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唐城东城的厮杀战况,越来越显激烈,造成的动静当然也是越来越大。

    整个东城区,基本已经就是一片废墟,满目疮痍!

    面对这等残酷情况,江湖好汉们心中也难免忐忑。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种言论悠然升起。

    “人在江湖,每一天都是玩命!要么就搏出一个千秋美名,万代传奇。要么,早死早超生,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人在江湖,谁不想成神成圣!如今,机会就在眼前,我为什么要放弃?宝物与我并世而生,适时而现,我就该是命定之主!”

    “所有江湖中的大佬们,哪一个起步的时候没有些奇遇?为什么就不会落在我身上?”

    “要走你们走,反正我是不会走的。”

    “将这条命在江湖上拼掉,与在这里拼掉又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要走?难道这里就不是江湖?”

    “人就是江湖,何处不江湖?死在这里,或者更加死得其所,去的快意!”

    “……”

    原本随着死亡人数越来越多,有很多江湖人也都开始打退堂鼓,江湖人固然热血者众,自以为是者众,但有心人,聪明人却也不在少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股异样的言论,横空而出,瞬时间便勾起了大部分人的野心与共鸣!

    是啊,怎么不是拼命?到哪里不是在拼命?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年江湖人很感慨地说了一句话。

    然后这句话便以风一般的速度,传遍了整个玉唐东城。

    “药不成丹只是毒,人不成神终成灰!”

    药,是药三分毒;唯有经过天道手法,炼成真正的仙丹,彻底驱除毒性,才能完全为人体吸收而且无害。

    人不成神……最终也就只有一蓬纸灰而已。

    而现在,炼制仙丹、成为神灵的可能,都在眼前!

    你退?

    退一步也许可保一时安然,但未来却是再无可期!

    ……

    云扬飘在空中,仔细地查看着每一个人。

    这些日子里,他已经这般暗中地探查了不下三千人,却始终没有欧阳萧瑟的消息线索。

    整个东城范围内,符合欧阳萧瑟身形特征的嫌疑者都已经查遍,就是遍寻无果。

    “嗯,我若是欧阳萧瑟……我该怎么办?”

    云扬停下寻找,扪心自问,逆向思维。

    “我若是欧阳萧瑟,我出卖了老独孤,而老独孤与九尊有莫大关系。九尊之云尊虽然从未露面,但在玉唐帝国却是一手遮天的大人物。尤其是天唐城,更是其绝对控制范围。”

    “但这两张宝图,在天唐城现世,我必须要去,尝试取得。那我该怎么去?如何进行?”

    “乔装打扮,易容前往,乃属必然!但如何易容改扮才能确保自身安全?走哪一条路线?”

    “云尊现在定然掌握了我的所有相关信息,所以我的一切,都将是对方的关注点,想要不被对方发现,不被联想,唯有将所有相关线索尽都反其道而行之,就可以回避嫌疑。包括说话口音,习惯,穿着,外貌,兵器……等等。”

    确实,也唯有将原有信息尽数反其道行之,才可以将自身嫌疑剔除得这般彻底!

    “但就算一切都改变了,却还是算不得绝对保险。玉唐官方大费周章地划出来一片城区,让江湖人征战,这其中岂无深意?”

    “就算表面看起来有方便治理,将战祸局限在一定区域内的因素,但岂知不是障眼法,更有甚者,也就是刻意缩小搜索范围,因为我若来,怎么会不参与龙皮秘图的争夺,我必然置身在东城区去!”

    “这么想下来,那东城区我反而是万万不能去的!”

    “对方布局至此,甚至不惜以龙皮秘图为饵,所图必然非小,我固然是目标,但多半只是目标之一,换言之,这场秘图争夺短时间内一定结束不了,我大可以先在其他的几个城区蛰伏,只要注意当前消息,便可判断局势走向……”

    “等到最后时刻,大局即将底定的时候,我再出去,非但自身状态万全,更兼以逸待劳。唯有如此,危险才是最小,才事最大限度的保全自身,而且……最后得手的机会,也更大。”

    “最后最后,若是实在事不可为,身在局外还是最佳全身而退的一大保证!”

    ……

    云扬想了一圈,喃喃道:“我若是欧阳萧瑟,来固然是要来的,但却不会置身于东城区。”

    “若非是在东城区安身,那剩下的南北西三面他会选择那面的,不,隐匿于西南北三方固然可保一时安然,但终究距离东城区太远;一旦发生变故,乃至最后尘埃落定,那点缓冲时间根本不够,很大机会来不及赶得上。”

    “这么算下来,位于四方中间的皇城区倒是可以算一个上好的选择……”

    云扬沉吟半晌,突地目光蓦然凝定了。

    “不,皇城区只怕仍旧非是最好的选择,那句最老套的俗话,最危险的地方最是安全,当下也是适用,只要能够找到最危险之地的盲点就好,而所谓危险的盲点,莫过于……灯下黑!”

    “那么东城区的灯下黑是什么呢?”云扬脑海中突然似乎被闪电劈了一下一般明白了起来:“只要进入东城区,动辄便是生死,难有例外,就算本身修为再高,在现如今的东城区,亦无特权……不,东城区内有一种人是不会遭到攻击的……军人!”

    云扬一念及此,仿佛醍醐灌顶,即刻生出更多的联想——

    “欧阳萧瑟只要能够混入军队那些进去收尸的官兵之中,岂不就随时掌握当前动向?而且还是随时可以出手介入争夺,相对的,只要他不出手,他便是一定不会遭到攻击的存在?”

    反过来头来一想,这当真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却也是一个最佳选择。

    只是想要得出这个最终结论,却必须要转一个大圈才能够想得到。

    这是一个思维盲区。

    接下来的后续就相对简单了,云扬直接去找铁铮帮手,有些事由铁铮去办,比之水无音还要更加快捷便利,得心应手。

    ……

    …………

    <章节名错乱了,我正联系编辑修改……惭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