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往前一百七十里,便是天唐城了。”

    彼端一队人马,足有一百多人,个个身披麻衣,头戴高冠,其中一人一边纵马,一边大声道。

    “嗯,等下就不需要那么急的赶路了。那龙皮宝图虽然出现了,然而没有千八百条人命堆填,是断断不会尘埃落定的。”

    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说道:“等下大伙还是先休息一下,养精蓄锐一番,之后进城也不要冒失冲动,先观察周遭状况,不要一脚就踏入战场,贸然吸引太多的注意力。”

    “太上长老说的是。”

    “这是经验之谈,盲目冲动,只会万劫不复。”

    “前方有个小驿站,咱们可以到那边修整一二。”

    “好!”

    众人快马加鞭,向前冲去。

    距离目标的小驿站,大抵还有几十丈的时候,突然间天空中风云涌动,一阵狂风忽的一声,全无征兆的刮了起来。

    随着狂风呼啸,地面上的许多尘土,随风而舞,便如一块屏风一般,兜头盖脸的向着一众麻衣盖了过来!

    所谓见微知著,高深修行者对于危机来临自有感应,麻衣派一干众人眼见面前异状,整齐地停住身形,尽都脸色沉重,目光四处梭巡。

    人人都明了一件事,这一阵突如其来的怪风,绝不单纯。

    “是哪位朋友将临,有何指教?”麻衣派的那位太上长老深陷入眼窝之中的眼睛陡然精光四射,沉声道:“既然来了,还请当面赐教,本派上下在此候教。”

    风声呼啸仍旧,四野寂寂肃廖。

    四面八方尘土飞扬不息,反有愈演愈烈之相,茅草翻飞,天昏地暗,却无人应答回话。

    太上长老脸色一沉,低声喝道:“布阵,防范!”

    若非心有恶意,搞出一点动静之后便该现身出来。

    对方既然没有应邀出现,那就一定是来意不善,彼此立场对立无疑!

    随着刷的一声轻响,麻衣派一众合共二十八人齐齐金钩闪烁,旋即又分散了出去,各自位置井然有序,显见彼此配合默契极佳。

    而剩下的人手则第一层防御带之内,以九人为一队,各自形成较小的阵势,随时准备出击,攻敌救友。

    最中央核心位置,仅余太上长老,麻衣掌门,以及另外三个长老,他们五个人居中策应,提防来袭者骤施突袭,或者特异大招,以策万全。

    这般大阵套小阵,环环相扣,内外呼应,正是麻衣派威震江湖无数岁月的诸天一百零八星宿大阵。

    随着麻衣派阵势布成,原本已然呼啸不已的狂风声势更剧,那份无所不在的杀气,亦随之愈趋浓郁,渐渐宛如凝成实质。

    太上长老的眼中露出来意外且凝重的神色。

    “阁下到底是谁?以阁下这般手段,却施以藏头露尾伎俩,岂是高士该为!既然有意针对本派,何吝现身一见,堂堂一战!”

    那太上长老话音未落,风中忽而传来一声冷漠笑声。

    随即,一个声音悠悠响起,充斥于风中,随着风声起伏摇曳,无远弗届,远近皆闻。

    “与世无仇,麻衣金钩……不染俗尘,不堕九幽……将相王侯,与我何尤……子孙切记,莫惹恩仇……一朝结怨,永世皆休……一朝结怨,永世皆休……永世皆休……”

    这段话,正是麻衣派开派祖师所留下的警派之言,自麻衣派创派初祖以降,素来奉为金科玉律,本门纶音,岂止无人敢违逆,即便是质疑,便已经是逐出门墙,永不录用之大罪。

    太上长老额头上涔涔的冒出汗珠,大喝道:“你到底是谁?出来!”

    风中,一个声音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淡淡道:“你就是麻衣派太上长老,恩,江湖人称金钩王的……王长峰是么?”

    王长峰合着眼帘,冷冷道:“尊驾这般故弄玄虚,可是立意与本门为敌了吗?”

    那风中的声音淡淡道:“为敌与否岂是我一人属意,我只问你,麻衣派的祖训,你可还记得?”

    王长峰老脸上的肌肉猛然抽搐了一下,幽幽道:“麻衣派的祖训,乃是麻衣派的事!老朽记不记得,还轮不到阁下一个外人来问。”

    风中的声音冷冷的笑了一声,道:“果然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现如今的麻衣派尽是数典忘宗,违背祖训之辈,然而违背祖训的下场该当如何,你可还记得?”

    麻衣派掌门人怒声道:“你是谁?口口声声麻衣派祖训,你又凭什么身份,什么立场,出声置喙!?”

    风中的声音冷冷道:“想来你便是麻衣派的当今掌门人葛祖恒了?你们麻衣派中人违背祖训,欺师灭祖,你这个掌门人认为,应该得到什么样的惩罚?”

    葛祖恒冷笑道:“有什么样的惩罚也好,但至少轮到阁下这般的藏头露尾之辈来教训!”

    空中的声音呵呵一笑:“轮不到藏头露尾之辈来教训……这话说的好。外人却是无能干预贵派之事……只不过,却不知道我这个藏头露尾之辈将你们麻衣派灭门又如何!?”

    葛祖恒怒哼一声,道:“有胆量的便现身出来!一味的装神弄鬼口舌争锋,便能让我麻衣派灭门么?难道如今江湖,尽是如阁下这般徒逞口舌之辈?!”

    那风中的声音哈哈大笑,长吟道:“一朝结怨,永世皆休……一朝结怨,永世皆休……”

    突然间风云再变,金光乍闪,天空中骤起轰然雷鸣,随即,无数霹雳闪电就此轰然落下。

    一道道狂舞银蛇,就在这黄昏的空气中,闪现着狰狞亮光,尽落人间!

    轰轰轰……

    地面上,便如同时是无数炸药,同一时间齐齐引爆,眨眼光景之余,满目尽是,火光冲天。

    天雷劫世,威势撼天动地,天空中的风云动荡愈发激烈,风起云涌,气象万千。

    然而麻衣派却不愧是千年传承的大宗门,面对如斯威势的风雷交加,虽然不免心慌意乱,但金钩同时仰天举起,一片灿烂的金光,冲天而起。

    这阵势生生吃下了宛如灭世一般的雷劫,甚至没有出现殒命在雷劫之下的亡者,诸天一百零八星宿大阵的巨大威能却是盛名之下并无虚士,当真了得!

    天空中传来冷笑声音:“麻衣派,身穿麻衣果然厉害,竟然能抵挡天雷轰顶。”

    这句话,充满了讥嘲之意。

    显然是说,麻衣派不尊祖训,理应天打雷轰的意思。

    葛祖恒狂啸一声:“鼠辈!出来!”

    空中狂笑声响起:“莫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