他们招来的各方杀手损失惨重,自己三人在势穷最后关头,反而逃出了生天。

    面对这个结果,三人一时间都有一种如同做梦的感觉萦绕心头,几乎不敢置信这一现实。

    在某个隐秘的地方,兀自惊疑未定的三个人面面相觑。

    “到底是谁救了我们?”剑尊者有些纳闷:“难道我们在天唐城还伏有后手?这个我怎么不知道?”

    另外两人也是满脸的迷惘,剑尊者的疑问同样是他们的疑问,只不过剑尊者先一步问出来了而已。

    是啊,到底谁救了咱们?!

    纵然四季楼有后手,但是……若是说他们救了咱们,却是一万个不相信。

    门开。

    一位轻裘缓带的紫衣公子,施施然地走了进来,面带微笑,气度闲雅:“三位尊者,有礼了。”

    “云公子?是你?”三大尊者见到眼前人又再度大吃一惊,甚至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诧然道:“怎么会是你?”

    这三人与云扬可说一直都有恩怨纠缠;从最开始的剑尊者性命下半生/身因缘际会,到之后的铁骨关再会,乃至近期的挑拨鼓动,无不一点点一滴滴的拨动几人命运轨迹,及至前者,云扬恪守江湖道义,将冰尊者的遗言带到,三人心下已经感觉欠了对方一个莫大人情,好感度自然极度飙升。

    却怎么也想不到,己方三人再面对整个天下所有杀手如此险恶的局势下,居然又是云扬出手救了自己三人。

    这恩德可就有点太大了,前恩未还,又欠下这等救命之恩,貌似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怎么不能是我?其实话应该说回来,天唐城中,除了我之外,还有谁有这份能耐?!”云扬淡淡的笑了笑。

    三人兀自满面茫然的坐下来,一时间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霜尊者沉吟半晌之后,才终于打破了僵局:“事实已在眼前,我等自然再不会怀疑公子的能力,但不知云公子为何要如此做?”

    雪尊者与剑尊者都是精神一震。

    这个问题问得好。

    你救了我们,绝对是有目的的,。

    “还真就不为什么。”

    云扬微笑:“三位请放宽心,云扬绝对不会籍此施恩,便妄图将三位尊者收为己用,这一点起码的道义,云扬还有的。”

    三人心底最担心的还真就是此说,毕竟已经欠了云扬这么多的人情,若是对方真的提出来要自己三人为他效力,这话还真没法回答。

    三人不情愿是肯定的,但要是直接拒绝的话,却又委实的好说不好听,自己这关都过不去。

    欠人太多了啊。

    及至此刻听到云扬这句话,三人不禁齐齐松下了一口气。

    “那……”

    霜尊者放下一块心头大石的同时却又更加迷惑了。

    “没那么多的为什么。”云扬顿了一顿才又深沉道:“与三位尊者相识之初,因为很多的误会,令到大家处在了对立面之上;甚至一直到现在,嫌隙仍存。”

    “但三位尊者请想,咱们最初的矛盾焦点在哪里,也就不难想出云某为何会对三位尊者抱有的善意。”

    “三位尊者为了自己兄弟所做的事情,在云某看来,感天动地;而这种兄弟情义,正是云某一直追求乃至尽力而为的。”

    他轻轻感叹了一口气,充满了感情地说道:“我也是有兄弟的人,我也可以为了我的兄弟什么都不顾的。”

    三人尽都深切地感受云扬这句话之中所蕴含的深刻感情,那绝对是从心底里说出来的掏心窝子的话,不存丝毫花假!

    再回想当日之所以与云扬发生的龌龊,根源当真就是云扬豁命相救雷动天,当真是在在凸显其对兄弟情谊的看重,正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如何不心生感触,感同身受。

    “能够为了兄弟不顾一切的人,云某以为断不应该就这么死去。”云扬坦然道:“所以,就算只是为了这个,云某便有出手的理由。”

    “救下三位,一来可以让冰尊者在九泉之下,免为兄弟伤心难过;二来也可为人间保留着一段兄弟佳话。”

    这一番话,每一字每一句尽都发自肺腑,诚心诚意,三人愈发的动容感叹。

    雪尊者为首,三人同时行礼:“多谢云公子厚意。”

    剑尊者在三人中乃是脾气最为暴躁的人,同时也最为心直口快,道:“刚才云公子说起兄弟,在下有一句话,却是不吐不快。”

    云扬道:“剑尊者请说。”

    剑尊者道:“我知道云公子口中所说的兄弟乃是那雷动天!但恕在下直言,那个雷动天与云公子你的为人行事,却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天差地别,何能相提并论,我敢在此断言一句,此人对公子必然包藏祸心,云公子不可不防。”

    “对兄弟讲义气本是无可厚非之事,然而与一个骗子讲义气,非但毫无用处,反要深受其害,遗祸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