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醉叹气。

    这件事情,简直让两大高手头痛至极。

    折腾了好几次了……啥也没发现。

    就只是确定了对方另有目的。

    但究竟啥目的?

    居然是茫茫然毫无头绪,一切,都与自己没接触到四季楼之前一模一样。

    凌霄醉叹完,然后传音道:“等过几天恢复了……我们俩留下一个,另一个单独潜进去探探,现在敌明我暗的情形实在太被动了,必须设法改善。”

    独孤愁没说话,只是缓缓点头。

    凌霄醉道:“四季楼如此布置,全无道理,但是全无道理之中,却又蕴含着极为可怕的目的!这一节,恐怕关系到更大……”

    独孤愁缓缓抬头,眼中射出锋锐的剑意,一字字道:“不管什么目的,他们是不会成功的!”

    ……

    相比较凌霄醉等人的凄惨落魄呜呼哀哉,现在玉唐帝国这边可谓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内忧外患尽去,状况空前。

    四方边关兵强马壮,士气高昂,练兵不辍,军容慑人,方擎天衰微尽去,精神焕发,宛如脱胎换骨,生机勃发,每日坐镇军部,便是不言不动,已足堪安抚人心;

    秋剑寒与冷刀吟这两老二位原本就精神旺盛,身体素质极佳,然而终究是上了年纪,不能再以筋骨为能,然而经过云扬开挂之后,纵然年岁仍旧,身躯却好似再焕青春,直若年轻了十几岁一般,精力空前旺盛,竟至跃跃欲试,数次请命想要前往前线,将两边统帅换回来,让他们两个老家伙再开第二春,书写新的战史传奇。

    可是对于此事,玉唐自皇帝陛下本人以下,无论军方政方都是一片无语,久久无言以对。

    你们两个老东西发什么疯?

    你们俩知道你们俩老在说什么?想要干什么么?

    你们俩这么能耐,还是直接的上天吧!

    现在玉唐北有铁铮,南有冷山,东有傅报国,西面王云铸,每一个都是久经战场的当世帅才!包括下面的孙子虎等人,也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良将。

    乃至这些人的每一名手下,都是百战勇士,精兵强将。

    然而越是精兵强将,就代表这些人就越有自己的个性,愈发的不好管,他们全都只笃信自己的上官,就常理而言,以西线边防举例,孙子虎只会听王云铸的,若是冷刀吟与王云铸的命令一旦相佐,孙子虎九成九会选择跟随王云铸,

    但话说回头,俩老头真过去倒也不会有纰漏之说,同样是西线,只要过去的是秋剑寒,作为其门生的王云铸二话都不会说半句,或者还要哭着喊着的喊来吧来吧快来吧,

    同理,若是冷刀吟去南线的话,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原因更加简单粗暴,南线现任大帅冷山正是他的儿子,冷山南线总帅这层身份其实就是承继他老子!

    可是问题是,你们俩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东西,之前一副风烛残年,半死不活的款明明就在昨天,现在居然又想要去耍,耍什么?耍帅吗?

    其实就心里话而言,年纪比秋剑寒小了五六岁的冷刀吟眼下还真的是想要出去,前往南线坐镇,这几年方擎天身体不好,难有太多精力应对军伍,前方战事一起,冷刀吟就坐镇军部;委实是闲的骨头都痒了。

    南线总帅冷山乃是玉唐四线主帅主帅之中最擅防守之人,守御之道堪称天下无双,而进兵攻略之道却不免稍逊,现如今的玉唐,内忧尽去,更挟破四国四方合围之局威势,边防根本主张已成变化之相,冷刀吟去往南线,正可弥补南线攻击力度不足的缺憾!

    但秋剑寒的打算却只是为了躲避皇帝陛下的追问。

    现在皇帝每天都要留下老秋问话:云尊怎么说?

    联系到了云尊没有?

    到底谁是云尊?

    对此秋剑寒可谓苦不堪言,苦思对策,灵机一动——

    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我去前线,离你远远的还行了么?

    正好去西线,却看看王云铸那小子,看看他口中吹嘘的西线精兵是如何的了得,是否真有老子衣钵传人的风采,尤其还想看看那边有没有好苗子,现在手头上可是有绝世兵法待传!

    但想法如何美妙终究需要实现,前线又岂是那么好去的么?

    皇帝陛下坚决不同意:你想去前线?想要被徒子徒孙招待奉承,想要山高皇帝远,你老小子长得不怎么样,想得倒挺美!必须得给我留在京城查到云尊才言后续!

    秋剑寒出尽手段还是难以脱身,于是气呼呼的说了一句:“若是我不能去,那……冷刀吟也不能去,要不然,老夫心里不平衡……”

    皇帝陛下正中下怀,指着老秋的鼻子吼了一声:“你们两个老混蛋哪也去不了!一大把年纪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朕挡不住你们两家的泪!”

    说实话上次秋剑寒遇险,将皇帝陛下心疼坏了……

    于是冷刀吟也被闷在了家里。

    冷刀吟知道此事,气的险些吐血,四处找秋剑寒干仗,而秋剑寒避而不见,一门心思的给吴影找徒弟去了;一方面,自知理亏,躲得远远的,另一面,这件事,可是被秋冷方铁上官等人列为玉唐的第一大机密!

    也是当务之急啊。

    机密程度,甚至隐隐有凌驾九尊之上的趋势!

    嗯,这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九尊于玉唐而言,仍旧是无可取代,然而九尊传说实在太过高大上,高山仰止,高不可攀,难以触及,难以捉摸。

    而吴影传人却是实打实可以运作的事情,随着几人仔细研读吴影的著作,更加确认了吴影的经天纬地之才,若是能够拜在他的门下,绝对不愁学不到东西。

    几位大佬都是明眼人,都明悟到这是一个好机会。

    几人都想要籍此因缘,从自己家族之中选拔人选成为吴影的入室弟子。

    但连续送过去几批,竟是悉数被吴影退回:“不符合要求!”

    眼看着自己家族之中的青年才俊一个个被淘汰,几位大佬都是有些肚子疼。我们这些子弟都是出类拔萃的,这你都不满意还想要什么样的?您这是闹哪样啊?

    前前后后选拔了几天,吴影一共就只在秋家送来的人之中选中了一个,此人还只是秋家的外围子弟,非是本家嫡系,其他的一个也没看上。

    冷刀吟对此愤慨至极,怒气冲天,险些就要传书将自己的大儿子帝国南方大帅冷山叫回来参加选拔!

    然而在接下来的一次无意选拔之中,刑部尚书吴烈的儿子,赫然入选了!

    这个结果让所有知情人都是大跌眼镜,大呼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