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五十七章 重重迷雾
    看着云扬手中的棋子,云逍遥忽而出声问道;“这是毕先生临死之前手中的东西吧?”

    “不错。”云扬点点头。

    “这一枚棋子,能有多少说道?”云逍遥又追问道。

    云扬沉思不已。

    云扬早已再三检查过,这真的就只是一枚很普通的棋子。

    还真没有多少说道。

    云逍遥顿了一顿又道:“一枚棋子,它的现实意义,不外就是棋盘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其他方面,即便是作为一位绝世高手的暗器,所能发挥的作用也不如在棋盘上重大吧。”

    云扬道:“这说法倒不是那么绝对,见仁见智吧。”

    “我倒是觉得,一枚棋子对应的一步棋若是用得好了,便可以定鼎一局棋的输赢!”云逍遥道。

    “这倒是真的。”云扬还在点头。

    “棋子……”云逍遥挖空心思,想要给云扬提供更多的思路,却想破了脑袋也没什么再可说的了。

    “棋子……”云扬深深沉思:“棋子……没有人,棋子就是一块石头,一块朽木,一件死物……只有落到了人的手中,才会发挥作用;在暗器手法高明的人手中,哪怕是一枚最最普通的棋子,也能发挥断生判死的效能,所以说,关键的还是人,还是那只手。”

    “毕先生临死之际,干的最后一件事是摆了一局棋谱,更将一枚棋子握在手中。”

    云扬道:“你说他会不会感觉,自己就是一枚棋子,死尤不甘?!”

    他霍然转头,看着云逍遥。

    云逍遥轻轻叹息:“这天地之间,又有谁不是一枚棋子?”

    云扬皱紧了眉头,道:“他的死,诡异却尽显轻松……那他会不会是以为,自己以死亡的方式,摆脱了自己做棋子,被人操控的命运?”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以决断自身死亡时刻的方式,从一只恐怖大手之中挣脱了出来?”

    云扬道:“若是这么说的话,倒是可以说得通的。”

    云逍遥沉思,半晌无语,显然云扬言语内中的思维逻辑对他而言有点超纲。

    “看来他身后的那个人,真的非常之可怕……否则他又何至于要以自杀的方式,予以最极端的抗争。”

    云扬道:“我想,他是确认了自己最后的归途,终究心有甘心,不想到了临死之际,还要接受棋手的摆布,所以选择了自杀!”

    “既然无论如何,都是一个死,那就莫如由我自己来选择死亡的方式。”

    “或者,他的自我了断,还破坏了那个棋手的什么计划?”

    云扬沉思着:“若是我这一生,始终也都是在受人操纵,那么在我临死之前,能不能用我的力量,来反击这个操纵了我一生的人一下?”

    “若是能够将自己的死,作为最后,也是最极端的反击,倒可告慰一番了!”

    “所以,这位毕先生还真是一位智者。”

    “就是不知道这位智者的思考方向,会不会与我相同!”

    “只不过,毕先生临死之前,手心中握着一枚白色棋子,这个颜色,白色,有没有什么别的寓意?”

    九尊之云尊亦是九尊之智尊,智者与智者的思量,总有略同!

    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智者思虑相同的或者更多!

    云扬一番推测之下,感觉自己纵然不能完全复原毕先生心中所想,但自信十之六七,还是应该有的。

    ……

    回到云府,云扬在自己房间里,摆出来了那一局棋。

    他盘膝而坐,专注棋盘,此时此刻,他将自己的思绪完全代入了毕先生的心境之中。

    以云扬对毕先生的了解,这个人当真可以称得上是算无遗策,心思缜密到了极点。

    这样的人,若是为文臣,长袖善舞纵横朝堂不过等闲事,即便权倾朝野掌控天下也不过是略费一番功夫而已。最最不济,也能做到一部尚书之位。

    若是从军的话,起码也得是另一个寒山河;甚至纵然比不上寒山河也不该弱于秋剑寒冷刀吟。

    如果我是毕先生。

    我有经天纬地之才,定国安邦之智;却只是在四季楼当一个江湖组织的文丞武相之一。

    还要始终受人操控,节制;无从摆脱。

    我会憋屈吗?

    云扬扪心自问。

    会的!

    我会憋屈!

    肯定会的!

    云扬看着棋盘。

    “既然憋屈,我该怎么办?我连自己的生死都无法控制。还能怎么办?!”

    “活下去才有希望,长久的熬下去,或者能够熬到结束,能够摆脱的那一天,这该是最初的想法,智者也是人,是人就不愿放弃希望……以及万一的侥幸。”

    “然而努力了许久,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一直到了某一日,发现自己不但无法摆脱生死控制,甚至是到了自己被放弃的时候,又会怎么样?”

    云扬心神震动了一下,喃喃道:“我为什么会想到被放弃这几个字?”

    他即刻回想起了毕先生那四个人的伤势。

    生命精华衰败,五脏枯竭!

    云扬猛然间想到了当初的春寒尊主,似乎明白了什么,想通了什么。

    “如果这样子的话……”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手心中那一颗白子,轻声道:“毕先生,如果我猜得没有错误的话,那么你应该给我留下一些东西才对;但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找到呢?你究竟给我留下了什么呢?”

    “这不合理!”

    “更重要的,他竟然知道,我是云尊!”

    “他为什么会知道?即便是猜到的,也该当有相当的凭据!”

    “他知道了我就是云尊,却没有说。之前大家立场绝然对立,与九尊为敌,从来都是四季楼的终极目标。而他知道我是云尊,却没有向四季楼的更高层道破。”

    “以四季楼对九尊情报的重视,若是他早知道了,那么只需要一声报告,就是大功一件,所以他必然猜到不久才是,以这个功劳,他甚至有想要摆脱控制,最起码也能够好过很多很多,有百利无一害!”

    “那就可以确认了,他不是早就知道,而是刚刚才知道的。”

    “若是刚刚才知道……为什么没有选择报告,换取好处呢?……想必是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五脏枯竭?认识到了四季楼在对他下手?想要他死?”

    “而这个时候,于她而言已经是回天乏力。所以……他选择将我的身份隐藏下来?”

    云扬想来想去,却仍旧有想不通的地方。

    倒不是想不通毕先生为什么会帮自己隐瞒身份,毕先生的自尽,那么轻松的解脱笑容,已经可以大致说明真相,可毕先生又是凭什么知道自己就是云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