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一枚棋子
    云逍遥负手站在门口,脸色冷淡,不发一语。

    所有来此的人一看到云逍遥站在这里把关,顿时知道这件事不是自己能掺和的,立即止步,更无一人上前发问,自寻没趣。

    一直到……

    太子带着几个护卫,衣冠不整的气喘吁吁而来。

    看到云逍遥在门口,上前行礼:“原来云王叔在此,小侄有礼了。”

    云逍遥淡淡道:“太子殿下何往?”

    太子道:“听闻毕先生出事,小侄心急如焚……特意前来探望一二,毕先生可救下了吗?!”

    云逍遥没有表情道:“太子殿下果然倒是重情重义之人,只可惜本王来此另有他因,还真没注意此间尚有生还者与否。”

    “云王叔,小侄……想要进去看看。”太子殿下脸上神色很是焦急。

    毕先生手里,掌握着太多东西,而这些东西一旦暴露出来,不要说什么坐上皇位,恐怕自己的命能不能保得住,都属未定之天。

    有鉴于此,太子焉能不急,是故明知自己此时到来,尽着痕迹,却仍是不得不来。

    云逍遥冷淡的说道:“里面现在还在处理后续,尤有相当程度的危险留存,太子殿下若是想要进去,只怕还要再稍等一下,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何必急于一时。”

    太子哪里等得起,满头大汗道:“云王叔,我必须要马上进去,毕先生乃是我太子府的首席幕僚,我迫切想要知道他的生死,我想,我有权利进去,一看毕先生到底怎么样了。”

    此际,太子的口气已经渐渐转为强硬,显然生出了硬闯之心,如果不是忌惮云逍遥之威名,武力,只怕就已经直接硬闯了!

    云逍遥的眼中即时露出犀利的锋锐神色,淡淡道:“若是太子急于一时,那就尝试从本王身前闯过去吧,只要太子能为,我保证我之后再无人拦阻太子之后任何动作。”

    太子:“……”

    云逍遥凌厉的眼神掠过太子,突然将自身气势提升到巅峰,一眼照看向太子身后的护卫。

    陪同护持太子的八个护卫只感觉恍如一座大山突然降临而落,忍不住齐齐一声闷哼,两腿发软,整齐地跪在地上,一时间竟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云逍遥道:“无论是言语相求,还是跪下乞求,我都无动于衷,再者,本王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当得起你们这一跪,既然你们都跪下了,就跪着吧,不要起来了。”

    气势如山更甚刚才,压着这几个人始终站不起身来,不,根本就是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太子上前一步,云逍遥眼神倍显温煦微笑的看着太子,仿佛观视子侄满满的温情,然而一只手却已经轻轻地按在了腰间剑柄之上。

    太子即时感应到一阵凶戾的气息扑面而来,浑身上下尽被恐怖氛围笼罩,满心满身尽是毛骨悚然,脚步分明已然抬起,却迟迟不敢落下去。

    云逍遥敢杀我么?

    云逍遥敢杀我!

    太子头上冷汗涔涔而下,僵在当场。

    适时,毕先生府中人影闪动,云扬当先而出,脸色淡然从容,波澜不兴。

    云逍遥目光与他对了一下,云扬眼神眨动一下,这时,云扬身后乍现一片浓雾,袅袅升起,紧接着,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尽都消失在浓雾之中,就此无影无踪,踪迹不见。

    门口,就只留下云扬与云逍遥父子二人。

    云逍遥淡淡道:“此事既了,走吧!”

    父子二人一起迈动步伐,就此扬长而去,更无一语虚废。

    对于就在自己面前的当朝太子,直接就是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太子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眼中闪烁出恶毒光芒!

    “我此生若是不能登基大宝倒也罢了,但若我彼时能君临天下,云逍遥,云扬,定要将你们抄家灭族,凌迟碎剐,万劫不复!”

    “进去!”

    虽然明知道在云扬搜过一遍之后,十之八九已经剩不下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太子殿下心里还是存了万一的侥幸。

    狠狠地看了一眼自己倚为长城的八大护卫,太子殿下心中无限憋屈。

    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

    弱到了……别人根本全然不屑一顾的地步!

    怎么办?

    “内中有什么发现?”云逍遥。

    “完全没有。这件事情的发展太过古怪,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出人意料,曲折万状,费解至极。”云扬这会是真心的感到苦闷。

    在他设想之中,无论如何,像毕先生这般的文丞武相,怎么也要拼死挣扎一把才合乎其身份,以及……常理!

    相比较于当前状态,合该面对无数阴谋陷阱,故布疑阵,乃至直接搏杀,又或者其他什么才合乎常态……

    但,自己做下的许多准备一点都用上,对方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甚至还死得很得意,临死尤道破自己的真实身份!。

    那一句“云尊,你想不到吧?”当真是……一种死了还能意气风发的张狂!

    这一役下来,自己竟莫名其妙的落到了下风!?

    可任云扬想破脑袋,却也想不出来这到底是为何?

    现场任何线索都没有留下,更遑论有价值的东西,而这个结果,更令此局变得扑朔迷离了。

    如果一定要说有收获的话,那就是死者的脸上神色,云扬仔仔细细的观察后,得出一个结论。那坐在椅子上的毕先生,死的时候处在一种轻松悠然的状态,其他三人就只是平静。

    那是一种放下了什么又或者是摆脱了什么的轻松写意,大抵就是如此。

    云扬此际手心里,握着一枚白色棋子。

    毕先生死前,在手心里握着的就是这一枚白子。

    云扬感觉,若是毕先生之死有所暗示有所执念,又或者有什么放不下的事情的话,那么,必然就着落在他的身上。

    但他死得干干净净,就只有这一枚白子握在手心里。

    到底什么意思?

    如果是暗示,又暗示什么呢?

    云扬将手摊开,深深凝视着这一枚白色棋子,眉头一时皱眉,久久不语。

    …………

    <今天有事,提前更。前几天张杰后面的话是起点自动加上的,我有时候会忘了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