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忍无可忍!
    云扬身后的上官灵秀见状,脸上亦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莫名的神色。

    身为皇子,表现得竟然如此不堪;面对危险不曾挺身而上不得止,反而直接吓尿,光是这点胆气就跟其身份不符。

    尤其还是在他心里很清楚,云扬绝对不会杀他的情况下,吓尿了!

    这等表现甚至已经不能用不堪来形容,简直就是无胆匪类,宵小之属!

    而这样的人,居然还妄要觊觎太子储君之位,他朝一登大宝!

    若是当真让这样的人当上了皇帝,那才真的是玉唐子民的悲哀!

    这个结果,上官灵秀非但不乐见,愿见,更是矢志杜绝,决计不允许自己满门数代人浴血疆场努力的结果,被眼前人糟蹋,亵渎!

    这一刻,上官灵秀打定了主意,下定了决心,坚定了立场!

    这时,隶属于三皇子手下的其他人也都从楼下陆续上来了;显然是听到了什么动静。

    可一看到地上两具尸体,还有三皇子面无人色的样子,却是齐齐尽都是吓得呆住了,全无动作。

    任谁也想不到云扬居然如此大胆,在这般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击杀三皇子的两个幕僚!

    这等行径,简直就造反无异!

    云扬看着众人上来,眉头却是不自主的皱了皱。

    刚才他隐约感到一阵很危险的气息,但,三皇子这帮人,却绝对没有那种气息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一窝蜂地冲上来,先将三皇子保护在身后,原本在房间被云扬赶走的那人才冷哼一声:“云扬,须知凡事皆有度!今日你做得过了,自然有人会与你清算!”

    三皇子被众人保护起来,自觉安全有了保证,这才终于恢复了几分脸色;然而再看向云扬,眼神中仍旧有恐惧之意,可是这个当口怎地也不能再示弱,当下硬着头皮道:“云扬,你等着!”

    三皇子话音未落,自云扬身后传来上官灵秀夹杂着轻轻叹息的声音:“三皇子殿下,您还是快些回去吧,只是如此争执,不过自曝其丑,当真能争得出来什么结果么?”

    三皇子的目光掠过云扬,聚焦在上官灵秀俏脸上,眼中多了几许深沉的怨毒。

    在他而言,或者以他所知,自我感觉,今天这件事,就算是当真告状到父皇那边,多半也不会将云扬如何如之何,更有甚至,很有可能是自己的父皇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所做所为。

    正等着自己主动上门,若是那样的话,自己过去招来一顿痛骂都是最好的结果。

    说起来这三皇子也有几分急智,他硬着头皮的叫嚣,实则反而是想让云扬多修理自己几下,最好是出点轻伤,反正云扬势必不能当真杀死或者重创自己。

    若是有伤势在身,自己也就变成了苦主,情势也会因此而有所转圜,至少去到玉唐皇那边,多了两分说词,最起码的,父皇念在自己有伤在身,便不会再多做惩处。

    可是上官灵秀的一句话,却令他直接无法下台,所谓急智更加没有施展之余地。

    然而三皇子自问惹不起云扬是一回事,上官灵秀却不具备让他如何忌惮的本钱,自然将所有的怨气全都归到了一直旁观的上官灵秀身上。

    云扬我惹不起,但是你上官灵秀却从头至尾看到了我的丑态,我不敢针对云扬,还不敢报复你么!?

    “上官灵秀!”三皇子一字字的道:“原来是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三皇子眼珠子都蓝了。

    这句话一出来,直接当事人云扬与上官灵秀都有些发懵。

    此事从头到尾都是云扬与三皇子一系之人的兜缠,跟人家上官灵秀有什么关系?

    怎么就突然拐弯了?

    这是神拐弯吗?!

    “我说呢……我跟云王世子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从无怨怼,怎么就突然针对本皇子了……”

    三皇子充满了恨意的狞笑道:“上官灵秀,分明是你今日专程去太子府门前去等云扬,然后来到这里,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让云扬对付我?是也不是?!”

    “原来是你从中作梗!”

    三皇子终于想明白了。

    上官灵秀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三皇子:这也行?这是什么因为所以的关系吗?言之成理吗?!

    这家伙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三皇子愤怒的叫着:“是,我是派人向你们上官将门求亲了;难道凭本皇子的身份,还配不上你吗?!而今你这么做,是个什么意思?”

    求亲?

    上官灵秀眼中的懵然转为疑惑,满满的疑惑。没听说过求亲啊……

    云扬则一下子眯起来眼睛,原本的怒恶之色更甚的数层。

    求亲?

    居然还有这等事?

    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该死至极!

    三皇子的情绪似乎被他自己的话语彻底的点燃了,愤怒的口沫四溅,满脸通红:“你们都已经回绝了我,为什么还要这样子折辱我?!”

    “你专门找云扬来对付我,有什么企图?什么目的?!”

    他大声吼叫着,发泄着。

    “你们杀了我的手下,削弱我的力量,羞辱我至此,就是要我永远都翻不了身么?”

    他大吼着,神态狰狞;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更加不知道自己真实目的如何。

    这是极度的恐惧之后,醒悟自己的极度尴尬,因而产生极度的羞辱,最终诞生出来的极度愤怒。

    他的精神理智,因为上官灵秀的一句话,彻底失去了制衡。

    脑海中那根弦,在这样的大起大落,一言定版之后,彻底的崩断了。

    上官灵秀皱起眉头,有些厌恶的道:“三皇子殿下,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刚才之言,实是一番好意,不欲令双方争执继续升级,别无他意。”

    “我误会?好意?”

    三皇子嘿嘿的笑了起来,他眼神中尽是轻佻的看着上官灵秀,冷冷的说道:“上官灵秀,你莫要以为你自己多么高贵,你是多么高不可攀,你可以拒绝我,也可以拒绝任何男人……但是!”

    他加重了口气,恶毒的说道:“但是你总有一天,你总会躺在一个男人的身体之面,供人玩弄。这本就是你身为一个女人的宿命,不管你多高贵,都不会脱出被人干的……”

    “混账!”

    砰!

    云扬忍无可忍,一脚毫无花假地踹在了三皇子的小腹处。

    这位正自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喷吐着污言秽语的皇子顿时有如皮球一般滚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