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再入尊府!
    这个说法真的一点都不夸张,就这段时间的切磋下来,若不是云扬,等闲人莫说百八十回,千八百回都是最保守的估计!

    要知道这个世界本就是男尊女卑,男子三妻四妾乃是最为司空见惯的平常事;现在您却给自己女儿套上一个谁碰谁死的禁制,难不成竟是要让自己女儿一辈子打光棍不成?

    至少就当前状况而论,这状态短时间之内是消除不了的。

    难道真要眼睁睁的看着心仪的好男人成为别人的老公?而自己还要再等到多少年之后红光消失了再拿回来?

    那时候……恐怕这男人身边早已经妻妾成群,自己这个原配,只好做事实上的小三小四小五小六了么?

    甚至于,也许那时候这个男的已经死翘翘了……

    您这是要害死我啊!?

    真不知道那老货是咋想的!

    计灵犀恨恨的想着,牙齿咬得咯嘣响。幸亏我这边还有一个上官灵秀,而且也是因为家族问题暂时不敢迈出男女之情这一关……

    嗯,人家那暂时是真的暂时,而且眼瞅着就能解决了,我呢,好一好就是有生之年系列了!

    真是个老混蛋!

    哎!

    云扬等了一天,十王还没有回来;念头转动之间,罕有地叹了口气。

    “是时候让九尊归一了。”云扬默默地说道:“看样子,你们恐怕是不会回来了。”

    “身为云尊,战事我不会不管,但九尊也不能事事都管。等我处理好京城这边的事情,就去前线看看,以策万全,你们放心。”

    “所有的事情,都将按部就班的进行。”

    “我是云尊,玉唐云尊,永远都是的。”

    “其实我一直不想,迈出这一步。但是我,现在根本没办法。”

    ……

    云扬一袭紫袍,走出房门。

    计灵犀在院子里花树下打坐练功。

    她早就感觉了出来,在云扬的这个小院子里练功,效率要比在别的地方要高得多。而院子里面,尤其是在花树下,效果更是其它地方的两倍以上。

    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计灵犀还是下意识的只要修炼就选择在这里。

    对于武者来说,没有什么比提升实力更加重要。

    正在练功,却看到云扬一脸的肃穆从房中走出来,浑身的气息,居然透露着难以言说的悲伤与压抑之意。

    不由问道:“你要到哪里去?”

    不知为何,计灵犀突然心中一阵莫名的波动,隐隐感觉到云扬即将要去的这个地方与自己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这种感觉来得莫名,却异常的实在。

    此念一生,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跟你去好不好?”

    云扬沉吟了一下,很干脆的摇头拒绝道:“不好。”

    计灵犀闻言就是一楞,她完全没想到云扬会拒绝,喃喃失落道:“为什么?!”

    云扬淡淡的说道:“有些地方,只能我一个人进去。”

    计灵犀哼了一声,气呼呼的转头回房。

    等云扬出门,却又悄悄地跟上了。

    我还就不信了,以我今时今日的修为功力,你小样的还能撇得下我?

    但云扬出门之后,真的拐了个弯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

    等计灵犀追过去,早已经是踪迹皆无,一点点痕迹都没留下。

    计灵犀懊恼的猛跺脚:“该死的,忘了这个混蛋有化身之法!”

    抬起头看着天空风云,一脸纠结:“哪一片才是?那片像兔子的是不是……那片像狗熊的是不是?……”

    哎,有些事情,真不是修为高了就能随心所欲,畅通无阻……

    除非你的修为,是真的足够高,高到再没有任何人事物能够超出你的掌握……

    否则,就如这风云……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

    ……

    九尊府。

    久违的九尊仍旧一如既往的沉默矗立着。

    云扬化身风云,驻留在半空,恒久观视着眼前这一片被云雾笼罩着的大阵,

    这一刻,眼中闪过的烟云,便如他自己化身的烟云一般,悠悠而过。

    这一次,他在九尊府外停留了好半天,这才一跃而下。

    常言道,近乡情怯,此际的云扬,心情差相仿佛,自从知道了哥哥们有可能还活着之后,云扬心中积蓄的悲痛已经减轻了许多,但只要来到这里,却总会有一份担心莫名滋生。

    始终……只是可能还活着,这个可能……到底有多少真实?

    万一自己猜错了呢?

    种种想法起此彼伏,心中的七上八下,当真翻滚不休,难有一时得安。

    然而心下再有波澜,现实,仍需要面对!

    九尊府内。

    三哥木尊房前。

    云扬站了一会,运起神木诀第一层心法之瞬,顺势将手贴了上去。

    片刻,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如前面的那几道门,一股清新的气息,即刻迎面而来。

    云扬微微一楞,抬头看去,但见房间里四面尽都是青青绿绿的盆栽。

    四个架子,分据四方,每一个架子上,都有三盆盆栽;满目尽是碧绿浓郁,尽都散发着浓郁的植株生命之气;让人望之心旷神怡,观之引人入胜。

    要知这房间内可是足足有将近三年的时间没有人进入过,自然也就没有人打理,浇灌,培植,可触目所及的这十二盆盆栽却是生机盎然,丝毫不见衰败气相,端的匪夷所思。

    然而云扬对此扫过一眼便算,转而将目光聚焦在了桌面上;这间房间内除了盆栽之外,仅仅摆放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而那桌子的桌面上,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封书信。

    那是木尊的遗书。

    云扬现在仍旧能够清晰的回想起来,三哥木尊始终如一的温煦眼神,似乎永远都不会发脾气;做事情永远都是温吞吞的,不紧不慢,慢条斯理,却尽是有条不紊,张弛有度。

    他的这个个性,反而是众家兄弟们之中个性相对比较突出的人。

    兄弟相聚这么多年以来了,貌似就没有见过三哥发过一顿脾气,对每一个兄弟,都照顾有加。每一次在三哥身边,即便其并不说话不言语一声不吭,也会不期然地滋生一种如沐春风的温馨感觉。

    云扬关上门,轻轻走到桌前,坐下,深呼吸了一口,这才伸手,拿起桌上的书信,毕恭毕敬的将之打开。