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五十四章 跳出棋盘的棋子!
    三人同时叹息,这还真说不得错了,当真就只能说明,天意弄人,或者天是故意!

    眼前这个时机当口,天唐城所有的那些巅峰高手气息,全数消失;或者更正确一点说,整个天唐城,修为最高的,直接就是毕先生手头的这些人了。

    就只是为了对付一只小老鼠,我派出了十只猫。

    够不够?

    随便一想,就知道,够了!太够了!

    难道对付一只小老鼠还要出动四头大老虎不成么??

    但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谁能想到,十只猫……居然就没能拿下那一只小老鼠?

    这事情,向谁说理去?

    谁能看得出来那只小老鼠,骨子里竟是吃猫鼠,有毒啊!!

    “你们可还记得当我拿到这一本棋谱的刹那,我们四个人同时吐了一口血吗?”毕先生道。

    “记得,如何不记得。”

    毕先生惨笑一声:“我们修炼的乃是同心同命,四方神煞神功;这套功法的优势就在于一荣俱荣,修行进度是常人的四倍乃至十六倍,可谓罕世奇功,然而缺陷却也在于此,一旦有损亦是俱损,因为咱们四个人的命脉等同是合为一个人的命脉了。”

    “一旦有任何一个死了,其他人谁也都活不成,无有例外。”

    “咱们兄弟的存在……有很多人知道,我有替身之说,更加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却又哪里有人知道,咱们这四个人,事实上是死一个就等同四个全死……”

    “倒也不必太过悲观,毕竟我们聚在一起,尤能发挥单一一人十六倍的威能。”另一人道:“以咱们四个人综合起来的战力,就算是面对凌霄醉,也能正面搏杀之。”

    “那是以前,现在注定是不成的了。”毕先生苦笑,脸上有惨然之色:“这一本棋谱,已经引动了我体内的禁制;我们已经发挥不出多少力量了。”

    “所以我才说……是我……连累了三位兄弟。”

    他歉然的看着自己的三个兄弟:“对不住。”

    三人同时热血上涌:“大哥,你这是什么话!咱们兄弟纵横一生,快意江湖,早已经够本了,犹有许多富裕。生死同途,才合兄弟之意!说什么对不住,那可不是生分了么?”

    毕先生欣慰的点点头,随即皱起眉头:“只是,我尚有一宗疑问想不明白……”

    他并没有说下去,却在心里寻思:这件事尚有一个蹊跷之处,难以理顺。因为这本棋谱的原主乃是那个人啊!现在,怎么就到了云扬的手中呢?

    云扬握此棋谱,以此为媒介找上自己,反倒可以理解……毕竟自己的爱好就这么一点,许多人都知道,而自己的棋艺,在天唐城一个极小的圈子里也算是有名的;所以说,这本棋谱如何会落到云扬手中,反而是一件难解之谜!

    至少在毕先生的认知中,这本棋谱的主人,与云扬无论如何都不该是朋友,甚至不该有交际!

    格局相差太大,甚至,该说是绝对敌对才是!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这本棋谱竟会落到了云扬的手中?

    若是那人有心想要让我死,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只要其心念一动,自己也就灰飞烟灭。

    但是……这样做,又有什么目的呢?

    然而不管如何,毕先生仍能确定一件事,就是从棋谱落入自己手中,引动禁制的那一刻开始,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活不成了的!

    因为,真正想要自己死的,并非是敌人,而是……那个人!

    只要那个人想要让自己死,那么纵使自己逃出了天唐城,逃出千万里去,也无用处。

    可是,那个人为什么想要我死呢!?

    而且,看这样子,自己势必是死在云扬手中!

    但是这一点,不可理解啊。

    “你辛辛苦苦建立四季楼,却又眼睁睁的看着四季楼的外围力量一点点的被蚕食……眼睁睁看着四季楼的人才,一个个的死……却又是为什么?”

    “这么多年,四季楼笑傲风云,执天下江湖牛耳,为何要在今时今日自毁根基?”

    “这一切的终点,到底是什么呢?”

    毕先生想着想着,只感觉浑身上下血液莫名地开始快速奔流,一时间,只觉得头晕目眩,两眼发花,登时忍不住哇的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

    身后三人,也尽都同时喷出一口血,一个个身子摇晃,神色委顿。

    “我始终,便如一个棋子,任人操纵。想不到,就连我的死,也要被人操纵!”

    “若是有来生……”毕先生微笑道:“我一定……要做那个下棋的人!”

    “绝不甘心……只做一枚棋子!”

    他惨然笑了笑,道:“兄弟们,看来是时候了,咱们上路吧。”

    三人嘴角血迹宛然,抬头看着他,眼神格外复杂。

    “难道还要等人来杀了我们,助其完成一桩功绩?”毕先生淡淡的笑着:“他想要让我这么活着,我自然可以这样活着;但是……他想要我这么死……我却犹有不甘,不能决定自己的生路,这死路,还是想要做最后一次主的!”

    三人身子一震:“方运呢?”

    “方运……”

    毕先生闭了闭眼睛:“他已经带着我的一些东西……远走江湖了!今日你我虽然注定难脱死厄,但我们的仇,未必没有了结之日,彼时,定然会有人为我们雪恨的。”

    他淡淡的笑了笑:“我虽然是四季楼的棋子,但是……方运却不是。”

    “咱们,上路吧。”

    “最后一次,自己自主选择上路的时间,不因他人意愿!”

    “这一次,我偏偏要……跳出这个棋盘,嘿嘿,嘿嘿……”

    “以生死为代价,跳出棋盘!”

    话音未落,毕先生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可是其丝毫不见颓势,反而哈哈大笑:“纯金璞玉红尘中,建功立业人中龙;惟惜不得天命主,震荡江湖一抹红…………”

    笑声中,一团火焰,莫名地升腾而起。

    随即,整间书房就此陷入冲天大火包围之中!

    之后不过半盏茶的功夫,整个府邸全数被熊熊烈焰吞没。

    火光冲天,全然无法遏制,竟将半个天唐城的夜空都染得通红!

    ……

    夜色中,云扬与计灵犀,还有十殿阎君等人,正在向着这边急速赶过来。

    原本决战之地,却已然沦为一片火海!

    “起火了?”云扬一皱眉,本能的感觉不对劲:“大家加快速度!!”

    众人如流星一般的划过夜空,飞速而去。

    …………

    <写今天更新,写废了一次。一开始写的是战斗之后;但,写完发现味道不对。于是将心比心代入的想了想,如果我是一个这样的人,我会不会被人如此操纵?

    所以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大家看着,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