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数到三
    “随便找个地方就好。”上官灵秀看着大踏步在前面带路的云扬。

    “不,去飘香。”

    “为什么?”

    “我喜欢飘香,那里,有天字一号房。”

    上官灵秀一阵无语。

    哥,你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装纨绔了……

    飘香楼。

    这个时候正是生意最兴隆的时刻,满目尽是人山人海,内中更是跟赶集一般,外面犹有不少在外面排队的……

    正在迎客的几个伙计看到远方两人铿锵走来,眼前先是一亮,及至注目看去,顿时转为心中叫苦。

    因为来人中前面的那个是上官家族的大小姐,这个自然是没啥……但是后面那一个……

    另一个身份可就非同一般了。

    云公子!

    逍遥王世子,云扬!

    在天唐城这地界,还真罕有人不知道这位云公子的大名与脾气?

    从原本的天唐城纨绔之首,吃货顶峰,到现如今的修行高人,横行无忌,天唐城的大家公子,有一个算一个,哪一个没有被云公子欺负过?蹂躏过?

    作为飘香楼的老人,可是有好几次看到这位云公子在飘香楼向几大公子收保护费,收得一个个尽都脸色铁青,几无人色,却始终没有一人敢口吐半个不字?

    “也不知道这个点还有没有空位。”上官灵秀终究是不习惯仗势欺人,一看到人山人海的样子,顿时想起了没有预定。

    “区区小事,看小弟的!”话音未落就见云扬径自仰着头冲了过去。

    “既然来到这里,没有房间岂不是丢死了我的人!”

    飘香楼乃是天唐城最著名的食府,向来以生意火爆著称,客满为患乃是常态,想要在此大快朵颐一番的,基本都需要提前预定。

    但以云扬和上官灵秀的身份,却哪里需要预定一说,啥时候到,啥时候开喝。

    什么?预定?

    你跟我说这两个字试试?

    还想不想好了?!

    上官灵秀或者不会怎么,但是云扬肯定直接一个大耳耳刮子飞过去;纨绔,就要有纨绔的做派!

    敢跟我说预定,分分钟拆了你们这破楼子你信不信?!

    “你们这破楼还有地方吃饭吗?”云扬鼻孔朝天的问道。

    “云公子要吃饭当然有地方伺候。”伙计很赶眼色道,另一个伙计早已经撒丫子冲进去给老板报讯。

    一共也没一会功夫,便见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几乎是小跑一般的奔了出来,满脸都是汗:“哎呀呀,云公子大驾光临,小店蓬荜生辉,快快里面请。”

    “还有地儿?”云扬问道。

    “有有有!”

    “我需要清净的地儿,不能被人偷听的!”

    “有,有,有!”

    “地方要够大才行!”

    “公子请上楼,地字一号厅如何?”老板抹着汗。

    云扬勃然大怒:“你看不起我是不是,以为我付不起钱么?为什么不是顶楼的天字一号呢?”

    “那……”胖老板一脸为难:“是三皇子定下了……”

    “让他滚!”

    云扬直接三个字,尽都写满了硬邦邦三字。

    “这……这……这……”老板脸上汗珠子涔涔而下,整个人就像是被提出水面的濒死的鱼,一张嘴一开一合的,不知道说啥好了……

    老天爷,那是三皇子……你就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就让人家滚?……

    就算你敢这么说,可是我不敢啊!

    “三皇子人来了?”云扬从鼻孔喷出一口气,口气中尽是不屑之意。

    眼前这个飘香楼的胖子掌柜,原本乃是四皇子娘舅家的一个管事,表面说是离开了国舅府,自力更生,实则根本就是借助这个酒楼为四皇子敛财。

    若非有四皇子在其背后为靠山,凭其一个家仆出身之人,何能在玉唐都城这个地界,成为首屈一指的著名食府大掌柜。

    正是有此认知,云扬如何还会跟他客气。

    “三皇子殿下现如今虽然还没到,但三皇子府中已经有人过来了,小人也是为难啊……”胖老板一脸菜色。

    “为难个屁!闪开一边!”

    云扬一把推开了他,径自大踏步地走进楼子。

    上官灵秀赶紧抢前一步拉住了他:“云小弟,咱们在哪里吃都一样,无谓节外生枝……”

    “那哪成!”云扬桀骜不驯:“咱们大驾光临此地,就是给足了这家店面子,除却天字一号,哪个房间也不符咱们的身份!咱们的身份岂是可以怠慢的!?”

    上官灵秀有心想说三皇子的身份不弱于咱们,可心念一转,本能的想起了云扬无论明面上的身份,修途上的身份,还有隐藏的身份,当真全都不是区区三皇子可以比拟的,云扬真要就此退让,自己心里也是未必会乐意,当然了,这其中还是很有说道……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上官灵秀纵然如何的英姿飒爽,豪迈爽利,总难脱此颠簸不破的至理,一缕歧念,瞬时将思路走偏,及至回想起就算云扬的身份如何高大上,终究还是臣子,人家三皇子再如何的不济,终究是皇家血脉啊……

    但就只那一瞬间的动念,云扬已经闯进楼去,只听得咚咚咚脚步声一连串响起,却是直往顶楼而去。

    上官灵秀皱了皱秀眉,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径自跟上。

    这会的她又想深了一层,云扬纵然表现得如何桀骜,终非本心,其真实身份可是云尊,九尊之智尊怎么会做这等胡闹的事情?想来定然是另有用意的!

    顶楼一共就只得一个房间,俯瞰天唐城。

    房间的门紧闭着,里面隐隐有谈笑的声音传出。

    云扬大踏步走过去,二话不说,直接飞起一脚,轰的一声将门踹开了。

    里面三个人此际正自凑在一起说话,却乍然听见一声巨响,不约而同的愕然转头。

    却见一身紫衣的云扬,大刺刺的一步跨进门来,鼻孔朝天的说道:“里面的人全都给我滚,今天爷要在这房间喝酒谈心,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一个锦衣人见状登时满脸怒容,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怒道:“云扬,你什么意思?今天这房间乃是三皇子殿下招待贵客所用,你怎敢如此放肆。”

    说话之人虽然一脸怒容,虽然气势汹汹,言辞冷厉,然而才一开口就抬出来三皇子,却已经在在表明了这个人的色厉内荏,虚张声势。

    云扬丝毫不为所动,冷冷道:“既然是三皇子意欲宴客,那就让三皇子本人来跟我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我对话,现在,我数到三,你们若是仍旧不滚,我就将你们剥光了扔出去,你等道我敢是不敢?!”

    他竖起三根手指头,嘿然道:“一!”

    中年人气得几乎吐血,两眼更如欲喷火,须发皆张。

    云扬曲下第二根手指,轻轻笑道:“二!”

    三人齐齐咬牙切齿,咻咻直喘,却仍自不动。

    云扬第三根指头缓缓的弯曲,眼中已经射出冷芒,冷然开口道:“……”

    “不用念了!”

    另一人满脸羞辱,却是立即出声:“我们走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