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大吼,直震得所有在场众人耳朵都是嗡嗡作响,一时不复常时灵敏。

    与此同时,另一口闪烁着寒芒的刀锋亦随之而现了!

    这刀锋闪现的那一刻,整个空间的温度都似乎骤然下降了几分。

    普一出现,无尽刀光绵绵滋生,顷刻之间便已聚集成了一座刀山,轰然落下,目标直指萧瑟的气势源头!

    然而那股萧瑟的气势面对骤来危机仍旧是丝毫不减,反倒冲天而起,厉行反扑,大袖一甩之余,刀光惊现如电;当的一声格开云逍遥的剑,老梅的刀,一脚踢偏方墨非的剑尖,另一条衣袖里面,亦有两道电光一发即收,将两位追袭过来的森罗王者兵器生生荡开,顺势化作一团电光,蹿升而起,强行冲击云扬构建的刀山封锁,一阵爆响之后,轰的一声突围而出,直上九天。

    旋即又闻一声长啸传来:“云尊大人,你的目标果然是我,倍感殊荣啊!”

    对方强势突围,展现惊人实力,更见御气蹈虚之能,一步跨越三十丈空间,宛如流星一般飞到了一棵大树的树梢,微微借力之下身子再晃,咻的一声就此化作了夜色中的黑点。

    而最后两个目标的另一人却是尽洒漫天血雨,从空中急坠而落。

    “好强!”

    方墨非仅止承受对方一脚,还有宝剑作为缓冲媒介,却仍感到虎口发麻,身子倒飞出去,再看着冲天而起的目标欧阳萧瑟,眼中已然尽是震撼之色!

    这欧阳萧瑟的修为,显然远远超乎了众人的预计!

    云逍遥亦是满脸慎重,难以置信。

    “当初两大杀手齐名当世,独孤寂寞,欧阳萧瑟;端的名不虚传,名过其实!”

    再看空中,非但目标荡然,连天际风云也告全无,满目尽是静肃。

    “三十五名冒充者已经全部揪出来了。”云逍遥喝道:“收队,将这里还给江湖!”

    他又自眼神忧虑的看了一眼天空,天际风云俱去,代表云扬已经去追踪目标。

    可是欧阳萧瑟强横得大大超出预计,云扬一个人追上去,会不会再生意外?

    正在斟酌思量着接下来要怎么办,却乍然听到了另一边骤起轰隆隆的声响不绝。

    却是杀手们又再度与江湖人鏖战了起来。

    “江湖事江湖了,我们玉唐官方不会介入;但若是再有任何人胆敢损伤我将士,图谋不轨,这里的三十四个死人,尽都就是榜样!还有就是,身死仍非终点,涉案之人,九族皆诛,尽杀无赦!”

    云逍遥的声音便如洪钟大吕,在东城上空隆隆响过,震耳欲聋。

    东城地界中人闻之无不心中一凛。

    混迹江湖,素来有祸不及妻儿之说,几乎是江湖铁则。

    但现在很明显,朝廷绝不会顾忌这条江湖铁则,江湖事江湖了,一人做事一人当,再大的纷扰,只要当事人身亡,一人偿命便算终了,然而朝廷法度被破坏,诛九族只是常态。

    若是平日,江湖客难免会觉得朝廷做法未免严苛,可是这一次,众人却愣是没有觉得那里残忍,反而只有理所应当的念头。

    此次玉唐东城大战,玉唐官方已经给出便利,甚至是释出善意,给予死去的江湖人一份身后事保障,在这样的前提下,你们破坏了规矩,便是与所有人为敌!

    与江湖客,杀手组织大,还有玉唐朝堂三者尽皆为敌!

    当然是死不足惜!

    ……

    欧阳萧瑟身形如电,移动速度之快,肉眼都几乎看不清楚他的移动诡异,在茫茫夜空之下中,便当真如一道虚幻不存的影子。

    这一刻,欧阳萧瑟毫无保留地使出了平生之力全度奔逃。

    已经暴露了!

    云尊已经盯上自己!

    那么当务之急,就是要甩掉云尊,彻头彻尾彻彻底底的摆脱云尊,然后才能说到重新换一个身份乃至后续。

    当然了,龙皮宝图的图谋仍旧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的!

    这个对于欧阳萧瑟而言,已经是此生执迷,九死无悔!

    他一路急飞,早已脱离天唐城地界,亦等于离险地越来越远,生机愈增,可是听着自己头顶上那急骤的风声呼啸,却令其心下越来越急躁。

    夜色肃廖,天地静寂,何来疾风呼啸?

    那自己感受到的呼呼风声从何而来已经是呼之欲出——

    必然是云尊!

    只能是云尊!

    对这一点,欧阳萧瑟自然是心知肚明,可是对他而言,仍旧只能逃,一味的逃下去。

    再过片刻,欧阳萧瑟已然彻底远离了天唐城地界,来在了地形复杂的山林之间;迷蒙的夜色如故,然而欧阳萧瑟化身的灰影忽而盘旋,嗖的一下子,突兀消失了。

    这是欧阳萧瑟早有提防的备手,早在进入天唐城之前就设置下的隐秘洞穴,亦是他明知云扬追踪在后,无法摆脱,却仍旧一味潜逃的主因,纵然风势浩大,却终非遍览无遗,我隐身于我提早备下隐秘之处,你能奈何?!

    风声呼啸,仍自紧追不舍,风入山林一刻,但闻轰的一声,漫山遍野尽被火海所覆!

    滔天火焰熊熊而起,方圆千里地界满目尽是烈焰滚滚,浑浑赤色。

    滔天火势雄起之瞬,地下水位亦随之蹿升,山林地界之内所有隐秘不隐秘的山洞,地洞,无有例外,更无疏漏地水满为患。

    一声怪叫,一道人影狼狈万状地从大火中冲了出来,正是欧阳萧瑟。

    这一片山林本就地势复杂异常,更有无数天然的沟壑山洞,否则欧阳萧瑟又岂会再进入天唐城之前就早早选之为退路,在他的预计中,只要让他成功逃入既定的隐藏洞穴之中,依靠那几处异常隐秘且彼此互通的山洞,再加上早早备下的干粮和被褥。

    就算万一被云尊发现,自己仍有大把的生机与周旋余地!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固然如愿逃回引为生地的山林地带,可是云尊亦有因对之法——

    完全不需要费时费力地玩捉迷藏,直接放火烧山,甚至还不止放火烧山,同步的还有水漫大地!

    水火两重天,上下交煎;若是不及早出来,不成为一团焦炭也要变成水煮人肉!

    委实是不得不主动出来,面对云扬!

    只是欧阳萧瑟没有想到,他再出来的时候,首先对上的不是云扬,而是无数的轰雷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