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五十章 这才是真正的刑讯逼供!
    上官灵秀虽然不舍得离开,但这会却还是选择起身告辞。

    现在的问题,不在于云扬也不在于自己,关键点更多基于计灵犀,遇到这等事情,若是万一想不开做出什么事情,难免恨海难填,抱憾终生。

    临走前对云扬打了个眼色,示意好好安慰,这才心事重重的走了,再不复之前窃喜心思。

    云扬派了方墨非等护送上官灵秀离开。

    上官灵秀走在路上,想起今天的事情,已是愁眉紧锁。

    上官灵秀的心思仍旧有开心高兴的成分,因为……云扬对自己并非没感觉,而计灵犀也做出了极大的让步,更是把话说的很开很明白了。

    可以这么说,只要自己身上担子放下了,随时都可以成就好事。

    然而感到高兴与幸福是一回事,一想起计灵犀的状况,却还是不免一阵阵的叹息,愁眉紧锁。

    这到底应该怎么办?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也太奇葩了吧?

    上官灵秀回程一路都在思索,此事就究竟该如何解决才算妥善。

    此举非是杞人忧天,委实上官灵秀能够预感到,如果这件事情不解决,就算是自己最终嫁给了云扬,心愿得偿,但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不仅仅是计灵犀,还包括自己和云扬在内,这件事情只要不解决,大家都难得真正的开心。

    “必须要解决啊。”上官灵秀出神的想着:“哪怕……现在解决了,重新回到灵犀排斥拒绝我的状况……仍旧要以解决此事为第一优先……”

    ……

    云扬以绝对悲催的姿势躺了一天半才算是再度恢复过来。

    在这段时间里,云扬的心态就只得四个字能够形容:心急如焚!

    这被耽误下来的时间,可是整整的两天一夜啊!

    那些杀手刺杀自己失利,主因就在于没有防备,可是在那蒙面人首领回去之后,毕先生检讨失利教训之余,又怎么会没有防备?

    本来自己修为再做突破,身体伤势意外复原,乃是意外惊喜,令自己更添一份筹码,可是计灵犀搞出来的这一出,使自己因为意外而获得优势惊喜,荡然无存了、

    毕竟这会距离之前自己被围攻那时,已经相隔了相当长的时间了。

    以云扬对毕先生的判断评估,必有相当的因应,而不管是逃走了,还是隐匿了,又或者是另有其他对策……都只会将现在已经明朗的局势变得更加复杂化!

    可是这件事能怪谁,怪计灵犀,怪她身上的红光,似乎可以怪,可是不是自己因为修为精进,见猎心喜,想要显摆一番,人前显圣鳌里夺尊,会遭到反击吗?!

    罢了,这就是命啊,摊上了没办法,只能面对,积极地面对!

    云扬起身才刚走出去的,一眼就看到计灵犀在彼端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口中在念念叨叨:“……早了一天半……”

    “什么早了一天半?”云扬诧异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你听错了。”计灵犀目光躲躲闪闪的,就只看了他一眼便如受惊的兔子一般跑了。云扬隐约看到,小丫头眼圈是红肿的,满脸通红,几乎连脖子都红了。

    云扬看着计灵犀跑出去的身影,怔怔的,良久,叹了一口气。

    “总有一天……”

    云扬默默地说道。

    说到这里,却又不再说下去了,信手一挥,一袭紫衣陡然上身,及至走出房门的时候,浑身的气息转为冰冷森然,便如魔神降世一般,冰寒刺骨,让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

    “那些杀手,还都没死吧?”

    “还没死,活的好好的。”

    “去密室!”

    听到去密室三个字,方墨非与老梅竟是齐齐身子一颤。

    两人如何不知道,那些杀手的好日子,真正到来了!

    云扬的审讯手段,大抵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天下无出其右!

    这个看起来浑身上下尽都干干净净利利索索清清爽爽的少年郎,脸上遍布温文尔雅,哪哪都是潇洒高洁的气度,但随着他走进囚禁着那些杀手的所在,对于那些杀手来说,此地将变得比森罗地狱还要更加可怕!

    厚重的城墙一般的密室门口缓缓关闭。

    上官灵秀急疾赶来,就只看到计灵犀怔怔地望着云扬的背影消失在密室入口。

    不知怎么,上官灵秀此际唯一感觉就只有,云扬的背影充满了至极的压抑之气,极端的震慑人心。

    …………

    云扬这一进去,足足历时了四个时辰!

    等到他再出来的时候,赫然已经是太阳将要落山的傍晚时分了。

    撘眼看去,云扬面色如常,一袭紫衣仍旧干干净净,一派淡然从容地走出来,便如是一位少年公子游玩踏青归来,说不出的潇洒写意。

    而跟在云扬身后的方墨非与老梅,两个人的形象气质很是雷同,尽都是脸色苍白,向来挺拔稳健的身子此际多多少少有些抖,头发直接就是湿的,眼角眉梢,遍布掩饰不住的恐惧。

    这一天审讯下来,方墨非与老梅所做的仅止于从旁协助,事实上,这一天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只有云扬在里面主持审讯,两人在外面陪审。

    即便是参与最多的老梅,也只不过是陪着云扬审讯了其中一个而已。

    但这一次,老梅方墨非自觉才是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刑讯逼供”!

    真说起来云扬的刑讯手段也并不花俏,更不复杂,没有令人惊艳的特异手法,全程下来,一切都显得很普通。

    唯一不普通的就只在于……一直一直连续的,不间断的递进施为;还有那脸上似乎永恒不变一般的平静冷淡。

    不说,可以。

    继续。

    折腾到死,救回来。

    然后问一句说不?不说?好的,再继续。

    然后下一位。

    不说!?没关系,就这么看着好了!

    哥有的是耐心,还任凭你们互相打气,任由你们谩骂,任由你们诅咒;一遍一遍的拷问刑讯,周而复始。

    甚至都没有分开审讯,从一开始就直接将所有杀手俘虏集结到了一起。

    就在一起,我不怕你们串供,欢迎尝试。

    只要你们有把握能瞒的过我!

    一个人或者可以撑得起一次死亡的考验,因为绝大多数的情况之下,一死百了真的就是一死百了了!

    可是落在云扬的手里,尤其是绿绿重临的当下,一死百了就是一个好笑,想死,没问题,我会让你从生到死不断的轮回,想品味多少次都没问题!

    在旁观视的方墨非与老梅虽然不至于说感同身受吧,但那滋味真心地不好受——请输入正文。请注意: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请勿上传任何色情、低俗、涉政等违法违规内容,我们将会根据法规进行审核处理和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