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等待【补三】
    天唐城乃玉唐都城,若非外敌入侵兵临城下,每日城门大开,允许百姓自由进出的惯例决不可破,是故,再如何的戒严令也好,仍旧得让百姓进出,顶多就是排查稍微严密一些!

    江湖人在绝大多数时候都不觉得自己是普通人,自觉与寻常百姓迥异,然而此刻,却就是寻常百姓,偏偏事实上也是如此,江湖人不是老百姓吗?

    所谓禁令,充其量也就是让众多的江湖客进入天唐城的速度稍微慢一点,仅此而已!

    更有甚者,禁令对付寻常百姓,一般的江湖客固然颇有震慑,然而这些认为自己有资格抢夺龙皮密图的高阶修者,哪一个不是高来高去的存在?

    他们有一万种方法,在不惊动任何人任何势力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侵入天唐城。

    第一批进来的人,正是那些因绝杀令而来,原本渐渐偃旗息鼓却还没有走远的杀手们。

    杀手大在与四季楼火并看似得胜,实则两败俱伤之后,唯恐凶名素著的四季楼展开反扑,回头报复,化整为零,退往天唐城周边千里范围的山林内,休养生息,伺机而动。

    毕竟任务还未完成,绝杀令之使命也未完结,岂能就此离去?

    不意一共都没休息上几天,轰的一下子,天唐城这边又爆发出来了如斯大事!

    赫然是比绝杀令还要轰动的变故!

    一时间,连恨别离与洪斩真心感到……这是不想让我们好了!

    特么……这情况分明是连好好休息一下的时间也不给啊!

    但,这样的通天宝藏,你能不去抢么?

    知道兵贵神速什么意思?!

    于是乎所有杀手们蜂拥而来一拥而入强势入驻,进驻天唐城。

    随着无数杀手的强势蜂拥,仿佛点燃了某个信号,四面八方的江湖人,以更夸张更无掩饰,无所顾忌地围拢而来。

    什么?!城门不让进?

    我们避免麻烦,我们没工夫跟你们官方起冲突,我们不走大门,晚上飞进去行不?

    于是乎。

    再之后好一段时间的晚上,天唐城就像是一个硕巨无朋的大锅,而江湖高手们便如是从天而降的饺子,一个个的噗噗噗往下掉……

    其实说饺子真不是很恰当,你见过纯黑色的饺子么?

    天唐城周边的成衣铺,黑色布料全线脱销,短短数日间,黑色夜行衣,天唐衣贵,价涨数十倍!

    云府之中,云扬慢条斯理地搬过来一把椅子,施施然地坐在花架之下,静坐看书,微风徐来,紫袍翻起,衣袂纷飞,满身尽是悠然。

    他的发丝在风中飘起,白玉一般的面容,满是优雅飘逸。

    “你真的一点都不可惜?不是心里疼嘴上硬挺着不说,故作姿态?”计灵犀在他身边走来走去,对面坐着的,是上官灵秀。

    “……”

    “那可是九幽十七少的龙皮密图啊,就这么扔出去当诱饵,暴殄天物,白瞎了那好东西……”计灵犀表示自己很心疼,尤其是替云扬心疼。

    “……”

    “要是你得到了那龙皮密图,只要再找到那个地方,修炼了里面的神功,没准就可以提前打开……这个红光禁制呢……那毕竟是此世最强传说,九幽十七少的传承啊。”计灵犀连呼可惜的同时,又有些害羞。

    云扬翻了翻眼皮,将眼睛从书本上移开,直勾勾的看了一眼计灵犀:“……打开红光禁制,能干什么?”

    “能干……”计灵犀下意识地说了两个字,突然间连脖子都红了,咆哮一声:“云扬,起来切磋!”

    “哈哈哈哈……”旁边,上官灵秀实在是忍不住红着脸哈哈大笑起来。

    云扬这句话实在是……

    计灵犀听得上官灵秀的笑声,再也顾不得叫阵,跺着脚径自冲进了房中,轰然关上房门,再无动静。

    云扬那边则是懵懵地抬起了头:“我没说啥啊,怎么就光说不练了……”

    上官灵秀翻了个白眼,追着计灵犀走了。

    没说啥?

    好吧,我信了你的邪,小白了不起啊!

    话分两头,这事严格说起来还真不怪云扬,云扬现在的心思,压根就没在对话上,几乎全是随口应答。

    他的绝大部分心思,全部都放在查看九天令那边传递过来的许多消息。

    某某进城了,某某门派的人进城了,某某门派已经到了距离天唐城多少里处,正在加速前进……

    现在的天唐城,只要一入夜,即刻就会变成了江湖人士的乐园。

    夜行人嗖嗖嗖的来回跑动,如同赶集一般,直接就不避人了。

    不过短短四天时间,经冬天冷过手的那份龙皮密图前前后后转手了四次,亦是因为这四次转手,直接间接造成了不下一百位江湖人士的血案!

    每一个惨死当场的江湖客,事后被确认身份,全都是声名赫赫之辈。

    这其中还包括有三四个据说是早已经隐退江湖的高手名宿,当世顶峰。

    “……密图目前已经从一剑横天青子山手中转手,青子山丧命在洪斩之手。但密图最终却落入了成鹤云手中。现在成鹤云与他的几个兄弟已经成为众矢之的。”

    “成鹤云确认被截杀,连带其四个兄弟死了三个,仅有老二成梦云怀揣密图重伤逃走……”

    “……确认成梦云身死,密图落入一短剑黑衣男子手中,看其出手,应该是已然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许久的前独脚大盗齐梦罗。”

    ……

    消息就这么转来转去,层层叠叠,络绎不绝。

    云扬始终皱着眉头仔细观视着,却始终没有做出任何针对性指示。

    他在等,等自己渴望看到的消息出现。

    “……密图已经落入血刀堂手中,现在,血刀堂洪斩与恨别离合兵,又有无数杀手四方来援,被困在城东。……遁迹世外不履红尘的麻衣派门人,已经在天唐城南门三百里处现身。”

    云扬期盼的消息终于到来了。

    “麻衣派!”云扬嘴角露出来一丝残酷的笑意:“到了么!”

    紫衣一闪,瞬时便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下一刻,却已经于房中诡异消失。

    ……

    …………

    <还有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