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不闪不避,大喝一声,当头又是一刀力劈天门!

    毫无花俏。就是简简单单一刀直劈!

    然后……

    当的一声响之余,欧阳萧瑟又是一个跟头再度摔进火海之中。

    欧阳萧瑟的真实修为远在云扬之上,已臻道境中阶,可是连番损耗,更兼在火场中接连不断的逗留了将近三个时辰,早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

    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镐素,面对有绿绿开挂,生生不息神功为辅,以逸待劳的云扬,此消彼长,欧阳萧瑟如何还能是云扬的对手。

    更别说他现在浑身上下灼伤不下数百处,一个个明晃晃的燎泡遍布其身;搭眼看去,直接就是一大串的人形葡萄。

    刚才被云扬两刀反震,巨大的反作用力早已将身上的燎泡震破了十几个,浆水淋漓,肉皮都在身上挂着飘来荡去,疼得钻心入肺,痛彻骨髓。

    此际再度被云扬一刀反震回去,差点又要一屁股坐倒在火炭堆里,浑身一个激灵之下,整个人却自清醒了不少,又再次跳起来拼命地往前冲去。

    他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之前的判断大大偏颇,面前云尊也不知怎么做到的,总之之前的种种异相并没有消耗其太多的元气,至少此际方正面对上,自己万万不是对手,而对方一次次的将自己震退,却没有赶尽杀绝,还是意在玩弄自己,

    而自己必须设法离开这个范围,否则对方不断的攻击,自己免不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摔进烧红了的火炭堆里。

    那样的话,自己就只有被生生烧死一条路。

    有鉴于此,他疯虎一般冲出来,疯狂的催谷着自身仅余不多的元气乃至生命力,强势突围!

    尽管欧阳萧瑟势如疯虎,豁尽拼命,终究伤势太重,真实战力有限之极,云扬完全可以拦阻,一如之前一般的将他逼回火炭堆,不意云扬竟没有加以阻挡,反而往后连续地退后了数百丈,远远的离开了火场地界。

    这里虽然还是异常炙热的氛围,却已经可以忍受,不至于被烧死。

    强行鼓舞仅余余力欧阳萧瑟冲出火场后便陷入了茫然状态,他本以为对方战略已明,立意跟自己死磕到底,怎么也不会让自己冲出来,离开火场之地。

    但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主动退让了,心下大惑不解的同时,却更觉神困体乏。

    刚才那一下冲杀,乃是其仅余不多的元气支撑,意料之中的强力拦截不在,强提的那一口气不散自散,竟觉连站立都站立不稳了,满眼金星,疲累欲死!

    “很累吧?想喝水么?”云扬对面问道。

    “你……你会给我水?”欧阳萧瑟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你会这么好心?”

    原本已经疲累欲死的他,此际一听到水这个字,顿时感觉五脏六腑也都起火了。

    云扬点点头:“本尊素来心善,你想要水,就给你水!”

    话音未落,轰鸣骤响,天空中乍现天河倒灌,白亮亮的瀑布由空而落,倾泻而来。

    欧阳萧瑟狂喜莫名,近乎本能地张开大嘴,不管不顾地接着喝水。

    此时此刻,哪怕是水中有毒,他也认了。

    云扬冷眼旁观,任由欧阳萧瑟痛快淋漓的喝了一个饱,全是燎泡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云尊果然不愧是君子,冲着这些水,哪怕你我生死为敌,我欧阳萧瑟也领你一份情。”

    云扬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领情?不用了。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君子……只要你能够承受得了我这份心意就好!”

    欧阳萧瑟:“……”

    他登时感觉到了不对,却又没感觉哪里不对。

    现在的他实在是太需要水分的滋养了,这一通水灌下去,非但遍体躁意尽消,连带元气也恢复了半分,现在的状况比之刚才简直是好得太多了!

    然而随即他就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他本来还在奇怪云扬怎么会这么好心,给份属对立不死不休的自己水喝,甚至是让自己休息,这未免太心善,太妇人之仁了。

    但……随着身上某一种奇异感觉升起来,欧阳萧瑟一下子感觉到了不妙。

    那是一种开始很轻微,慢慢的一点点加重,逐渐的增长的瘙痒感觉,

    渐渐增长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

    瘙痒,还要是难以忍受的瘙痒,那感觉真是太酸爽了!

    “云尊!”

    欧阳萧瑟一声惨嚎:“你好卑鄙!”

    云扬抬头微笑中露出狠辣之色:“有给几十年的老朋友下神仙恨的阁下珠玉在前……何者敢再论卑鄙!?”

    欧阳萧瑟接连放声惨叫,已然不似人声。

    本来以他的心性而论不至这般不堪,其不但修为深湛,便是这具肉身也是经历无数岁月的打磨洗礼,即便不是坚不可摧,也是难以撼动。若是寻常状态,云扬使用的那些药到他身上可谓是名副其实的无关痛痒,只要一运功就能全部消除。

    然而此刻却与平常迥异,欧阳萧瑟这会的身上不但遍布燎泡,皮开肉绽,皮肉可说是娇嫩异常;更别说还有一小部分内里破损,尽是浆水,沾染上添加了大量痒药的水源,当真是将效果扩大了百倍还不止!

    更何况他还喝了满满一肚皮。

    此时此刻,正是从内往外,内外夹攻,更添难熬,直接就是从骨髓里往外痒出来。

    “云尊!云尊!”欧阳萧瑟惨叫着:“你好恶毒!好恶毒!”

    他张着手,明明痒得都受不了,却又不敢挠;身上哪哪都是燎泡,稍微一挠,最少也有十几个破裂;到时候浆水流出来会只会更难受。

    但不挠,却又抵受不了,百爪挠心的真意,他今日竟是亲身体验。

    这等酸爽的感觉,让欧阳萧瑟彻彻底底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刀光骤然闪动,他直直的冲着云扬奔了过来,脸上肌肉扭曲,眼神中全是狂乱。

    此举已然非是搏命,而是自杀性攻击!

    当!

    当当当当……

    云扬连续十几刀尽皆砍在欧阳萧瑟的刀上;每一刀尽是力道雄浑,连绵不息的巨大力量,震得欧阳萧瑟的身体不断摇晃,不断后退。

    随着不断的力道冲击,更令他身上的燎泡,愈发的接连破裂,浆水四溅。

    如是十几刀下来,欧阳萧瑟浑身上下已经残破得不复人形;遍体燎泡已经破了十之八九!那种瘙痒,更加难以忍受!

    “啊啊啊……”

    欧阳萧瑟终于忍受不住,将两把已经变成了锯齿的刀随手扔出,拼命地在自己身上挠了起来。

    …………

    今天好热,幸亏我有雪糕,冰箱,西瓜,樱桃,杏,杨梅,还有甜瓜和枇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