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零三章 我只相信你一个!
    李将军满脸尽是难色:“小将也是奉命行事,世子何苦为难小将。”

    云扬大声道:“奉命,你是谁的兵将?该以何行事前提?太子考虑不周,行事不妥你仍旧要一意孤行下去吗?!如是当真留下龙皮密图,且不说天唐城立刻就会天下众矢之的,光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名头?你拿什么来填,而事后我们又将有多少性命因为这两张密图而送葬?”

    “难道你还没看出来么,所谓的龙皮秘图就只是一个超级大麻烦!”云扬道:“留着只能是平添烦恼,乃为灾祸源头!”

    李将军道:“但是……”

    “不要再跟我说什么但是,太子殿下那边,稍后我会去解释,不会牵扯到你!”云扬一挥手,就此定下了基调。

    李将军与身边其他几个将领讨论了半晌,终于抬头说道:“既然云公子已经这么说了,那放走他们可以,龙皮密图咱们也可以不要,但龙皮密图却绝不能落在恨别离等一干杀手身上!”

    云扬闻言一愣;“这又是什么说法,江湖神物,归属江湖,得之便为有缘,何必节外生枝?”

    李将军道:“云世子,您修为精湛,不惧盘外弑杀之道,可我们怕啊,今日一战,杀手们最后的力量,尽数丧命死在我辈手里,若是他们得到了宝藏,彼时……”

    这句话说出来,人人都是懂了。

    恨别离他们若是得到了宝藏蓄意报复的话,太子殿下固然是首当其冲,而今日与会的一干将领乃至弑神弓手岂不也都属报复之列。

    错开今日,又有几人能够抵挡得了那样的报复?

    这分明是将自己的脑袋伸在了刀口下面啊!

    云扬对于这个要求竟也觉颇为棘手,踌躇道:“这个…不过…”、

    李将军坚决地说道:“云公子,请恕末将无礼;若是这个条件达不到,末将无论如何,也不敢放恨别离等人离去,云公子海量汪涵雅量高致,我等可没这样的气度!”

    云扬叹了口气,还待据理力争一二;但这个时候,下面一片尸体包围中,恨别离的身体突然间现身,他抬着头,沉声说道:“云公子,无谓再辩,今日之恩情,我恨别离领受了。但时至此刻,若然不交出密图,我们也确实无可能离去,这是定数,命之该然,我等认命了!”

    他的眼中闪过至极的恨意,咬着牙齿,道:“云公子的云天高义,但凡我恨别离有生之年,皆是补报之时!就如公子刚才所言,这龙皮秘图果然是一个超级大麻烦,勉强留着果然只能平添烦恼,为灾祸源头,端的真知灼见,这密图,我们不要也罢!只要诸位肯网开一面,容我等安然离去,龙皮秘图自然双手奉上,”

    恨别离的这番话,说的极为真挚,显然出自真心,然而关于太子殿下的话,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个中真意,也是显而易见。

    偏偏他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大家凡是听到的,却是全都明白的。

    云扬的救命之恩,有生之年,皆是补报之时!

    但太子的仇,有生之年,也是必报此仇!

    恩与仇,乃是并驾齐驱的。

    这就是江湖人!

    同为有生之年系列,便是不死不休!

    嗯,原来不死不休是中性词,可以是褒义理解,也可以负面理解!

    恨别离站起身来,身子慢慢的挺直,喝道:“洪斩!”

    洪斩从另一堆尸体里站了起来,在他的右肩膀处,赫然插着一根利箭,箭矢洞穿了身躯,胸前只留着一个箭尾翼,鲜血兀自在汨汨流出。

    “大哥。”洪斩答应了一声,面容悲愤。

    其余的三个杀手,也随之纷纷现身,尽都沉着脸,目光扫过面前所有人。

    恨别离咬咬牙,闭上眼睛,无力的说道:“将密图……拿出来。”

    “大哥!”洪斩大叫一声,眼圈一下子红了。

    重重设局,层层布计,就是为了将龙皮秘图收入囊中,不想到了最后,却要将秘图拱手相送,这份耻辱,这份不舍,在所难免

    “拿出来!”恨别离一声大喝:“龙皮密图于我们而言已经不再是天大的机遇……若然我们死在这里,纵然拥有秘图又如何,最终还不是要归别人么?!”

    洪斩低下头,雄壮的身体,在簌簌的颤抖。

    这位血刀堂堂主,当真还是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展露出如此软弱,如此伤心的一面。

    洪斩抬头看着恨别离,尽都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如山似海的恨意。

    明明所有计划布局,都顺利完成了,眼见出路都凝然眼前了,可就在这最后时刻,太子冒出来横插一脚,生生搅黄了这个完美布局!

    此刻将这两张图拿出去,或许终此一生,也未必有机会能够再见一见。

    他浑身哆嗦着,心中翻江倒海。

    恨别离嘴唇也在哆嗦,却还是语气苍凉的催促道:“兄弟……拿出来吧……”

    另外三名巅峰杀手一如两人一般紧紧地抿住嘴唇,看着恨别离,看着洪斩,然后看看那边跃马横刀的李将军,眼中冷厉之色,丝毫不假掩饰。

    那滔天的杀机,几乎喷薄欲出,宛如实质。

    洪斩伸手在空间戒指上摩挲,伤心眼泪啪啪的掉落在地上;他一狠心,一闭眼睛,将密图拿了出来,捏在手中,猛地伸出手,哑声道:“拿去!”

    这两个字,他已经尽了当前最大限度的控制力度,却还是流溢出了哭腔!

    这语调,在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端的前所未闻,不,很大机会还是空前绝后,无可复制的!

    洪斩是什么人?

    竟然当众哭了……这等事,让人触目惊心!

    恨别离闭上眼睛,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大步走过去,将两张龙皮密图从洪斩手中接过来,当众鉴别了一下,先是用剑狠狠地劈了两下,用火烧了一会,显示拿出来的绝对是真东西,不存花假,避免任何惹嫌疑,有隐患的可能。

    他一脸沉痛,道:“东西本座已经拿出来,就在这了。今日山穷水尽,形势逼人,吾等却也无话可说。然而在场之中,能够让我信任,值得交托的,却就也只有云公子一人。我就将这两张图,交给云公子,希望云公子万勿介意,再帮兄弟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