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无一遗漏
    那出言喝问的铁骑军官脸色一阵惨变,噶声道:“那……我那三个兄弟……”

    云逍遥长叹一声。

    他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人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众多铁骑官兵登时俱都默然,一个个眼中泪花闪动。

    男儿有泪不轻弹,然而战场之上累积下来的战友情谊,总能挑动那男儿热泪。

    那铁骑军官哽咽着说道:“那么……我那三个兄弟……我……我们之间还有没有……”

    云逍遥沉痛道:“有。”

    那军官愤怒的说道:“是谁?!还有谁?”

    刀锋一般的目光,在身边众人的脸上掠过。

    云逍遥叹了口气,走进两步,凑到那军官身前,轻声道:“就是……”

    一语未尽,云逍遥蓦然一伸手,早已掐住了那军官的脖子,另一只手随即闪电般劈下去,怒声道:“就是你!”

    噗的一声,那军官显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伪装得这么好,情绪这么到位,自我感觉良好,却仍旧早已被认了出来,当真是一点防备也没有,直接被云逍遥一掌将肩膀完全劈碎,连胸口也整个的塌陷了进去!

    他瞪着眼睛,满眼尽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云逍遥,艰难挣扎道:“你……你怎么……你……”

    云逍遥眼中闪出深沉的愤怒,道:“铁骑众之间的感情,如你这等混账何能模仿得出万一?!不思为兄弟报仇,不问兄弟们遗骸在何方,只顾着纠察奸细,你以为什么是铁骑将士?!”

    这人目光涣散,喃喃道:“原来……如此……”

    云逍遥道:“我们的人呢?”

    这人惨笑一声:“想不到,想不到我千幻书生……竟就这么栽在这里……”他已经开始涣散的眼神有些嘲讽的看着云逍遥,嘿嘿道:“至于你们的人……还用问么?”

    云逍遥暴怒的大喝一声,一掌将那千幻书生的脑袋拍得粉碎!

    四周,超过五十位铁骑官兵目光炯炯的看着这一幕,人人尽都是一脸的愤怒与悲伤。

    嗖嗖嗖……

    金光再次闪动,这一次,出现了五道,目标直指人群之中的五个人。

    这五个人看到金光向己而来,都是一声大吼,根本再没有丝毫的迟疑,纷纷跳起向外飞奔。

    行迹已露,再不逃就真的要等死了。

    不意他们这边才刚刚跃起,也是不知怎地,五个人跃起的身形诡异地停止在半空中,似乎有人在他们脚上绑上了绳子,随手一拉,生生地拽了回来。

    已经有了前次经验的方墨非早已经做好准备,身子一晃,手中长剑再度奏功,剑光如霹雳横空,噗噗噗噗噗……五个人头几乎不差先后地掉落在地上。

    亦是打这开始,尤不等云逍遥铁骑军兵士核查死者身份,那边已有七八个混在铁骑士兵中的人拔身而起,冲向高空,往外疾飞而去,现在态势明朗,他们已经不敢再抱着隐藏在这里的心思。

    他们固然不确定对方是否已经掌握了自己的资料;然而已经暴露的这九个人却绝没有一个是寻常角色,尤其是那千幻书生,堪称是当世有数的易容大家,易容手段当真已经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完美无瑕,至少自己就看不出来破绽。却还是被抓出来杀掉了。

    这样的人都不行,自己再留在这里,岂不是与找死无异么!

    随着他们这一动,剩下的还隔着很远的冒充者亦随之纷纷行动,紧接着又有十二个人四面逃窜!

    云逍遥见状并没有急着拦截逃者,径自一声长啸,声震全场。

    亦是在这一声长啸之余,四面八方乍然出现无数影影绰绰的人影,在空中拦截住那些逃逸之人,大打出手!

    现身拦截之人打扮如一,全都是戴着一副狰狞可怖的青铜面具,异常的阴森恐怖,同样恐怖的还有他们的身手,尽显势大力沉,威势骇然,只如斩瓜切菜一般,不过片刻之间,就将意欲逃走的二十来人斩落十七人于地面!

    至此,仅余最后三人尚在顽抗。

    这三人的实力确实了得,即便是对上了十殿阎君的围攻,纵使稍落下风,仍旧是有攻有守,攻守有据,全无慌乱之相。

    云扬在暗中看着,不禁暗暗皱眉,更无犹疑,再度出手入战!

    今日之事,有相当部分超出云扬的预期,云扬实在没心思更加没有时间跟这几个人兜缠,尽速了结此役为上。

    清风悠悠,徐徐而来,似乎一切仍旧如前。

    然而正自身处战斗氛围中的三个人却即时感觉到了不对劲。

    自己分明身在半空,但现在的的感觉却是宛如置身于大海之中,浑身上下哪哪都不得劲儿起来;手脚也似乎被无形的海浪影响,出招之际颇有到被隐隐干扰拉扯的迹象。

    各种影响累积之下,致令自身发挥再难以畅快淋漓。

    正在奇怪之际,却又惊然发觉自己的两只脚貌似被什么物事缠住,移动维艰。

    就如同是在海底,被水草缠住了一般,百忙中偷空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急运自身功体极限爆发,这才感觉腿脚上被缠住的部分重复轻松自如。

    虽然摆脱桎梏,但经过这一点点的耽搁,身上早已经多了七八条伤口,战力不免稍减。

    更可有此窥见,对方的那些人并没有受到那诡异干扰的影响。

    这岂不意味着,那诡异干扰来自于对方,否则怎么只对自己生效!?

    三人心下登时又急又怕,大吼一声:“这是怎么回事!”

    情急之下,尽展自身极限修为,拼命一般地往外冲去。

    然而十殿阎君此际已经占据了压倒性上风,又岂会允许三人逃出去,毫不避让的展开了更进一步的攻势,声势更甚之前,此消彼长之势越来越明显。

    那三人越战越是心惊,除了十殿阎君灭绝攻势陆续有来之外,更能感觉空中的空气似是越来越粘稠,那种在水中施展不开的别扭感觉更趋明朗,更有甚者在于……脚下赫然再一次的被缠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