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恨别离洪斩为首的百位顶峰杀手的力量,在这一刻成功凝聚到了一起,就像是一把无法被分离的巨型宝剑,披荆斩棘,势如破竹的一路急冲,气势如虹,挡者披靡!

    所过之处,竟全然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拦他们那么一眨眼的功夫!

    当真有如摧枯拉朽一般,直接冲到了江湖人士重重包围圈的中段。

    然而就在此刻,百位杀手联军合流剑光对面突然亮光冲天而起。

    却是重重剑光闪烁,一座座剑山接连出现,以排山倒海之势,悍然落下!

    这一幕场景,让在场所有人的心脏都几乎停跳!

    那是超过二十位的巅峰级数剑客,同时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绝技!

    这些人随便一个都不会逊色于刚才的狂龙剑客玉剑飞,心机心境则还要超出更多,刚才一直在隐忍,隐藏自身实力,意图以逸待劳,可是现在,已经到了必须出手阻止拦截的地步了!

    再不出手,杀手们就要冲出包围圈扬长而去了。

    天河倒泄!

    恨别离长啸如雷,须髯皆张,一马当先,强势出击,他所分化出的剑光之中,竟然出现一道一道漆黑的痕迹,那是直接斩破了虚空,划出了空间的痕迹,威势堪称骇人听闻。

    还有洪斩,他跟随在恨别离之后,怒声咆哮着,一口刀化作了冲天而起的怒龙,摇头摆尾,强势迎上当头疾坠而落的剑山之中!

    两人当仁不让奋不顾身的强势一冲,跟随在后的百位杀手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的能者,如何不知道当前该做何种选择,尽都施展身剑合一之术,将自身极限修为引爆,毫不退让的继续猛冲过去。

    于是乎,双方绝对攻势接实的一瞬间,所碰撞发出的动静,当真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惊天动地!

    方圆三百丈之内的一切建筑尽数夷为平地,尘土弥天。

    这时,一道血光冲天而起,也不知道是谁受了伤;但这会双方都只顾玩命地大吼大叫,尽力的出招,实在没心思留意到底是谁最早与创。

    “杀!”

    烟尘终告散去,江湖好汉一方一片狼藉,所有被此次攻击波及之人至少也都崩飞到了数十丈开外!

    杀手们这边状况也是不佳,超过三十人血肉纷飞,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剩下的人也尽都是人人带伤,身子踉跄着后退,能够全然站稳者,寥寥无几。

    江湖客一方丝毫也不松懈,前后左右一声呼喊,又是数千人围了上来,数千人包围对面的不足百人,一旦合围,便是名副其实的铁桶围山,水泄不通。

    恨别离深吸一口气,勉力止住退后的步伐,却又忍不住喷出了一口血。

    他知道,现在对方合围之势虽然已立,却还真正完成,而一旦被对方再度合围,那可就是全完了!

    必须要趁着当前这个机会一鼓作气的冲出去,才有生机。

    所幸,到现在位置的一应变化,都还在他的预料之中,相信后续也只会一切顺利。

    随着其大吼一声,一拽洪斩之瞬,两人同时再度冲了出去,威势竟似更胜之前。

    这两人的实力毕竟远超寻常,只不过瞬息之间,早已将那些还在后退中或者已经被震伤昏迷的江湖高手斩杀一片。

    此际正是敌方前军尽去,后援已立却未至的微妙时刻,亦是生路无阻,曙光在前一瞬!

    恨别离精神陡然一振,一声嘶吼:“生路已现,大家跟我冲!”

    两个杀手头子在这百忙中兀自回头瞄了一眼,眼中尽都略有一抹得色。

    跟在两人身后的杀手队伍,还有将近六十人,比两人的最佳预期还要更多了几个,而且个顶个的都是超一流好手。

    当然,接下去的一路突围,一直到安全地点之前,肯定还会有相当数量的损耗。但最多最多,最终损耗也不会再有太多。保守估计,在到达安全范围的时候,还能有二十五到三十人左右!

    这一号人手,基本可以确保全都是巅峰之中的巅峰,精锐之中的精锐!

    且无一例外,全都是实打实的幸运儿!

    能够活到此刻的杀手,绝对都是运气绝佳的存在!

    这些,足够了!

    六十多位杀手,尽鼓平生之力,蜂拥而往,冲向那生路所在,敌方防御缺口。

    而那边的缺口位置,就只有不到一百人在守着,几乎可以说,杀手们冲破重围的结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江湖客这边自然也都看到了这一点,进而想到了这个结果,大家眼中都是充满了不甘心。

    可是这,却是恨别离与洪斩两人早早就计算好的状况。

    两大杀手头子对于局势的把握,实力的分析,当真是不差分毫,精确至极!

    事实上,这本就是他们能够立足江湖,长盛不衰的生存关键!

    若是这个都算错了,那他们可能老早就死了。

    然而就在杀手们大发神威,将最终缺口处的江湖人杀得人仰马翻,即将就此突围的时候……

    突然一声号角响彻高空,一个威严肃穆的声音乍现——

    “奉当今太子殿下口谕,斩杀乱党;扑灭杀手;还我玉唐,朗朗晴空!”

    这一声骤来的命令,听得恨别离与洪斩齐齐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置信。

    这……这是怎么回事?

    竟然是来自玉唐太子殿下的格杀令,这……这不会是开玩笑吧?!

    一时间,两大杀手头子竟然相顾错愕。

    但这显而易见的非是开玩笑,因为随着这一声令下,四面八方齐刷刷地响动了忽的一声,游目四顾之下,惊见无数手持弑神弓的箭手遍布平地上,断墙上,高墙上,大树上,四面八方高层建筑上,端的密密麻麻,几乎随处可见!

    人人都是一身黑衣军装,军装上,有专属于太子六率的标志!

    这正是太子府的队伍!

    属于太子殿下的嫡系武装力量。

    只是看军装,就是清清楚楚。

    端的好整齐的动作,好壮胜的军容!

    此时此刻,前后左右上下,目测至少也得有万余的弑神弓手,将寒森森的箭簇指向好不容易才刚刚冲出来的六十余位杀手。

    人人都已经拉弓如满月,眼神森冷,只等一声令下,就会万箭齐发!

    恨别离狂怒地一声大叫,乍然停住脚步,大喝道:“太子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