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敬云尊大人!
    云扬的第三根手指头这会还只曲到一半,却也不为己甚的冷哼一声:“早特么这么乖,不就好了?都多大的人了?尼玛还跟我玩底线!限你们在我睁眼闭眼的功夫中,立马消失!”

    说着已然闭上了眼睛。

    三人咬得牙齿咯咯作响,却是毫无办法,故作愤然的一甩衣袖,鱼贯往外走去。

    第三人走到云扬面前时,却正好是云扬将眼睛又睁开了,彼此目光一对之瞬,云扬勃然大怒:“好狗才,本公子睁开眼居然还能看到你,看来你是真没将本公子的话放在心上啊!”

    随即便又是悍然一脚飞起。

    那人全无抗衡余地中招,一声惨叫之余,从门口如同火箭一般的飞了出去,在空中一路腾云驾雾也是的平行飞出,撞破了对面的窗子之后,又再飞出三十多丈,这才轰的一声将一棵树上的乌鸦窝撞了个粉粉碎,整个人这才一屁股坐在鸟窝里,被树杈卡住了。

    “你?!”

    另两人怒火激荡,然而却就只敢道一个“你”字,再无能动作其他。

    云扬不说话,笑着看去,似乎在等待两人下文,又似乎是想要进一步的找茬发飙。

    两人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夺门而出,茫茫如丧家之犬。

    “看到没,现在不是安静了。”云扬看着已经目瞪口呆的上官灵秀。

    上官灵秀睁着圆圆的眼睛,好像完全不认识一般看着云扬:“你……你这是做什么?”

    任何知道云扬就是云尊的人看到这一幕都难免会如此,心中偶像,梦中情人,节操尽碎,三观尽毁都难以形容眼前种种!

    只听云扬理所当然道:“自然是为咱们喝酒谈心找个舒服的地方啊。”

    上官灵秀即时为之气结。

    这货还在装,以为我真不知道你的秘密是怎么滴,太不巧了,本姑娘刚好是知道你丫真实身份的人,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装到几时,装到什么程度,姑娘跟你卯上了……

    她一挥手,几名侍卫主动退了出去,眨眼间房中只剩下两人。

    上官灵秀心思百转,正要说话之际,却听见外面再度传来脚步声响,更有香味扑鼻,却是已经开始上菜了,不得不暂时住口。

    不多时,已经有十几道珍馐美味鱼贯送入。

    云扬叫了停:“这些就差不多,你们这的酒我看不上,无谓献丑,我自己带着绝品佳酿呢。”

    ……

    上官灵秀继续目瞪口呆,却见云扬一伸手,手中赫然多了一坛酒,恍如无中生有一般。

    灵秀姑娘再吃一惊,接着就将注意力聚集到了云扬手上的戒指。

    “灵秀姐,今天我请你饮的酒可非俗品。”云扬献宝一般的道:“这可是酒神凤弦歌亲手酿的酒,这个世界上一共也没有几坛了。今天咱们可得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上官灵秀眼波流转,嫣然道:“好!”

    也不客气,随手抓过两只大碗,啪的一声拍开泥封,便即倒了满满的两碗酒。

    云扬倒看得眉框直跳,登时被震了一下,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女人喝酒这么豪爽,这么的大方,尤其当事人还是一位绝色美女,端的赏心悦目,更兼……史无前例?!

    美酒佳酿一旦开坛,即时酒气氤氲蒸腾而上,室内隐隐浮现了两只凤凰气象,在斗室间盘旋飞去,忽东忽西,久久不散。

    “真是好酒,竟有如斯异相相随。”上官灵秀赞叹一声,端起酒碗,微笑着,压低了声音传音道:“这一杯,敬云尊大人!多谢云尊大人这么多年,为我玉唐国所做的一切!”

    说完,一饮而尽。

    云扬目瞪口呆,端起酒碗,却僵在了自己嘴巴前面,整个人如同泥雕木塑。

    她……她怎么知道?

    良久良久,僵硬的脸庞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道:“灵秀姐您这话……”

    上官灵秀笑道:“上一次,在月魂江……你睡着了,我也是很意外的知道了。”

    云扬即时恍然大悟,不由得干笑一声:“哈哈……原来如此……呵呵……”

    他想了想,点点头,再道一声:“原来如此。”

    仰起头,将一碗酒一饮而尽,摇头失笑:“我本以为我的那点身份仍是神鬼不觉,没想到竟是笑话。”

    上官灵秀面容转为郑重道:“此生此世,此事决不会从我口中出去,如违此说,上官将门,满门皆灾。”

    云扬闻言点点头,却未出言喝阻。

    云尊之身份底细关系太大,纵然云扬信得过上官灵秀,也绝不能阻止这份承诺,而上官灵秀的承诺直指上官将门满门之福祉存继,足见其诚!

    上官灵秀举起第二碗酒,道:“现在,云公子云小弟是否可以将今天之举动解释一二?姐姐我纵然心知肚明之所以然,但其然,却还是让姐姐闷得不轻。”

    云扬哈哈大笑,道:“灵秀姐实在是太看得起云扬了,云扬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仍旧只是云扬,今天的事,当真就只是巧合。”

    他微笑着:“所谓巧合……咱们两个在这里一道喝酒,委实是毫无花假的巧合。至于三皇子这边的麻烦,才是我早就准备好了要来找的。”

    “原来如此。”

    “我刚才先去了太子府,乃是另有事情。现在这般,却是因为三皇子前段时间做了一些事情;他强行征召军中几位已经残疾的将领,要在府中成立一个残军堂。对外的目的,乃是意在彰显其抚恤残军烈士,救助苦难家属的仁德。”

    “就事论事而言,这是一件好事,纵然别有用心,但只要他肯真的拿出来真金白银,去进行这些事情,我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不会强求所有人尽都当真仁心厚德,不求回报……然而他成立了那残军堂,获得声名之后,先前承诺的事情却是一件也不办。”

    “期间更以那帮残军的名义,接连哄骗军部;以种种花言巧语妄图获取军方大佬青睐支持。”

    上官灵秀纳闷的道:“大佬们又有那一个是糊涂的?他没有做事就想要借着名目来聚拢势力,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

    云扬苦笑一声:“三皇子也非蠢辈,他于此早有对策,事实上。他的确有出过很多的银两,进行赈济之事;但我之所以说他根本没有出过银子的主因却是……在赈济之前,他先派人,将那些残军家眷家里全都抢劫了一遍……当然,那些抢劫尽都做成了地痞流氓所为的假象……然后再派人送银两下去济贫……这样一来,自然会被感激多谢,甚至是加倍的感激涕零。”

    上官灵秀只气的差点上不来气,美目圆睁:“竟有此事?!想不到三皇子竟然如此的丧心病狂!”

    “当真就有此事!”

    云扬也是叹了一口气:“堂堂皇子,想要立牌坊却不舍得花钱,云某自然看不惯。看不惯,就要打掉!……”

    …………

    <戒酒中断一天,明天开始再戒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