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八十二章 血债血偿!
    “云尊大人!”王长峰突然间猛的大吼一声:“老朽有话说!”

    明明声如雷震,震耳欲聋,可是云扬仍旧好似旋风一般穿插不停,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

    那有形无质无惧任何攻击的诡异袭杀,天下独步的天意刀法;辅以无坚不摧,无牢不破的天意之刀;再综合上快到极点的速度;令到他在这一场杀戮之中,如同龙入大海,虎啸深山,无人可挡,杀人如杀鸡。

    此时此刻此地,乃是云扬的绝对主场!

    连续九十九刀疾风快斩之余,七名麻衣派弟子如同被凌迟碎剐一般的砍碎,声音飘出来:“王长峰,你想说话说就是,本尊虽然在杀人,但耳朵却还能听得见,你的话,不会耽误本尊的行动,放心好了!”

    灰影一旋,又向着另一边扑了过去,所过之处,仍是满目血光纷纷,一浪高过一浪。

    王长峰一时间心如死灰。

    那以往在自己手中无坚不摧,不知道帮助自己杀死多少敌人的无敌金钩,已经无数次的落在那云尊身上。

    从第一次的欣喜若狂,到之后的疑惑不解,再到之后的徒劳努力,最后的无力与绝望,全都在在证明了一件事,自己对那云尊,无能为力!

    现在这个战场,就好像是一群人对上了一个鬼魂;一群人看似人多势众,以众凌寡,事实却是任你有通天的本事,但你的攻击对敌人全然无用。

    眼看着自己的弟子们一个个的惨死,却是毫无办法,那份有心无力的颓败感实在非言语能够描述。

    麻衣派此行一共来了一百三十人,尽都是派中精锐;本意乃是想要抢夺龙皮密图,但是现在,还没有到天唐城,就已经死了四十多个!

    而且,死亡数字还在持续增长之中。

    云尊刀光如雪,闪亮纵横,每闪一下,就有一道血光飞起。

    “云尊!云尊!您且住手!我有话说!”葛祖恒与王长峰披头散发,脸色惨白,接连呼喝,声音中尽是哀告之意。

    若说一开始他们还有反噬、干掉云尊的想法,但是看到这种景象,以及亲身尝试之后的无能为力,早已经失去最初的初衷。

    真的无法干掉啊!

    还有就是,仔细观视云尊的攻击力度,最少最少,对方也已经是道境五重的修为层次。而放眼整个麻衣派,拥有超过道境五重的,一共就那么寥寥数人。

    但即便是这些人,包括自己在内,对上这位云尊,不管施展什么力量威能秘法打过去,全都只如打散一片烟雾!

    用力大了还有可能打到对面的自己人。

    己方很想要谈判,甚至是求饶,但对方连求饶的机会都不给!

    就只是一味地杀戮!

    显见对方从出现动杀一开始所言的,覆灭麻衣派上下所有人,非是虚言,而是在付诸行动且行之有效,正在一步步的实现之。

    “众门人分散逃走,逃得一个是一个!”王长峰一声大喝,老眼中已经是泪光莹然。

    以他的眼力经验阅历如何看不出来,面对这样的敌人,哪怕分散逃走策略成功,最终能够逃出去的,也不会有多少。

    这一役,麻衣派已然等同于精锐尽丧!

    不意就在麻衣派的人才刚刚分散,各自为战,各自逃生的微妙当口,云扬突然一声长啸,战场周遭地界突然腾腾地冒出来一片片冥雾。

    冥雾四方升腾,遮天蔽地,瞬时间便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包围圈。

    一时间满耳尽是鬼声啾啾,仿佛置身森罗地狱,修罗无间。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缥缈的说道:“诸位已到森罗殿,有谁还能逃生?”

    十几个影影绰绰的人影,在冥雾中现身,一个个云里雾里,都带着高高的王冠。目光森冷,杀机盎然。

    王长峰等人原本就已冰凉的心头再添三分森寒。

    森罗庭!

    竟然是森罗庭十王同时到来!

    面对这样的阵势,还怎么突围?

    难道竟是天要绝我麻衣一派?!

    森罗十王出现之后,却没有动手开杀,只是远远看着云扬持续杀戮大戏,但举凡意图突围而出的麻衣弟子,全都被辣手干掉。

    有这十位在外拦截,一干麻衣弟子干瞪眼闯不出去啊!

    “云尊!当初的事情,委实是我们麻衣派违背了祖训;罪有应得!但那是老夫等高层的决议,与门下弟子无关,他们只是限于师长严令,不得不为!”麻衣派掌门葛祖恒惨烈的高声叫道:“你放这些弟子离开,老朽等人将命给你便是!”

    “我们绝不反抗,任凭处置!”

    “请云尊大人高抬贵手,放这些无辜弟子离开!”

    王长峰金钩已经横在了自己脖颈上,大吼道:“云尊!你听到了没有!只要你一句话,老夫这就将命赔给你!”

    云扬幽幽的声音不带半点感情,淡淡道:“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当日,你们麻衣派数十位高阶修者进入军旅,凭强横武力屠杀我玉唐将士,最终有万余人或直接或间接死于你们手中……”

    “铁骨关破,也有相当程度的原因在于你们的介入!”

    “千万兄弟的眼睛在看着我!”云扬幽幽的说道:“他们英魂不远,还在天唐城上空飘着。”

    “我的背上,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们的目光。他们在催我为他们报仇雪恨!”

    灰影一闪,云扬的目光从一片浓雾之中便如两道闪电一般直射出来:“此时此刻,今时今日,这么多血债命账,仅凭你们这几个人的性命,岂能扛得住?偿得了?!”

    “就算是你们整个麻衣派真个覆灭,仍旧不够!远远不够!”

    云扬淡淡的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高深修行者严禁涉足大陆列国征战,此乃是天玄大陆亘古以降的铁律,若然涉足其中,便须了断因果,想我玉唐征战沙场多年,世外门派从无参与。你们不惜违背祖训参与进来,与我玉唐为敌,若是最终还能留有传承,岂不是让而更多人心存侥幸?”

    “麻衣派!”

    云扬一声大喝:“今日,必灭之!”

    王长峰与葛祖恒惨声大笑:“哈哈哈哈……麻衣派,麻衣派……”

    两人泪眼相望,竟然相对无言,话已经说到现在,已经说绝了,当真已经是不用再说下去。

    云尊的决心,如同高山峻岭一般不可撼动。

    今日麻衣派的覆灭,已经成为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